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麥嘉華:治標不治本 新興市場修正還沒走完

麥嘉華:治標不治本 新興市場修正還沒走完

阿根廷今年股市大漲一○%以上,但是當地麥當勞卻連番茄醬都買不起,這個大調整下的市場,應該怎麼看才懂?讓「末日博士」麥嘉華給你三個數字,從商品價格、經常帳赤字、外匯存底變動,重新檢視新興市場的未來。

過去半年,投資哪個國家最好?答案可能出乎你意料:就是新興市場災難根源──阿根廷。

阿根廷股市過去半年大漲一倍以上,從一三年六月的三千點,暴漲到六千點,就算是在這一回新興市場貨幣風暴中,阿根廷披索匯率過去一個月跌了二三%,阿根廷二○一四年以來到二月四日,股市卻上漲一○%以上。然而,這個國家為了對抗貨幣貶值,政策利率已高達二二%,即使如此,通膨率卻仍逾二五%。這個時候觀察股市,已經失去意義,我們應該看什麼?來看番茄醬吧!

一四年二月四日,阿根廷的麥當勞網站出現一則道歉啟事:「抱歉,番茄醬的供應短缺,請消費者先用其他的醬汁替代。」原來,全國二百家麥當勞,都已經沒有番茄醬。吃薯條怎麼可以沒有番茄醬?民眾紛紛上臉書及推特抱怨,上百條的抱怨,引來麥當勞出面道歉。


阿根廷匯貶 麥當勞買嘸番茄醬


阿根廷的股市半年漲一倍,麥當勞卻沒有番茄醬。

這可不是因為麥當勞沒有錢,而是因為披索大幅貶值,再加上政府管制外匯,阻止國內美元流出。所以,這個全球最大速食業者即使滿手披索,也進不到貨,番茄醬就這樣用光了。當一個國家陷入這麼高的通膨、這麼恐怖的貶值,所有資產的價格都會暴漲,這也就不難解釋股價暴漲,以及消失的番茄醬。

這是多麼諷刺,不過幾年前,阿根廷才列在高盛證券的「VISTA五國」中:包括越南(Vietnam)、印尼(Indonesia)、南非(South Africa)、土耳其(Turkey)及阿根廷(Argentina)。因為原物料出口強勁、政局穩定,被投資人捧上天。但是,這兩個過去勝出的條件,如今都已經逆轉。

「新興市場的暴跌,可以說是難以避免。」「末日博士」麥嘉華說,「中國、美國的經濟動能足以撐起世界經濟嗎?不行,全球成長早就不在了!」如今,這些新興國家卻出現另一個響亮的稱號「脆弱五國」(Fragile Five):土耳其、巴西、印度、印尼與南非。這並非危言聳聽,當市場感覺到聯準會的資金開始退出,新興國家都將首當其衝。

但是,新興市場並不會全軍覆沒。事實上,麥嘉華在參加一四年一月十三日的「霸榮圓桌論壇」(Barron’s Roundtable)討論的重點,就是「選標的、不選市」。他一手放空土耳其,「我在那個國家,看過特權階級,這是很危險的訊號。」另一手,他則看多墨西哥、越南。


數字一:
原物料價格退燒
浮出警訊


「QE退場後,一四年我們要看到更多的選擇性投資,更得選擇基本面較好的市場。而不像一三年一樣,只看前一年是跌是漲。」麥嘉華接著說。

這與同樣出席圓桌論壇的高盛全球資深策略師科恩(Abby Cohen)的意見一致。科恩在一三年的圓桌論壇建議,新興市場的操作策略是「挑選前一年跌深、跌久的國家」(按照霸榮統計,她一三年的投資績效是三六%,擊敗上漲三○%的標準普爾五百指數)。一四年,她則改變想法:慎選標的,比起大環境更加重要。

但標的如何選擇?這就可以從新興市場國家當初走紅、現在轉弱的「天險」來看。

「原物料的價格,必將因資金退潮而降溫,而市場需求也退燒。」科恩說。「現在新興市場的發展已慢下來,原物料需求已經下降。以十二個月為基期的投資中,我們已將原物料從資產標的中剔除。」除了需求出現弱化,在市場預期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退場的情況下,美元的供給減少,大量資金回流,因此美元價格勢必走強,打擊原物料的價格。

除了表面的資金流動,這正是「QE退場」對新興市場隱藏的更致命打擊。早在一三年開始,包括工業金屬、大宗物品(如小麥、大米)等商品的國際價格,都已經出現鬆動。科恩就說:「商品價格現在變成一大問號,並且是新興市場的觀察重點。」


數字二:
貿易經常帳
決定經濟穩定度


而仰賴原物料出口的新興國家,如何因應商品價格下跌挑戰?貿易經常帳(貿易赤字或盈餘的大小)成為最大的看點。麥嘉華說:「國家這幾年如何應付轉變,清清楚楚地寫在經常帳上。像我就很喜歡越南、墨西哥。」「墨西哥會比其他國家還好,如果美國成長,北美貿易夥伴會受惠。」麥嘉華以此看好緊鄰美國的墨西哥,「這個國家在一三年的經濟成長表現不怎麼樣,貨幣貶值,而且股市表現不好,但一四年將會重整。」

事實上,部分經常帳表現良好的新興經濟體,已在這波新興市場資金退潮中,重新抓住投資人眼睛,韓國、墨西哥、越南等國,並沒有受到太大衝擊,反而還吸引了資金流入。

麥嘉華也強調,每個經濟體差別各異,除了經常帳,還有更多指標必須仔細觀察,「以印度來說,總體經濟並不好,但是選舉要來了,所以我看一四年股市會走高。」麥嘉華說:「我曾說過,一四年全球股市會像一九八七年一樣大跌,但是你選擇標的,得像在七○年代一樣。」他解釋:「那時候,大盤很差所以選股技巧很重要。現在的亞洲,就像那時候。」


數字三:
外匯存底
透露穩定危機


除了貿易帳,金融帳也是麥嘉華的觀察重點。許多新興國家會用貨幣政策來阻止貨幣貶值,追求金融穩定,「但這都只有短暫效果!」麥嘉華說。從實際情況來看,雖然過去新興國家的利率普遍比先進國家高,吸引了不少資金;但是一四年全球資金供給開始減少,美國升息的預期增強,新興市場的貨幣政策效果已大打折扣。

我們已經看到,雖然土耳其央行一四年已經升息超過一倍(二十二碼),但仍然止不住外資流出。而祭出資本管制的國家,如委內瑞拉及阿根廷,則「等同是毀了自己的經濟。」麥嘉華說。

「現在來看,資本管制只有消息面的效果,實際上並不會對基本面有任何正面幫助。」野村資本新興市場策略師Dmitri Petrov說。更糟糕的是,如果政府本身已經負債累累,為了保住匯率,只能用外匯存底購買本國貨幣。例如阿根廷、南非等國,一月的外匯存底已經大幅下降;如果美元持續上漲,只會引來越來越多投機客,讓政府無力支持。到時,極有可能重演一九九七年的金融風暴。

這也是為什麼,麥嘉華認為,照現在新興市場國家治標不治本的手段,「最壞的可能還沒有來。」麥嘉華二月四日接受CNBC採訪時說道:「接下來的六個月,我不會把錢賭在股票上。這波修正還沒走完,亞洲信用擴張的程度還是很高,相較起來,中國的錢荒還只是小問題。」他警告。


資金竄流 對台股影響?


台灣,身處亞洲新興市場的要地,未來如果還有資金流動,是否會影響台灣金融市場?富邦金控經濟研究中心資深協理羅瑋提觀察,一三年亞洲資金開始移動時,的確有熱錢流入台灣;但是「一四年被日本壓著。」他分析,雖然資金可能會在一四年五、六月出現波動,但是如果日圓在未來貶值,就很可能影響到新台幣,這一波可能就不會像一三年一樣流進台灣。

回過頭來,匯率崩盤很可能僅是新興市場危機的序幕,未來我們得盯住商品價格與美元的互動、新興國家的經常帳變動,以及外匯存底這三個數字,才能在一四年的動盪格局中,隨著多空浪潮的來去伺機而動。

 

墨西哥汽車輸入美國的出口量,IHS預測今年墨國將擊敗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的美國汽車 輸出國,僅次於加拿大,為墨國經濟帶來不少加分。

墨西哥汽車輸入美國的出口量,IHS預測今年墨國將擊敗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的美國汽車輸出國,僅次於加拿大,為墨國經濟帶來不少加分。

 

美國商品價格貿易


麥嘉華(Marc Faber)
出生:1946年
現職:投資刊物《The Gloom Boom& Doom》負責人、麥嘉華資產管理公司創辦人
經歷:Drexel Burnham Lambert(HK)Ltd.董事總經理、White Weld& Company Limited
學歷:瑞士蘇黎世大學經濟學博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今周刊 提供 原文連結

今周刊
寫了53184篇文章,獲得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