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個人意見】《異形:契約》:兩個法鯊一台戲 異形人類一邊去

【個人意見】《異形:契約》:兩個法鯊一台戲 異形人類一邊去

本文涉及大量劇透,請大家酌情閱讀。

距離《普羅米修斯》已經過去五年,「異形」這個經典系列終於又回來了。這一次,電影名稱終於再次出現了「異形」二字,這也是即將年滿80歲的雷德利·斯科特爵士的第三部「異形」作品。作為「異形」系列的開山鼻祖,他試圖用這兩部和隨後更多的前傳電影,為這個經典科幻系列正本清源,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為它注入更多世界觀和哲學層面的思考,而非只是單純呈現兇殘的怪獸電影和驚悚B級特質。

最酷的一版《異形:契約》海報

所以作為前傳系列,從《普羅米修斯》開始,它的一大任務便是交代異形的起源。但雷老爺子的野心不僅於此,看完四部「異形」電影,大家都會好奇異形從何而來,如此殘暴嗜血的生物當然不可能憑空出現,但在解答這個問題的同時,《普羅米修斯》加入了一個更宏大的問題:異形是被創造出來的,那麼人類呢?

工程師的母星

最終《普羅米修斯》開頭和結尾解答了這個問題,異形與人類其實都是被另一個更高級的智慧——工程師所創造出來的生物,而更為諷刺的是,工程師犧牲自己使得人類誕生,在人類文明過於繁盛之後,又試圖創造異形來消滅人類。雷老爺子《異形1》中便大量使用象徵性符號給留下解讀空間,《普羅米修斯》則更進一步,大量基督教神學和希臘神話的傳統都被融入其中,那一位創造人類的工程師,無疑就是希臘神話中為人類盜火而被懲罰的普羅米修斯,當人類乘坐「普羅米修斯號」去尋找自身起源時,這個盜火者的角色又被繼承了下來。

大衛與其創造者維蘭的一番交談

若是《普羅米修斯》還在探討人類的創造者是誰這個命題,那麼到了《異形:契約》,導演又將這個問題推進了一步:造物主真的完美無缺嗎?就像人類被它的創造者所仇視,最重要的原因無非是人類的進化與發展超出了他們的預期,就如同巴別塔即將到達天堂,上帝也會因此觸怒。而在「異形」系列中,人類同樣也是造物主,他們創造出了生化人來協助自己,這一設定也被延續到了前傳系列。《普羅米修斯》最後倖存下來的便是人類伊麗莎白博士和生化人大衛。

「契約號」上的生化人沃爾特

而在《異形:契約》里,生化人大衛和他的「同胞兄弟」沃爾特成為了推進這個哲學命題的關鍵,人類創造了生化人,但人類就真的能成為它們的「上帝」嗎?從《異形:契約》的開場,大衛和維蘭的對話中,就能看出大衛對於這個問題已經有了疑惑,而整部《普羅米修斯》無疑也成為了他尋找答案的旅程。而在《異形:契約》中,他顯然已經完成自我意識的覺醒,不論是對工程師母星的屠殺,還是引誘人類來繼續成為試驗品,他已然不再將自己視為低人一等的物種,恰恰相反作為能與異形對抗並永生不死的智慧存在,他顯然比工程師、人類和異形都要高級,睥睨眾生、生殺予奪僅僅是開始,大衛最終想要成為的是造物主。

依舊少不了的血腥場面

毫無疑問,相比於傳統「異形」系列那種直接的恐怖和血腥,《異形:契約》在這方面略有減弱,類似從人體內爆出的場景設計依然存在,但更像是一種傳統的延續,加上國內獨有的和諧版本,如果想要純粹追求這類視覺刺激那難免會有些失望了。但雷老爺子強烈的個人視覺風格依舊獨樹一幟,無論是太空船的設計還是對於恐怖驚悚氛圍的打造,都不知道比五月上映的《異星覺醒》高到哪裡去了。

女主角凱瑟琳·沃特斯頓

演員方面,最為出彩的當然是一人分飾兩角的「法鯊」邁克爾·法斯賓德,他將兩位生化人善良順從和暗黑詭譎的不同風格演繹的相當到位。而另一失望之處,無疑是兩位法鯊的吻戲也與國內觀眾無緣了。至於另外一眾演員就很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了,即使女主角有意的在模仿西格妮·韋弗,但由於整部電影已經超越了人類與異形在密閉空間對抗這一主題,不論是異形還是人類都再難成為主角了。最慘莫過於「腐蘭蘭」詹姆斯·弗蘭科,剛一露臉就被燒成乾屍,唯一幾句台詞還是出現在了回憶視頻里。

精妙的畫面設計和深刻的哲學思辨之外,《異形:契約》的配樂也相當出彩,尤其是片頭片尾交相呼應的《眾神進入瓦爾哈拉》。這段出自德國著名作曲家的瓦格納名作《尼伯龍根的指環》第一幕的作品,最後的出場不僅氣勢恢宏,而且根據《尼伯龍根的指環》劇作上的發展,或許最後一幕《諸神的黃昏》也在暗示著未來劇情的走向——終會有人捨身從而帶來新的曙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