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南田石收藏家司木炎 玩賞東海岸雅石之美

南田石收藏家司木炎 玩賞東海岸雅石之美

開車沿著蜿蜒的東海岸行駛,帶點鹹味的溫熱海風吹拂臉龐。沿路上,時見幾艘漁船歇泊在慵懶的浪潮上、釣客守在釣竿旁打盹,十分愜意。繼續向南行駛,海岸的景致悄然改變,一顆顆渾圓飽滿、大大小小的鵝卵石占據整個海灘,綿延不絕。

幾個人低頭走在石頭上,時而拾起其中一顆,左看看右看看,放下後又拾起另一顆,重複又重複,他們究竟在做甚麼呢?

座落於台東縣最南端的達仁鄉,是台灣原住民排灣族聚落,此地出產世界五大名石之一的台灣圖案石——台東南田石。南田石是以當地村名「南田村」得名,質地堅硬、表面黝黑,嵌入石肌裡的白色石英,以簡潔有力的線條呈現各式各樣帶有中國書法及國畫蒼勁柔美的圖案,日月星辰、花草樹木、飛禽走獸、古今名人……紛紛躍然「石」上。

不僅台灣各地的石友慕名而來,甚至名揚四海,吸引各國石友千里迢迢前來尋寶。不同於其他人,現任台灣圖案石協會祕書長司木炎,則是移居此地後才開始愛上南田石。

無心插柳成石痴

特殊地理環境造就美麗南田石

曾擔任過卡吉萊雅石文化推廣協會總幹事以及台灣石展的評審委員的司木炎,本是南投縣布農族人,十年前考上公職後,分發到台東縣達仁鄉衛生室當醫事檢驗師。

當年來到這個偏遠的小村落,司木炎感覺生活有些單調乏味,想找個工作之餘可以從事的休閒娛樂。後來漸漸發現,自己無論走到哪裡,都聽到大家在討論石頭,「做衛生教育宣導聽到人家在講石頭,去麵店吃個麵聽到的還是石頭,真奇怪!」回憶起當時內心的疑惑,司木炎笑開了。

有一天,當地人邀請司木炎一起去海邊撿石頭,他決定隨之前往一探究竟。大家很認真在撿,唯獨他坐在石頭上觀浪。沒想到無心插柳,竟然發現一顆看似人像的漂亮石頭!司木炎對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感到非常驚奇,頓時體會到為何有人甘願成為「石痴」。

自此,司木炎對石頭產生了興趣,一頭栽入,一撿就是十年!

是甚麼樣特殊的地理環境造就美麗的南田石?司木炎解釋,南田石來自中央山脈的大竹高溪、大武溪及安朔溪,這一帶地層稱「蘆山層」,南田石屬於沉積岩中的硬砂岩,早期地殼變動時崁入了大量的石英。當颱風或暴雨來襲,母岩隨洪流崩落入海,歷經百年或千年河川及海水的搬運、擠壓、滾動,長年下來致使表面黝黑而質地堅硬。

然而,南田石不全然是硬砂岩,也有硬頁岩,尤以後者的密度跟硬度最好,摸起來光滑平順。撿拾南田石追求的最高境界即為硬頁岩,石友戲稱「賓拉登」,這是形容找尋南田石有如當年美國動用高科技武器捕捉賓拉登般。因此,石友還用「你今天有沒有找到賓拉登?」如此淘氣的說詞來問候彼此。

為玩賞南田石

詩詞、漂流木、小盆栽樣樣精

不僅國內石友熱愛南田石,連國外石友也為之瘋狂。司木炎表示,韓國是收藏南田石最多的國家,再來是中國、日本,以及加拿大和歐洲國家。各國對賞玩的石頭稱法也不盡相同,台灣叫雅石,中國叫奇石,日本叫水石,而到了韓國就叫壽石。「你注意看韓劇,會發現韓國的住家和辦公室幾乎會擺上一到二顆的雅石。尤其是大企業,老闆有時遇到心煩的事,會手撫著石頭冥想,讓自己沉澱一下。」一般人看韓劇都專注於男女主角和劇情,而司木炎竟是觀察場景中出現的石頭呢!

司木炎強調取「石名」非常重要,好的石名有畫龍點睛的效果,能襯托出石頭的意境。他打趣地說,自從愛上南田石之後,以前讀的唐詩、宋詞、古文都會重新翻出來咀嚼,也開始欣賞各式畫展、攝影展等,從中獲得取名的靈感。不過,每個人對石像的詮釋會因其生長背景、人生歷練、藝術涵養與宗教信仰而有所不同。「同樣一個女子像,有人說是觀世音菩薩,有人說是聖母瑪麗亞;而同樣一個男子像,有人說是達摩,有人說是摩西。」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想起石友之間的爭論,司木炎忍不住哈哈大笑。

由於石頭給人感覺比較生硬、冰冷,要靠其他的裝飾來柔化它的美感,所以通常玩石頭的人,也會順便玩漂流木和小盆栽,「就像一個美女,要用化妝品、衣服和飾品來襯托她的美。」司木炎如此形容。

特別的是,面積大於15公分以上的南田石稱為單品,意指可以單獨呈現;而小於15公分的,由於力道不夠,所以會將它跟其他石頭搭配,讓它們產生互動的意境。透過巧思與想像力,原本不會說話的石頭,似乎有了生命,竟能透過圖案進行「對話」。

以石會友 不亦悅乎

撿石熱潮帶動地方經濟

《論語•顏淵》曰:「君子以文會友。」愛好南田石的人則是「以石會友」。每當有石友要來達仁鄉撿石之前,必定先打電話通知司木炎,到台灣圖案石協會辦公室泡泡茶、敘敘舊,並拿出自己最近的收藏品,讓其他人鑑賞一番。此時大家圍在石頭旁品頭論足,說說自己對圖案的見解,司木炎笑說,有時還會因意見不合拌起嘴來,好不熱鬧!

跟著司木炎到海邊一遊,發現沿路都是前來「尋寶」的石友,還有準備到阿塱壹古道探險的外國鐵馬客。

「Hello!」「今天收穫怎麼樣?」「哇!今天帶大嫂一起來撿石頭喔!」司木炎熱情地一一跟大家打招呼、關心石友近況;即使是素昧平生的外國遊客,他也不忘用簡單的英文問候、釋出台灣人的友善。

這些外地來的石友,無形中帶動了地方經濟:原本鄰近的兩家民宿幾年前因為生意慘澹,幾乎停止營業,因為撿南田石的熱潮起死回生,房客絡繹不絕,也讓當地的小吃店有生意做。可別小看這些沉甸甸的石頭,如果撿到一顆完美的南田石,並且有緣遇到賞識的「石痴」,說不定還能販賣,賺點零用錢。

司木炎回想當年還是撿石新手時,常有人以幾百幾千元跟他買一些不錯的雅石。多年前他無意間撿到彷彿有一隻破繭而出的蝴蝶紋在上面的「絕妙好石」,竟有人願意用16,800元買下。原來石頭能賣這麼多錢,司木炎當下樂歪了,立刻答應對方。然而當司木炎還沉浸在「賺到了」的喜悅時,竟然又有人開價,願意出十萬元來買,只可惜石頭早已賣人。

錯失商機的他逗趣地表示,當時簡直懊惱到快要心臟病發作,至今回想還是會心痛!司木炎悄聲說,石友當中有不少人靠著撿、賣南田石賺取「零用錢」,是個很龐大的地下經濟呢。

撿石賞石樂趣多

修身養性 紓解壓力

談到南田石帶來的生活樂趣,司木炎頓時神采奕奕,表示賞石可以修身養性。有時他會獨自坐著欣賞石頭,想到這些石頭原本有稜有角,歷經千百年的漫長歲月,從山上順著溪流滾入大海,過程不斷磨去稜角,到最後渾圓飽滿。這樣靜思的過程中,往往內心多所啟發,久而久之也隨之潛移默化,身心自然而然也比較沉穩、安定。

此外,每到海邊撿石,司木炎看著眼前一望無垠的太平洋,生活中的壓力也會暫時拋到九霄雲外;常有外地來的石友,撿到一半還會對海忘情吶喊,透過這樣的方式宣洩原本苦悶的心情。「這真的是個很好的休閒娛樂,而且還能認識來自四面八方的同好!」

不僅如此,司木炎也用心經營「南田十里畫廊部落格」,與網友分享自己玩賞南田石的點點滴滴。

看見司木炎滿足的笑容,完全可以感受到撿南田石帶給他的樂趣。

此時正值夏末初秋。司木炎興奮地說,一年當中撿南田石的好季節快到了──海邊吹起強勁的東北季風,海岸線每天都在改變,直到隔年一月份,撿到好石的機會比較大。夏天時,海岸線鮮少改變,進入「枯石期」,颱風過後則是例外──如果新聞報導颱風要來,此地所有的旅社和民宿即早早住滿來自台灣各地的石友。

而一天當中最好撿石的時間是清晨,除了比較涼爽舒適外,經過一個晚上的大浪淘「石」、數量會比較多。傍晚則適合帶著休閒的心情,看看海、吹吹風,運氣不錯時,還可看到「漏網之魚」。

以上是十年來,司木炎與石友彼此觀察、交流的撿石祕訣。如果您也心動的話,假日不妨拋開塵囂、踏著悠閒的腳步到東海岸散散心,聆聽海浪規律拍打著石岸,想像南田石在湛藍海水裡咯嘍、咯嘍地滾動,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彷彿在深層的海底祕密地磨刻著……

觀海景、聽浪潮之餘,記得偶爾彎下腰觀察腳底下的石頭,說不定幸運的你也能撿到寶!

本文由 看雜誌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267篇文章,獲得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