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城商行農商行觀察系列之一—鄉土本色與信貸決策(上)

城商行農商行觀察系列之一—鄉土本色與信貸決策(上)

孔祥 興業研究分析師

何帆 興業研究助理分析師

本周專題:

近期市場對城商行農商行的發展方向較為關注,一種觀點認為,城商行農商行應當積極擁抱金融市場業務;另一種觀點認為,城商行農商行應該回歸傳統的存貸業務。城商行農商行未來的發展方向如何?我們將對城商行農商行進行系列研究,本文為第一篇,主要關注城商行農商行的區域信貸特點。

1.城商行與農商行的崛起

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城信社、農信社紛紛設立。相關銀行設立目的是為彌補傳統大銀行經營空白,覆蓋了廣大城鄉的小微民營企業和農戶。城信社農信社在各個地區的建立,這有效運用了社會閑散資金,支持了當地小微企業和農戶的發展。1995年7月,國務院發布《關於組建城市合作銀行的通知》,開始在全國各城市組建城商行;1998年3月,城市合作銀行統一更名為城市商業銀行。

隨著城商行農商行規模不斷壯大,監管層對城商行農商行經營範圍的限制也有所變化。這可分為兩個階段。1)放寬階段(2006-2011):自2006年銀監會放寬城商行跨區經營的限制后,城商行紛紛加入異地設立分行的隊伍,迅速擴大資產規模。2)限制階段(2012-至今)。當時大部分城商行的自身實力並不匹配規模的快速擴張,出現了票據糾紛等金融案件,引起市場擔憂。監管層重新規劃中小銀行定位,要求專註於完善小城鎮建設金融服務功能,至今限制跨區經營。

目前城商行、農商行實現了較高資產規模存量和規模增速。2015年底,共有133家城商行,859家農商行。城商行農商行資產規模分別約達29.3萬億(2017年3月),15萬億(2015年),分別占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產的12.6%、7.8%。近年城商行農商行規模擴張迅速,分別平均同比增長26.1%以及42.1%。

2.模式:差序格局下的熟人信貸

理解業務模式是認識城商行、農商行快速發展的關鍵,本篇重點關注信貸領域。信貸業務重點內容是信息的收集和生產。具體業務要準確評估某一類信貸客戶群體的風險(違約率),同時根據風險情況給予信貸定價。為相對準確地評估違約率,這需要了解充分的企業信息。在一定程度上講,信貸文化類似於農業,同業與金融市場文化更類似於游牧,農業要根植於土地資源,而游牧可以逐水草而居。

城商行、農商行信貸模式來自於其紮根鄉土的本色。從基層上看,社會是鄉土性的。傳統上本地信息的傳遞主要依賴於熟人。即大家認為「都是熟人,打個招呼就是了」,甚至發展到「眉目傳情,指石印證」。本地銀行和本地企業也是從熟悉到信任的過程;而現代社會是個陌生人組成的社會,個人不知道個人的底細,銀行不了解企業的信息,這樣才發生財務、審計、法律等更通行的契約形式。大行業務範圍遍及全國,接觸的是多為陌生企業,更多要述諸法律、審計、財務報告等方式獲取信息,故放棄了信息成本更高的中小企業;本地銀行有更高的私有信息來源,同時根植於本地更能建立與本地企業的信任,這種情況下,區域銀行更多參與到了本地中小企業,同時本地企業相對於全國企業更良莠不齊,銀行集中資源投向少數企業,故這又帶來了更高集中度的特徵。

從數據上看,城商行農商行的已上市23家城商行農商行(包括在香港和大陸上市)情況則驗證了區域銀行的更本土(區域分佈)、更小(規模分佈)、更集中(行業分佈)的特點。

從貸款區域集中度來看,在23家已上市的城商行農商行中,銀行貸款集中分佈在銀行主要經營區域(市級或省級範圍),這種比重基本保持穩定。如2016年常熟銀行、無錫銀行、江陰銀行貸款區域集中最高分別為92.6%、93.1%和88.6%,而跨區經營和市場化運作減少了這種集中度集聚,早期實現跨區經營的北京銀行和上海銀行的貸款集中度相對更低,分別為51%和44.9%。

區域的高集中度同時影響了貸款的行業集中度。市縣地區經濟結構較為單一,區域集中度較高的銀行投放貸款時的行業選擇比較窄。其中,區域集中度較高的常熟銀行的前三大行業的貸款占公司貸款約80%,區域集中度較低的北京銀行的前三大行業集中度約為50%。

從服務企業類型來看,城商行農商行的信貸服務多面向於小微企業。根據銀監會公布的數據計算,2016年末城商行和農商行的小微企業貸款餘額分別約為4.5萬億、5萬億,佔總貸款餘額的45%和53%。該比例遠高於國有商業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的小微企業貸款比例。

與大型企業相比,中小微企業經營治理較不規範,財務報表等書面信息不可靠,信息不對稱程度更深。大行對區域性中小微企業信貸融資有較大困難,而本地城商行農商行可能通過根植區域的本色,這有可能在該領域取得優勢。

3.熟人信貸下的信貸特點

由於貸款的高集中度特點,與國有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相比,城商行農商行的信貸模式的波動性更大,更容易受到經濟波動的影響。一方面,在經濟快速發展時,地方民營企業發展更迅速。由於城商行農商行業務更集中於某些當地行業和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銀行從中獲得更高的經濟效應;另一方面,經濟走弱時,實體經濟疲軟,中小企業抵禦風險能力弱,信貸質量惡化通過互保鏈等方式在區域、行業內蔓延,城商行農商行的區域、行業集中度較高,難以分散風險,遭受的損失較大型銀行更大。

具體的,從資產質量水平來看,城商行農商行的不良率波動更大。2009年,政府為應對美國次貸危機,推出四萬億刺激計劃,造成大規模信貸投放,全國性和區域性銀行的不良率都處於低位,相差不大。而低迷的實體經濟與過度的信貸投放並不匹配。2011年下半年,以溫州中小企業流動性風險爆發為標誌,中小企業信貸質量風險暴露在各地逐步蔓延。銀行信貸不良率上升,城商行農商行的不良率上升更快。

同時,從存貸利差變化來看,上市農商行城商行的存貸利差波動較大。其中近5年城商行農商行存貸款利差下降較快。從結構上看,主要是由於負債端成本較高,城商行農商行存款利率下降幅度變小。

本周核心數據與事件

數據跟蹤:本周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凈投放1600億元,逆回購操作投放4100億元,回籠2500億元。上周理財收益率下降3bp。

行業事件跟蹤:銀監會印發2017年立法工作計劃的通知。

業內核心機構事件:北京銀行與國美金控投資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浙商證券獲IPO批文,廣發證券贖回次級債券,東方證券發布定增預案。

評級跟蹤:本周無公司評級變動。

1.銀行業公司跟蹤

2.非銀行金融業公司跟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