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獨家評論:歐冠就是阿森納出局的簡單遊戲

獨家評論:歐冠就是阿森納出局的簡單遊戲

文/Martin Del Palacio (發自慕尼黑安聯球場

作者簡介:FIFA記者,《世界足球》、《四四二》、《體育畫報》、《踢球者》特約評論員,拉美著名體育媒體人。

這場比賽其實早在開始前就結束了。

過去5個賽季,阿森納在淘汰賽首輪連續4次抽到拜仁。結局出奇地一致:德國坦克碾過英國大炮,向前進軍。本場賽前,阿森納球迷論壇發起了一項比賽預測,幾乎所有票都投給了拜仁。我的媒體同行建議我,賽前去博彩投注站逛一圈,順便買一張阿森納獲勝的獎券,他給出的理由是:這可能是你成為百萬富翁的機會。

與此同時,我的好友給我一段消息。他表示自己創造了一個新英語辭彙:Arexit,拆分開來分別是Arsenal(阿森納) Exit(退出)。創意借鑒於2016年度政治熱詞:Brexit (即Britain Exit的集合體),特指英國脫歐。他解釋道:Arexit這個詞,特指每年一次從歐洲大陸,掃地出門。

我則回復他:二月份了,阿森納總算可以專註於爭取聯賽第四了。自從溫格入主槍手以來,儘管阿森納每年都能晉級歐冠——通常以聯賽四名的身份。但18年間,他們只殺入過一次歐冠決賽——那還是10年前的陳年往事。

對於一支向球迷收取最高票價的球隊,阿森納的目標本應該是成為比肩拜仁、皇馬、巴薩的歐洲最佳球隊。搬遷至壯觀漂亮的酋長球場,就是這一雄心壯志的體現。如今,他們的願望實現了一半:最佳球隊,是的,他們是最佳球隊,只不過範圍僅僅局限於北倫敦。可憐的托特納姆熱刺自1995年後,就再也沒有於賽季末的聯賽積分榜上,超越過槍手。

自阿森納上一次贏得聯賽冠軍,以過去12年。在這12賽季中,半程冠軍共有8次笑到最後,賽季末如願捧杯;至於剩下4次,均屬於后程崩盤,而這其中阿森納獨佔3次。

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麼阿森納會在與拜仁的比賽下半程徹底崩盤——后程乏力是他們的習慣。數據顯示:上半場阿森納的控球率,幾近20%,比分是1比1;到了下半場,槍手控球率上升10個百分點,卻連丟4球。換而言之,拜仁犧牲10%控球,換來了4粒進球——真是一筆劃算的交易。

當然有人會將丟球怪罪到科斯切爾尼的下場,起碼溫格也是這麼看的:「我們防守組織出現了嚴重問題。」我們都知道這只是原因之一,因為更重要的是「我們在精神上崩潰了。」溫格先生終於在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承認了這一點,他表示很無奈,因此僅僅回答了三個問題,就匆忙離開。

英國《衛報》在文章結尾,意味深長地留了一句:He looks grey(他看起來很陰沉)。Grey是「灰色」和「陰沉」的意思,但又有「年老」的含義,這一刻的溫格顯得陰沉而蒼老,無奈得讓人哭笑不得。

「我從沒有見過阿森納踢得這麼糟糕!」德國傳奇門將卡恩在做客天空體育時,如此評價道。他指名道姓自己的同胞,厄齊爾:「他完全消失在了場上。」球風偏軟,是厄齊爾的弱點,但絕不是他一貫的作風。為德國隊出戰時,他的腰桿就會和德意志戰車一樣硬,我絕不相信一個從小在殘酷的土耳其街區長大的移民後代,果真如網上段子描寫的那樣羞澀得像個姑娘。本場為槍手勉強保住顏面的桑切斯,則來自智利。相信我,同為拉美人,我非常了解生活在智利的童年是什麼樣子,但如今他在阿森納被培養成了乖寶寶。

去年夏天,兵工廠試圖從萊斯特城挖角坎特,他們還在談判時炫耀起了自己的資本——我們有歐冠踢。意在諷刺競爭對手切爾西,本賽季連歐聯杯資格都沒撈到。但法國人最終沒有投奔老鄉會,毅然選擇了斯坦福橋。他說,自己想像個男人一樣踢球。

這位極有可能在本賽季收穫英超年度最佳的中場,顯然話裡有話。無論他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的選擇都英明無比。因為阿森納最不擅長的,就是兌現雄心。除非發生奇迹,不然阿森納本賽季唯一的機會只剩下足總杯。在這項愈發索然無味的古老賽事中,阿森納將迎戰神奇之師薩頓聯。沒聽說過?其實我也是,因為他們目前征戰的是英格蘭第五級別聯賽。

阿森納目前晉級歐冠下一輪的希望,就跟薩頓聯能挑落自己的概率一樣。好吧,可能後者發生的概率還要更高一些。

或許我真該去一次博彩投注站,畢竟我不想浪費了一夜暴富為百萬富翁的機會。我會給薩頓聯一個機會,用來冒險;我還會給拜仁一個機會,用來保底。畢竟,歐冠就是22個人,在90分鐘內追逐皮球,最終阿森納出局,而德國人獲勝的簡單遊戲。(翻譯/朱淵)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