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看伊丹十三《葬禮》─淺談禮與人性

我看伊丹十三《葬禮》─淺談禮與人性

 

1313  

對我來說,這部電影最動人處還是人性與其荒謬。執行「禮」,我們到底知道甚麼?凝聚情感?悲傷之合理?處理情緒?還是我們真正需要將紀念化作具體且以龐大的儀式圖像讓我們知道──萬物有定時?生時,來時,我們不知道自己能做甚麼。但起碼,死時,走時,我們更確定了在世之長路,需要不斷探尋。這部《葬禮》,如果要談人生本體論,那大概是這樣子的(假設人生真的有)。

 

當然,此外,電影中也陳述了荒謬它並不荒謬,因為它可能就是生活之日常。這幾年,我自己參與家中幾場葬禮,在當中,因為父輩與母輩複雜的互動關係,我見證到「行禮」的困難性。如果「禮」的形式讓我們忘卻了「禮」的初衷,那「禮」的執行就可能變成一場道德辯論或是類政治問題。

 

關於「禮」,最困難的或許在於我們對它似懂非懂。這種一知半解是非常驚人的,但是我們經常如此,或必須如此。因為「禮」不是出自個人的,而是一種共識。面對「共識」的情感,其實還需要理性去支撐,才會讓它不流於主觀而傷害行禮中的任何一行為對象。

 

「禮」的展現或許讓人們更認識人性,更認識自己,更認識人們根本無法承載哲學家康德所假設的「理性」。在這種意義上,「禮」是正面助益。

 

電影《葬禮》或生活中的「禮」,只要仔細觀察,其實都能夠體現禮與人之間多重而復雜的互動關係。人的無助、脆弱與日常之荒謬還是較容易由此被彰顯的,因為它們比「日常」或「想當然爾」更反常,而這種反常,有時候,卻更貼近真實。真弔詭。不過即使是悖論,它有時也是可以被操作的。

 

關於「禮」,會不會我們全搞錯了?關於「禮」我們能夠知道甚麼?

熱門推薦

Devin的部落格
寫了40篇文章,獲得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