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台股指數9309歷史定位(下)—台北101大樓與資本利得稅改

台股指數9309歷史定位(下)—台北101大樓與資本利得稅改

「資本利得稅改」就像大豆基因改良一樣,改變了一項基因,可能會讓大豆長得飽滿也豐收,但卻有極大可能會將原來很寧靜的其他基因因而產生壞質變,這是人人害怕「基因改良大豆」的恐慌原。

台股指數九三○九.九五點是二○○八年五月二十日馬英九首任總統就職當日盤中最高點,我認為當時的意義在於投資者期待兩岸的政局穩定,能吸引外國資金活水源源不絕進入台灣。這個期待,這個動能不能流失,過去如此,現在更該如此,這是台股指數要穿越九三○九點最重要的歷史定位。

從蕭胡會到吳李會,都有十六字訣,從「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到「求同存異、兩岸和平、講信修睦、民生為先」都非常精準的傳遞馬英九總統領導台灣所要呈現的大局思考:「追求雙贏,求同存異」。

這次台灣資本利得稅改,造成這麼多的投資或企業經營相關人士的不安寧,實在看不到有與台灣各結構階層「追求雙贏,求同存異」的發展趨向。
歷史要記取、經驗要傳承、生活要體驗,施政出來的內容才能從歷史定位中綿延流長,投資者以為如何?

從歷史中找尋台北一○一經營內容的改變,最傳神。

○四年完工的台北一○一大樓,原是為配合「亞太營運中心」施政政策而籌建的金融指標性大樓,但疏忽了在當時封閉性高的政治環境下,吸引外資進駐的困難。營運第三年(○六年)虧損高達十七億台幣,完全達不到預期效益,這是要記取的歷史第一段。

○八年五月二十日馬總統就職後,兩岸觀光交流與日俱增,安定而開放的政治環境,讓二○一一年台北一○一商場營收衝高到九十五億台幣,已高於租金收入三十億台幣。不能用封閉性高的學術思考去定位需要實際生活內容參照的資本利得稅改,我的論點是:

台北一○一商場二○一一年營收有二○%來自中國遊客,二○一二年四月起,國際精品Burberry、Dior更在台北一○一商場打造出各自的全球最大旗艦店,安定與實際的內容,讓觀光效益意外成為吸引外資大幅加碼投資的條件,台北一○一大樓已成為台灣最重要的觀光資產,這是要記取的歷史第二段。

兩段要記取的歷史,清楚的映照出台北一○一經營內容由衰轉盛的陽光盛事,我想說的是:一個政策的提出,如果僅針對一個思考點,而不考慮可能對大環境結構的影響,要達成政策目的,是不容易的。

資本利得稅改的提出,如果僅從思考租稅公平性出發,而不從台股的基本功能考量,政策目的不但可能無法達成,更可能產生其他負面影響。我舉同為海島型國家的新加坡股市為例:

新加坡為東南亞金融活動中心之首,外匯交易熱絡,亞洲排行第二,次於日本,然而股市日成交量卻僅一八○億至二五○億台幣。由於股市投資結構逾六○%來自於外資法人,散戶比重相當低,因此造成平均本益比僅八倍,單月成交值周轉率三.八%,大部分掛牌公司股價被低估的內容。

再從掛牌家數看,○九年二月新加坡證交所有七五七家掛牌公司,含海外公司一五一家(中國企業一五○家),到二○一二年二月七七○家,含海外公司占一六四家(中國企業一四六家),三年來新掛牌家數僅增加十三家!低迷的股市交易內容根本無法讓其掛牌公司從股市取得資金活水擴充業務,因此當台灣開放TDR(台灣存託憑證)業務時,不少新加坡掛牌公司急著到台灣發行TDR,具成長潛力的公司更選擇到台灣掛牌。

台股目前平均本益比約十八倍,單月成交值周轉率約一二.五%,成交量約八百億至一千二百億台幣,這樣熱絡的交易內容絕對跟台股散戶交易約占六○%至六五%有重要關聯。

台股掛牌家數在○九年二月約一二六六家,沒有任何海外掛牌公司,二○一二年二月達一千四百家,含海外公司三十二家,三年來新掛牌公司增加一三四家,含不少海外高獲利公司如F-TPK、F-美食、F-晨星、F-亞德、F-IML、F-臻鼎、F-再生等,這是台股之福。

台股的主管機關也相當用心,三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二十九日櫃買中心為F-其祥、F-東凌、F-安瑞、F-泰鼎、F-必勝、特藝石油TDR及F-欣厚等海外來台掛牌公司舉辦業績發表會,其中有五家來自新加坡、泰國與馬來西亞,顯示對海外掛牌公司的重視與期待;鼓勵承銷商到海外找好公司來台掛牌,積極創造台股多元與國際化的交易環境,提升台灣資本市場的地位,我對這樣的作法持正面肯定。

如果台灣因稅制結構的改變,迫使散戶投資比率大幅下降,成交量將大幅減少下,直接衝擊證交稅額及券商經紀業務人員;如果台股本益比嚴重修正,步入新加坡股市內容,台股股民持股市值大幅縮水,這將是台股最令人憂心的內容。

尤其台灣掛牌公司以製造業為主,二○一一年台股掛牌公司籌資金額為一二○五億台幣,年增一七%,如果掛牌公司少了股市籌資管道一途,僅靠金融放款,強化財務結構管道將較脆弱,CEO跨海全球爭戰,開創新業績動能也會受限。

再從勞工結構看,台灣製造業勞動力占三七%,如果製造業失去競爭力,員工問題將接踵而來!這更會影響優質海外公司來台掛牌,台灣最值得驕傲的資本市場地位必將流失,這是我對台股更大的憂心內容。
 
「資本利得稅改」就像大豆基因改良一樣,改變了一項基因,可能會讓大豆長得飽滿也豐收,但卻有極大可能會將原來很寧靜的其他基因因而產生壞質變,這是人人害怕「基因改良大豆」的恐慌原。這次稅改讓很多社會力量害怕台灣「國際資金的流動量」會大幅度降低,會讓台灣最珍貴的企業競爭力來源之一「充沛資本市場資金流動率」也逐漸流失,形成企業夢魘,投資者因而恐慌,台股確實進入衝撞檢驗的轉捩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今周刊 提供 原文連結

今周刊
寫了23561篇文章,獲得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