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課綱爭議 永社告蔣偉寧:偽造文書 | 生活 | 新頭殼 Newtalk

課綱爭議 永社告蔣偉寧:偽造文書 | 生活 | 新頭殼 Newtalk

今(15)日永社舉辦「洗腦行不行?—高中課綱微調之合法性」座談會,邀請多位學者、律師以法律及政策面討論課綱爭議。圖:林雨佑/攝   
今(15)日永社舉辦「洗腦行不行?—高中課綱微調之合法性」座談會,邀請多位學者、律師以法律及政策面討論課綱爭議。圖:林雨佑/攝   

今(15)日永社舉辦「洗腦行不行?—高中課綱微調之合法性」座談會,邀請多位學者、律師以法律及政策面討論課綱爭議,現場數十名民眾參加,幾乎座無虛席。會中,永社理事、律師黃帝穎透露,永社已組成「課綱微調咎責追訴小組」,針對教育部將1月27日課審會議程中,把25日會議結論「不同意」課綱微調,改寫為「同意」部分,永社律師團昨(14)日開會決定將對教育部長蔣偉寧提出「公務員登載不實罪」的刑事告訴。

黃帝穎指出,本次課綱微調有組織、程序、實體違法的問題,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2條到19條關於「管轄」的規定,課綱的檢核小組並不具有提案或執行課綱決策等公權力的權限與資格,既然檢核小組沒有資格,那後續所做的決議當然也違法。

黃帝穎強調,根據媒體報導,政府正式編組的國家教育研究院於1月24日召開「課程發展委員會」,拒絕為檢核小組的提案背書,隔(25)天又召開「高中、職分組會議」,最後表决有過半委員認為「公民與社會」科不需微調,但這2個會議結論竟然被教育部在27日的課程審議會全推翻了。

不但如此,教育部1月27日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第五次審議大會議程」中還把25日決議的「不同意」課綱微調登載為「同意」,他說這明顯涉嫌「公務員登載不實罪」,課綱微調的決議也是違法無效。

對此,黃帝穎還透漏,永社組成「課綱微調咎責追訴小組」,昨(14)天開會已經決定,6位律師將會對蔣偉寧提出「公務員登載不實罪」的刑事告訴,至於行政部分的訴訟他們會再討論;黃帝穎說他雖然對台灣的司法系統沒什麼信心,但還是得做,公民社會一定要繼續關注,才能夠去推動司法。

台大國發所教授劉靜怡以她過去編審課綱的經驗表示,其實最好不要有課綱,真的要有的話,也應該盡量讓它變成框架化的東西,只能做低密度審查。

除此之外,劉靜怡還說新課綱還有明顯的知識錯誤問題,在憲法與釋憲制度主題的說明提到,「某一法律是否為違反憲政價值的惡法,在憲政制度上是交由大法官會議來認定」;她說根據司法院組織法,已經沒有大法官會議,應該寫成由「大法官」,她不懂為什麼課綱要放入錯誤的知識。

但即使如此,「認定某法律是否為憲政價值的惡法」是不是就由大法官決定?劉靜怡說在學理上也是可以討論的。

而教育部發新聞稿澄清微調程序是「由下而上」,劉靜怡痛批這根本是胡扯,教育部說程序從去年8月1日開始,歷經半年才審定,但8月開始的其實是數學、自然科,教育部竟把它和有爭議的公民、歷史等4科混為一談。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永社社員莊國榮表示,為了避免執政掌掌權後任意更改課綱,讓學生變成政治勢力角逐的受害者,有規定課綱正常使用年限,通常都是10年,於期限到之前不會任意更動,但教育部也不是沒有於期限前調整過,但都是針對知識錯誤或是不同課綱體系矛盾才會調整。

而對於微調課綱小組召集人王曉波的爭議,莊國榮還諷刺地說「王曉波他不是歷史專業,他是意識形態專業」,引發現場聽眾一陣笑聲。

問答時間現場討論熱烈,許多位公民老師表達自己對課綱的看法,也有老師提問,到底公民老師還可以做些什麼?台北教育大學教育經營與管理學系教授周志宏回答,老師有自主專業,不是只能照課本上課,不然學生用視訊上課就好了;他無奈地表示,如果最後還是無法避免使用新課綱的話,老師只能一邊給考試要的答案,一邊告訴學生們事實是什麼。

下學期即將去國中公民科實習、公領系大四學生陳品瑄於會後受訪時表示,很多人都說教師可以在教學現場扭轉課程內容,但她認為不太可能,她舉例有個國中公民老師在課堂上持平地討論多元成家的議題,沒有想到後來還是出事了。

未來將成為公民老師的公領系學生有沒有關注課綱議題?陳品瑄說確實是有比以前多,但可能只會在臉書上按個讚而已,還有人直接說「開學後遇到再說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新頭殼newtalk 提供 原文連結

新頭殼newtalk
寫了71411篇文章,獲得13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