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吊打騎兵的希臘重裝步兵方陣,其實缺陷相當明顯?

吊打騎兵的希臘重裝步兵方陣,其實缺陷相當明顯?

希臘人,特別是斯巴達人利用重裝步兵方陣獲得了輝煌的勝績。溫泉關戰役又是這一系列偉大勝利中最為後世傳頌的史詩一役。斯巴達國王尼奧尼達斯一世率領的希臘聯軍抵擋波斯王薛西斯一世的龐大部隊,斯巴達人運用的正是希臘重裝步兵方陣。斯巴達人利用精湛的戰鬥技巧和緊密無間的配合,扼守溫泉關。波斯軍隊雖人數眾多,但在狹小的溫泉關嗌口無法展開,加之隊型較為散亂,士氣受挫,削弱了自身的戰鬥力。

在後來的普拉提亞會戰中,希臘重裝步兵方陣依然發揮了重要作用,1萬斯巴達重裝步兵組成縱深8行、正面長達一公里的密集陣,緊跟其後的是三萬五千名希洛輕裝步兵,這樣斯巴達步兵方陣的厚度達到36行,衝擊力驚人(即斯巴達式震懾衝擊戰術),波斯軍隊的盾牌防線在如此強勁的衝擊下土崩瓦解。希臘重裝步兵方陣戰術在斯巴達人的熟練運用下日漸成熟,並一度成為希臘世界統一的戰術組織形式。

普拉提亞戰役,希臘重裝步兵方陣衝擊波斯部隊。波斯人本想利用盾牆和弓箭阻擋希臘重裝步兵方陣的推進,但是收效甚微。波斯人善於騎射,不過由於人數眾多,這支多民族組成的部隊管理較為混亂,許多被壓迫民族士兵無意鏖戰。戰前薛西斯帶領其軍隊的精銳退守小亞細亞,把這支部隊留在了歐洲,造成軍隊士氣低落,影響了波斯人的作戰效率。

不過,希臘重裝步兵方陣的缺陷也參考比較明顯;首先,方陣步兵須要經過嚴格訓練,才能做到行動整齊劃一,臨危不懼,這對於軍隊職業化和紀律性的要求頗高;其次,雖然方陣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重裝步兵行動遲緩及身體右側缺乏防護能力這些缺陷。但就方陣本身而言,它的整體的行動依然比較遲緩,對於側翼和後方的防護能力不盡如人意;再次,希臘重裝步兵裝備造價不菲,重裝步兵方陣防禦體系中最重要的便是士兵手中的盾牌更是重量驚人,(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對盾牌製作過程的描述詳盡且精確,史家們也從中得到了這樣一塊由多層牛皮與青銅主要構成的盾牌的可觀重量,這也就是之所以稱其士兵為「重裝步兵」的主要原因)而且培養一個能夠熟練運用重甲的強壯武士更對古典時期奴隸制社會的生產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所以希臘重裝步兵人數較少,徵募和維持這樣一支部隊的花銷也很大;最後的弱點則是希臘重裝步兵方陣的優勢在山地、沼澤等環境中無法得到充分發揮。相等兵力情況下,在寬闊的平原作戰更有利於希臘重裝步兵方陣的展開。

如上述所言,希臘重裝步兵方陣在對抗一些大規模機動性和靈活性強的敵人是總是捉襟見肘。在公元前4世紀出現的新興戰略戰術又繼續衝擊傳統的希臘重裝步兵方陣,就已知歷史中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及後來的斯巴達—底比斯的爭霸戰爭都充分證實了上述觀點。斯巴達是傳統希臘重裝步兵方陣的代表性國家,也是這一戰術的集大成者。不過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驍勇善戰的斯巴達陸軍很難與狡猾的雅典人展開決定性會戰。每當伯羅奔尼撒同盟的軍隊入侵併蹂躪提洛城邦的土地時,雅典人總會躲進他們設置好的高牆城塞中,使得斯巴達軍隊找不到決戰的目標。同時,雅典帝國利用其海軍的絕對優勢,封鎖和襲擾伯羅奔尼撒半島,迫使斯巴達人向波斯帝國求助資金方才穩定戰局。

至於雅典人最終的失敗則是其海上帝國在那個歷史時期所暴露出的局限性所致,斯巴達人雖然最終利用了雅典人的自大和狂妄贏得了這場戰爭,但全新作戰理念在戰爭中所獲得的效益已經宣告了傳統的希臘重裝步兵方陣走向沒落。如果說雅典人的海軍制勝戰術還沒能徹底擊垮希臘重裝步兵方陣戰術,那麼發生在公元前371年的留克特拉戰役則宣告了傳統的希臘重裝步兵方陣徹底衰敗。底比斯統率艾帕米農達斯利用斯巴達方陣運動遲緩以及對於隊型的過度依賴等漏洞,命令精銳的「神聖軍團」(底比斯300人的同性戀步兵)在斯巴達方陣尚未集結完畢時發起衝鋒,不僅使得斯巴達人猝不及防,更致命的是牽制了斯巴達方陣的右翼,使得方陣無法順利完成集結。就這樣,底比斯人利用輕盾兵擊垮了未能形成衝擊陣列的斯巴達方陣,為斯巴達人在希臘世界的領導地位劃上休止符,同時成為傳統希臘重裝步兵方陣戰術衰落的標誌。

獲取更多知識兵器知識請關注微信公眾號:bingjian118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