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房地產:2014年中國經濟最大的不確定性

房地產:2014年中國經濟最大的不確定性

匯匯豐銀行亞太區董事總經理,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最近在“復旦大學EMBA同學會年會高峰論壇”上表示,2014年中國經濟增長最大的不確定性是房地產市場。“新一屆領導人正在反思房地產政策,反思的結果將會是怎麼樣?他會採取什麼新的調控方式?”屈宏斌認為這是需要關注的一個地方。
 
在他看來,中國新一輪改革面臨兩大風險,一是穩增長和促改革之間的平衡如果不好,可能會顧此失彼。另外一個風險是來自於外國的風險,即美國經濟如果復蘇以後出現反覆,可能會對中國經濟造成影響。
 
屈宏斌認為,如果2014年中國經濟能維持在7.5%左右的增速,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大力推動改革,可為未來幾年中長期的增長奠定基礎。“相對平穩的經濟增長和一個比較加速改革的這種組合的主情形,這是我們預測的主情形。”
 
全球宏觀經濟方面,屈宏斌預測,2014年應該是一個好壞參半的經濟形勢。好的方面是,美國等發達國家經濟體經過了長達5年的極度量化寬鬆之後,實體經濟開始出現了復蘇跡象。不好的方面是隨著美國對極度寬鬆貨幣政策的縮減,對全球金融市場,尤其是對新興市場國家會帶來一些影響,因為一些主要的新興市場如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亞等,是這輪量化寬鬆的受益者。
 
而對中國而言,美國的經濟復蘇對全球的“最終消費”,對中國的出口會帶來間接或者直接的影響。但與此同時,新興市場國家可能經濟會出現減速的狀況。“這就看你的運氣,看你主要市場在哪裡。如果你的主要市場在美國、在歐洲,甚至出口到日本,2014年可能對你來說,可能將會是一個比較好的年份。”屈宏斌指出,如果出口市場主要是新興市場國家,那麼2014年“可能是一個更加挑戰、更加難的一年” 。
 
此外,雖然美國退出量化寬鬆對中國沒有非常直接的影響,但屈宏斌認為,通過間接渠道的影響,過去流入短期套利的資金會明顯的減少,甚至一定程度上可能會出現凈流出的狀況。對中國整體經濟沒有太大影響,但會影響局部市場。“哪些市場會有影響呢?主要看過去套利的資金目前是去了哪些地方。有些人就說,可能是去了房地產。這可能是一方面,但是我認為很多資金可能是在囤積於金融領域裡面。比如很多理財產品。”屈宏斌說。豐銀行亞太區董事總經理,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最近在“復旦大學EMBA同學會年會高峰論壇”上表示,2014年中國經濟增長最大的不確定性是房地產市場。“新一屆領導人正在反思房地產政策,反思的結果將會是怎麼樣?他會採取什麼新的調控方式?”屈宏斌認為這是需要關注的一個地方。
 
在他看來,中國新一輪改革面臨兩大風險,一是穩增長和促改革之間的平衡如果不好,可能會顧此失彼。另外一個風險是來自於外國的風險,即美國經濟如果復蘇以後出現反覆,可能會對中國經濟造成影響。
 
屈宏斌認為,如果2014年中國經濟能維持在7.5%左右的增速,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大力推動改革,可為未來幾年中長期的增長奠定基礎。“相對平穩的經濟增長和一個比較加速改革的這種組合的主情形,這是我們預測的主情形。”
 
全球宏觀經濟方面,屈宏斌預測,2014年應該是一個好壞參半的經濟形勢。好的方面是,美國等發達國家經濟體經過了長達5年的極度量化寬鬆之後,實體經濟開始出現了復蘇跡象。不好的方面是隨著美國對極度寬鬆貨幣政策的縮減,對全球金融市場,尤其是對新興市場國家會帶來一些影響,因為一些主要的新興市場如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亞等,是這輪量化寬鬆的受益者。
 
而對中國而言,美國的經濟復蘇對全球的“最終消費”,對中國的出口會帶來間接或者直接的影響。但與此同時,新興市場國家可能經濟會出現減速的狀況。“這就看你的運氣,看你主要市場在哪裡。如果你的主要市場在美國、在歐洲,甚至出口到日本,2014年可能對你來說,可能將會是一個比較好的年份。”屈宏斌指出,如果出口市場主要是新興市場國家,那麼2014年“可能是一個更加挑戰、更加難的一年” 。
 
此外,雖然美國退出量化寬鬆對中國沒有非常直接的影響,但屈宏斌認為,通過間接渠道的影響,過去流入短期套利的資金會明顯的減少,甚至一定程度上可能會出現凈流出的狀況。對中國整體經濟沒有太大影響,但會影響局部市場。“哪些市場會有影響呢?主要看過去套利的資金目前是去了哪些地方。有些人就說,可能是去了房地產。這可能是一方面,但是我認為很多資金可能是在囤積於金融領域裡面。比如很多理財產品。”屈宏斌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看雜誌 提供 原文連結

看雜誌
寫了6072篇文章,獲得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