search
人口紅利末期的西班牙

人口紅利末期的西班牙


2006~2008年是西班牙經濟開始走向衰退的開始,剛好跟人口結構巔峰不謀而合1990年日本、2008年美國和俄羅斯、2010年英國和歐洲,除了美國以外,已開發先進國家先後在短時間內進入了房地產崩盤和經濟大蕭條,共同因素都是人口負債結構,三年內,台灣、韓國、中國,要邁入歷史上第一次的人口負債結構,你準備好了嗎!

新聞來源http://news.cts.com.tw/cnyes/money/201204/201204030972159.html

  在西班牙北部小鎮 Reus 成長的 Easter Artells,母親在她小時候就告誡她要用功努力念書,才能擁有一個美好光明的未來。然而對那群辛苦耕耘取得漂亮學歷的西班牙青年人而言,事實卻非如此。

勞動市場結構性問題加上景氣衰退嚴重,西班牙就業市場黯淡,具有專才的人無法學以致用,在國內只能屈就找份臨時工,不然就得離鄉背景出國找到理想工作。西班牙 25 歲以下青年失業率-49%!

今日西班牙正面臨經濟衰退,百業蕭條,倒退至如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將軍統治初期的經濟破敗景象。主權債信危機是這波景氣動盪的元凶,西班牙政府目前大幅削減政府支出,而今年經濟成長率預估萎縮 1.3%。

Artells 今年 35 歲,她的職業是生物學家,但國內已經沒有適合她的工作機會,為了覓得好工作,她一定要離鄉背景出國賺。Artells 表示,在她研究論文完成那一刻,她就開始打包行囊前往外地求職,最後她在法國的 Aix-Marseille 大學找到研究人員一職。

現在整個歐洲都面臨到二次世界大戰後堪稱經濟情況最不穩定的狀態,讓原本認為隨戰爭結束後下一代生活會更好的期待破滅。國家債台高築,自身難保,遑論照顧青年就業。

希臘的教師與國營事業員工的工作不再是終身職,英國大學的學生則要面臨美國式的高學費,而法國人也必須跟其它歐洲國家一樣,延長法定退休年齡。

27 個歐元區成員國的政府,全部採取財政緊縮措施,一共削減掉 4500 億歐元(6000 億美元)的政府支出。英國倫敦的研究機構 Lombard Street Research 研究部總監 Gabriel Stein 指出,西歐社會難繼續以往的社福政策,這些政府想盡辦法在公共部門縮衣節食,但這已到了極限。

西班牙是目前歐洲政府部門與民間竭盡所能縮衣節食的最佳寫照。3 月底,西班牙政府決定削減今年投資支出達四成,公共研究機構因此無法再招募新人,相較之下,2008 年西班牙國內延攬近 600 位科學家進入這些公共研究機構。因此,像 Artells 這類在特殊領域學有專精的科學家今年都不會有機會進入這些機構上班,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到海外找工作。

除了人事縮減,西班牙還要撙節支出,今年目標是要先償還超過 400 億歐元的負債,以降低還款成本。去年 11 月西班牙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創下 14 年新高來到 6.7%。若債券交易商悲觀地認為西班牙還不出錢來,則債券殖利率還會再飆得更高,高到政府無法付擔的程度,則政府就得向其它歐盟成員國求援討紓困金。然後,她的下場就會像希臘一樣,財政與經濟大權拱手讓給歐洲央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與 Artells 同一代的西班牙青年,他們堪稱是西班牙有史以來教育水準最高的世代,同時卻又堪稱是受到經濟衝擊最嚴重的一代。高學歷不能保證就業。據西班牙政府統計,20 或 30 多歲的西班牙年輕一代具中學學歷者達 86%,至於他們上一代 50 至 60 歲的西班牙人具備中學學歷者僅有 5 成。

在西班牙加入歐盟後,西班牙戮力於提升國內教育水平,陸續成立新的高等教育學校如位於巴塞隆納的國立 Universitat Pompeu Fabra,該校現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學。自 2000 年以來,西班牙政府就不斷加強研究發展活動與充實研究經費,以助提升國內企業的創新與商業競爭力。前任西班牙總理 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 就任期間(2004-2011 年)相當重視 「知識經濟」,並透過各種獎勵方案鼓勵學生再進修,追求更好的教育。(接下頁)

時不我予。一批批高學歷的西班牙學生踏出校園,卻面臨相當嚴重的國內高失業率,而資深勞工又受到終身僱用制與豐厚退休金法令保障,僱主無法辭退不適任的資深員工,又無多餘資金招募新血,多數優秀青年畢業生無處可施展專才,只好暫時屈就找份臨時性工作。

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統計,2011 年底西班牙國內 25 歲以下青年失業率高達 49%,是為全球青年失業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全國失業率則是 23%,與希臘旗鼓相當。去年一份歐盟內部的調查顯示,西班牙年輕人當中有 68% 左右正考慮出國找工作。

西班牙現任總理 Mariano Rajoy 在最近一次演講當中沈痛地說道:「我們要如何向這群年輕人的父母解釋,現在的經濟情況會比佛朗哥將軍統治時代還糟糕,而他們的孩子面臨一個比他們父母過去經歷還要嚴峻的就業市場。」

Artells 在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將軍死後出生,她的母親識字不多,做的工作有保姆和家事清潔。佛朗哥時代的經濟以農業與觀光為主,然而在他死後國內經濟重心改變,國家轉向與歐洲其他國家建立更緊密的貿易關係,並從她北邊的鄰國取得經濟援助。在過去 30 年,西班牙成功催生出一些在歐洲規模數一數二的大銀行、電信集團、以及營建公司。

Artells 在大學時期曾兼差賺取生活費,她在去年 7 月順利完成博士論文。她若留在西班牙工作,選擇既少且無法學以致用,如實驗室技師、藥廠或化學品公司銷售業務。此外,Artells 在大學畢業後曾於法國南部一所大學擔任研究鈦和鈰毒性之奈米顆粒的助理工作。同樣性質的工作在西班牙薪水低很多,倘若真有開放這類的職缺。

Artells 無奈說道,「我不知道今日事情怎會演變成這樣的地步,我認真努力求得學位並在專業上精進,但現在西班牙國內我找不到合適的職缺,市場上釋出的工作與我所學亳無關係,我無法學以致用,我的專業幫不上忙。出國就業,是唯一的選擇。」

全球金融研究機構 BBVA Research 首席經濟學家 Rafael Doménech 過去曾指出,西班牙應有一套計畫,在經濟復甦好轉前,先為研究員提供職訓以符合國內產業所需,然後進入產業工作;然而目前政府未有相關配套措施。另外,以西班牙目前的經濟體質與產業結構來看,國內知識密集與具專才的勞工需求已飽和,因為西班牙國內企業多以中小型規模為主,而像電信業巨擘 Telefónica(TEF-SM)與西班牙國際銀行 Banco Santander(SAN-SM)的大型企業少之又少。

據統計,2006 年西班牙國內提供的工作機會當中,約有 28% 來自公司員工人數不到 20 人的小公司,而這些公司多屬於低科技產業,這個比例與希臘與葡萄牙相仿。相較之下,德國國內提供的工作機會當中,僅 14% 來自小型公司。西班牙之所以會面臨到今日這樣的低企業競爭力,主要與其多年前景氣正好時政府制定的嚴格勞工法規有關。目前在世界銀行發佈的經商環境報告當中,西班牙的經商環境排名第 44,夾在波多黎各與盧安達之間。

現在西班牙總理 Rajoy 要改變國內經濟環境的待辦任務很多,但他的時間有限,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讓國內就業市場更具彈性、並改造公共部門便成一大考驗,終極目標助西班牙擔當歐元區成員國應有的責任。魯比尼全球經濟研究機構(Roubini Global Economics)歐洲主管 Megan Greene 表示,這些國家沒有第二次機會,國家改造是一段很長的路,至於西班牙能否做到還是個未知數。但至少西班牙自 2008 年危機開始蔓延後至去年底這段期間,出口已成長 12%。

西班牙總理 Rajoy 的改革倘若收效,則西班牙生產力可望提升,知識密集人才可望回流,鮭魚返鄉,並貢獻專業技能與工作經驗幫助國家經濟成長。Artells 現在雖然在法國工作,但在每個假日她還是會南下回鄉,並與同樣思念家鄉的朋友們電郵往返聯繫感情或舉辦聚會。Artells 說道:「我生是西班牙人,我的家在西班牙,我不求住在豪宅,只求有一天能夠在西班牙組成一個安穩的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strategy 提供 原文連結

strategy
寫了2746篇文章,獲得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