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扯白||看奇葩說,也來聊聊我的養老計劃

扯白||看奇葩說,也來聊聊我的養老計劃

《奇葩說》新一季開鑼了。

這一季最大的特點是藍小姐的曉松走了,來了三個重量級的人物:

▲我號寫過一篇《四面不跑煙的何炅》,說的是何老師非常靠譜永不掉鏈,所以就算是如此考驗人的《奇葩說》,何老師也能融入得極好,還在《奇葩大會》時,何老師就展現出了他的快反應和幽默感,獲封「何首污」,難得的是他謙虛體貼,在很多時候他擔當了康永哥在《奇葩說》中第一季的角色,而康永哥真的去放飛了……真是沒想到何老師在網綜里也自洽感滿分,這又更近一步加深了我對何老師的疑問:人,是不是真的可以不跑煙到這種程度?

▲羅振宇看起來更渾圓了,藍小姐說:同樣是胖子大臉沒脖子,我松比羅胖氣質清新一萬倍。我很能理解藍小姐對於羅胖這種一開口就是培訓老師腔調的「講知識」的非好感,康永哥在第一次跟羅胖正面對話的時候臉上就大寫了個「懟」字,但藍小姐你為什麼還要看下去呢?藍小姐嘆氣說,唉,同樣是胖子大臉沒脖子,現場不還有我馬東東嘛……

▲泉靈是真美,正宮娘娘的美,但她端莊大氣在《奇葩說》里顯得不太奇,儘管在預告片里她已經化身何仙姑和馬東一起啃雞腿了,當然這怪不得泉靈姑娘,也怪不得劇組,劇組傾心打造她了,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時,泉靈姑娘說自己「穿得像少數民族跳大神的」,也還真挺精準的,不過誰能告訴我她頭上這一圈銅錢線和這一身花衣裳是為了表現神馬……

藍小姐雖然悲痛欲絕痛失我松,但是作為一個集集不落的《奇葩說》迷,她仍然盡心儘力地追看著,並不時跟我傳達看片感受。關於這一季的感受,她是這麼樣說的:

有人說《奇葩說》沒有之前好看,但我更愛看了(縱然我松留不住),從2015到2017,兩年內《奇葩說》成長驚人,從一個說話咋呼好玩的「小孩」,變成了一個在思考和試圖跟大家對話的「成年人」。

除了討論情感,《奇葩說》更著意去討論未來可能發生的事(雖然一到這種「神奇生物」啥的話題點擊率就不太高),你能深深感受到他們想要做一些「有意義」的對話,就算這種「意義」不在當下。

最新這一季里,她強烈推薦我看最近這一集——關於父母提出來要和老夥伴去養老院做兒女的應該怎麼辦(完整節目可以點擊閱讀原文鏈接觀看)

最感人的當然是馬薇薇說的:

▲這段真的要看,全場人都偷偷落淚了……也許你看完後會對和父母的關係有更多的觸動。

最文明最有界限感當然是黃執中的發言:

然後我們大家最可能實施的行為是馬東的做法:

很奇怪,關於代際的話題,是東方人心裡一個永遠的痛,大家都在這裡受到了巨大的傷害,但又始終無法正常地表達愛。

大概沒有哪個國家會像人一樣,父母子女之間的感情如此深,又如此糾結,但又如此痛心疾道,那隻標誌著一件事:我們確實要改善我們的代際關係,但這關係的改善,可以真的需要幾代人來調整。

養老,在國外,幾乎不用太討論,公認的辦法只有兩個:

終老於公寓

比如杜拉斯,當然是和小她三十幾歲的情人。

終老於養老院

這是大部分人的選擇,當然也是迫不得已,也是一直要到生活不能自理了,才會送去養老院,時間通常不會太長。

這是因為西方國家特別重視界限感,特別是家庭,兒女18歲就要搬出去,去承擔自己的命運,所以他們那裡比較少見啃老族,同樣父母老了,也不會要求和兒女們同住。

我認識的女教授DONI,年過七旬,還自己開車自己教學全世界旅行,兩個女兒都不在身邊,她聖誕節會飛去女兒家住上一兩個星期,也就僅此而已。

和年輕人一樣,老人同樣崇尚自理與獨立,彼此擁有足夠的空間,因為只有各自有了空間,大家才會彼此尊重,留有餘地。

而的親子狀況則完全不一樣:年輕時,父母不放心孩子,所以要攬在身邊;年老時,孩子不放心父母,所以也要攬在身邊。

結果是下一代不獨立,上一代人求共生,大家怎麼樣也要攬在一起,最後形成一堆共生的多肉植物,一榮俱榮,一損損,親熱是親熱,但因為沒有空隙,最後變成互相扼殺。

所以社會學家孫隆基說:西方的養育文化是以培養年輕人的獨立為中心的,他們把怎樣能讓年輕人更早更好獨立生存當成養育的最大目標,而的養育文化呢,正好相反,是以老年人的扶養為核心的。

特別在封建時代,傳統大家庭,完全以老人的意志來統治家庭,老少五代同堂看上去其樂融融的局面,又有多少是建立在絞殺下一代人的活力的基礎上的。如果你看過張愛玲的《金鎖記》,強勢的母親把兒女們緊緊攥在手心的感覺,還真是有點汗毛倒豎的。

當然,外國老人普遍羨慕老人位於人情鏈的頂端位置,但他們的社會規則不傾向同住。

法國演技派女神於佩爾有一部出名的電影叫《將來的事》,女教授的母親年輕時是個美麗的模特,結過兩次婚,風流倜儻獨立了一輩子,也一直獨居,但得了老年痴獃后,每天追命連環CALL打電話給女兒,希望她回來陪她,此情此景,也真是REAL辛酸。

但太過強調共生,又難免混沌一片。

我就親眼看到我老家一個得了癱瘓脾氣暴差的老母親,一躺在床上二十年,生生就耽誤了一個女兒的一生,終身未婚伺候她,其他兒女也是苦不堪言,一家人是在一起,但相互之間的這種恨啊,這種人間慘劇,也是看了膽顫心驚。

怎麼說呢?

只能說,老與病,對所有人都是一件殘酷的事,無關中外,不涉情感。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難解決的問題。

可能根本就解決不了,只能面對。

而個人應對的最佳方案也許只有一個,就是好好鍛煉身體,爭取健康活到死前最後一天,能自理,有尊嚴,像蔡康永說的,爭取可以夢中猝死,這是最好的HAPPYENDING。

回到養老問題上,我問我自己,如果我父母老了,如果他們提出來要去養老院,我會怎麼辦呢?

我想我會努力分清他們是真的想去還是假的想去,養老院是臨終型的還是療養型的,如果是療養型的又真的有朋友在,有朋友打牌聊天唱歌,那麼就當一回老年寄宿生吧,周一送過去,周六接回來,或者和張泉靈他爸一樣,一半時間和兒女,一半時間和朋友,也算是既有了家庭生活又有自己的社交生活,不亦樂乎。

做為式子女,對老人最大的孝順大概就是讓他按他想要的方式生活,喜歡做菜的就呆家裡做菜,喜歡打牌的就去打牌,盡我所能,提供一切方便。

▲這一組圖很有意思,也許我們的爸爸媽媽也會有自己的想要做的事情想要成為的人,他們只有在退休后才有時間實現自己真正的夢想,我們能做的,大概就是儘力支持了。

至於我自己呢?

說得很清楚,我是不打算和兒女住在一起的,能住一個小區,遙遙對望已經是極限。

至於怎麼養老,我的朋友M有一個很好的方案。

M,一個成功的女企業家,有魄力有實力執行者,因為我們都單身,有一天閑聊就無意中說起將來怎麼辦?

M說:

你看過一本日本小說么?說在東京有一群老友,大家集資在市中心買了一棟樓,然後各人認領了一套公寓。

公寓是正常的公寓,不過內里有些設施是專為老人設計,附有專職的醫生和護士,一按鈴就會上來那種,管理團隊的是院長,院長由大家民主推選,維持日常運轉,至於營運則由大家每月交錢維持,當然,也可以把一部分空房出租出去。

這樣,老友們組成一個互相會,互相照顧,互相養老,互相娛樂,小說里兩個老太太甚至還為同一個老頭爭風吃醋,可好玩啦……

嗯,靠譜,我眼睛一亮,M,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我肯定要加入這個計劃……

所以,我的養老計劃就是,如果M小姐願意做這個計劃,我就加M的計劃;

如果M沒有做,美國明星瓊·克勞馥在三十年前就示範了單身女性的最佳養老方法——賣掉佛州的別墅,在曼哈頓買了一間小小的公寓,和一隻狗和一個女僕生活在一起,閑時女兒會上門探望,和舊友們喝喝茶聊聊往事……

無論如何,儘力住在交通方便的地方,享受最優秀的城市資源,享受細分家務后的便利,如此,瓊·克勞馥享受了十年基本有尊嚴的晚年生活。

關於養老,我們最關心,又最不敢說,那麼多期《奇葩說》只有這一期每一個人都哭得和鬼一樣,之所以哭得凶,因為也許在那些遮人耳目的小情小愛之外,終於觸到了人生的實質,其實人生沒有那麼多花團錦簇,沒有那麼多愛恨情仇,生與老,病與死,都是實在實地橫亘在我們面前的難題。

我們是起承轉合的一代人,我們面臨過變化最劇烈的三十年,我們也面臨著最艱難的命運——我們不但要替父母養老也要替自己養老,我們不忍心拖累孩子,我們沒有伴侶(再過二十年,大都市四十歲以上女性的單身率或許會達到一半)。

要說不憂慮,那還真是有點欲蓋彌章。

除了馬上行動起來,我想不出別的辦法去面對這個問題,以下三件事是我們必須馬上開始實施:

第一:保持健身,爭取自理到最後一天!

第二:努力賺錢,爭取住上M小姐的養老公寓!

第三:認真地交幾個可以託付性命的朋友。

當無人可倚時,記得,全世界單身女人要聯合起來!

你呢,你有什麼養老計劃,請記得留言分享,如果你有地,記得叫我一起去蓋房子,如果你有錢,請記得買一座養老院。

哈哈,系甘先,不寫了,我要去出門健身去了……88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