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海外「創客」新玩法:香港創業 內地發展

海外「創客」新玩法:香港創業 內地發展

更接近西方的文化氛圍、與國際接軌的法制建設和營商環境、雄厚的科研實力、面向內地市場及供應鏈的位置優勢,都預示香港將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的重度參與者。

作者:時代財經APP 鄭方圓

2017年7月,廣州市科技創新委員會、天河區政府聯合眾創五號空間舉辦的「天英匯」國際創新創業大賽進入項目招募階段。

眾創五號空間是華南地區首個青年創業生態圈,規劃建築面積3萬平方米,由「眾創空間+孵化器+企業加速器」構成全鏈條孵化育成平台。

這是眾創五號空間第二年拿下比賽的承辦權。去年,在五號空間的推動下,韓國賽區成為境外賽區的第一個嘗試,今年又新增了美國、以色列、新加坡及港澳台等9個境外賽區。

區別於普通的孵化器、創投空間,廣州眾創五號空間一直將重心放在引進海外的優秀項目,並協助他們開拓國內市場。目前五號空間孵化的70多家科創企業中,來自港澳台地區和新加坡、韓國、美國的創業項目佔到20%。

今年年初,五號空間開始和來自香港的物聯網孵化器Brinc展開深度合作,為Brinc孵化的企業提供內地的政務、媒體、供應鏈等資源對接服務。

「香港的人才外語水平都很好,而且更國際化,是連接全球的一個中心點。香港經濟現在仍聚焦在金融、物流、房地產,但未來作為大陸和全球對接的窗口,走科創這條路,有很大空間。」五號空間運營總監黎鴻浩對時代財經表示,這也是五號空間和Brinc合作的重要原因。

廣州眾創五號空間 時代財經 史成超 攝

香港創業的海外團隊

在香港,風險投資的資金吸引了全球的優秀團隊。阿里巴巴香港基金最後一次投資的大批本地創業公司中,有2/3企業由海外企業家經營。

德國人Florian是智能設備製造商Soundbrenner的創始人,也是在香港創業的眾多海外企業家之一。Soundbrenner為音樂家設計可穿戴節拍器,在30多個國家出售,其中包括美國範圍內所有的Guitar Center商店,目前獲得150萬美金的種子輪融資。

Soundbrenner生產的第一款產品 可穿戴節拍器

業務起步於柏林,Florian卻發現在德國當地創業並不容易,直到遇到物聯網孵化器Brinc的首席執行官Manav Gupta,他覺得香港是個值得嘗試的地方,毅然離開了德國。

至於選擇香港的理由,Floria表示,香港「靠近深圳的製造基地」。Soundbrenner首席執行官進一步解釋道,「由於東西方深度融合,在香港做生意很容易。再者,香港是一個全球物流中心,能夠輕易地從本土基地擴展分銷渠道至其他市場。」

「知名國際眾籌平台Indiegogo、kickstarter,海外高校MIT(麻省理工)等都是我們的合作夥伴。」Brinc運營總監潘俐文對時代財經表示。通過這些合作,Brinc可以接觸到大量海外的創業團隊。

而香港頻繁舉行的國際展會、消費電子展等峰會,為國內創業團隊和國際團隊交流、人才資源對接,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國內企業可以接軌國際市場,國際投資基金、國際團隊也可以找到進入國內市場的機會。」潘俐文說。

在廣州南沙,香港科技大學設立的霍英東研究院也在尋找來自全球的優秀團隊。

香港科技大學霍英東研究院

「我們現在有自己研究院出來的團隊、香港科技大學過來的團隊,還有創業大賽落地的團隊。」香港科技大學協理副校長、霍英東研究院院長吳恩柏對時代財經表示。

「一來,我們的研究院努力為人才提供好的研究、居住的環境;二來南沙政府、廣州市政府也都在鼓勵人才引進。一家新創公司從成立到IPO,如果每個政策優惠都能享受到,最高可拿到一個億的資助;霍英東研究團隊通過科大專項,每個項目可以申請200萬人民幣的支持。」

珠三角是全世界最大的製造中心,而香港科技大學在智能製造方面有很高的科研水平。估值過百億美元的獨角獸企業大疆無人機,最早就是香港大學孵化的科創項目,其核心技術就是智能製造。

目前為止,香港科技大學有50位教授來到霍英東研究院,科研人員超過200個,75%的項目和智能製造有關,涉及「互聯網+」、材料製作、材料成型技術等多個方面。

內地的機遇和挑戰

Brinc接觸到的海外創業團隊,包括自己投資的23個以及服務過的20多個團隊,幾乎都選擇在深圳建立供應鏈。

最初,Florian要為新研發的可穿戴節拍器找一款馬達,他在柏林一找就是幾個月,直到Brinc的工作人員帶他去了華強北,一次就找到了二十多款馬達,幾天內就找到了合適的產品。

潘俐文認為,深圳有領先的智能製造業。「很多低端製造業,如服裝,會受到來自東南亞競爭,但智能硬體不會。」

越來越多的海外創客,經由香港的服務機構來到內地,尋求更廣闊的發展空間。Brinc這類機構扮演著重要的中間人角色。

Indiegogo明星項目GOkey的創始人Doros也曾來深圳找合適的供應鏈。

「我在這裡什麼都用不了,我的Gmail、手機,甚至上了計程車都不知道怎麼和司機說我要去的地方。」 Doros這樣描述在遇到的語言障礙。

但比語言障礙更難克服的是文化障礙。「即便懂中文,也很難明白的文化、的市場,不明白什麼商業模式更適合,以及怎樣溝通才能拿到更好的價格、實現更多的支持。」潘俐文表示。

此外,還有內地知識產權制度的不完善:新的硬體產品在市面出現,華強北連夜就可以複製、生產。這使創業者擔心進入國內市場后,國內消費者無法認可他的價格,畢竟山寨版的更便宜。

「重要的是消費者對品牌的認知度。我們很多項目,產品是先賣到國外市場,第二才是市場。在IP(知識產權、品牌認知)防衛上,我們會給一些建議——」 潘俐文說,「 First(最快)、most(最多)、best(最好),你總要選一個。」

「有些產品本身就是很難抄的,比如可穿戴設備上按照人體學設計的方角、圓角等細節,另外就是軟體,一款精確、快速的同聲翻譯機器,外觀可以抄,但是軟體的演算法抄不到。」

另一個問題是工廠對訂單的態度。科技創業團隊無法在一開始就大批量投入生產,增加了產品供應鏈建設的難度和成本。

深圳明日電子有限公司(ETL)是願意和Brinc合作廠家之一,前者相信物聯網是很有潛力的市場,但這也需要早期信任的積累——從過去300-500小批量生產到現在每個月2000以上的訂單,這讓廠家對Brinc帶來的生意持積極態度。

過去20年間,粵港澳大灣區培育了華為、中興、格力、順豐、大疆等大批優秀的「智造」企業,珠三角也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製造中心。

相比於其金融、貿易、地產方面的成功,香港開始注意到在科創領域的缺位。近年來,香港政府也在加大對新創企業的鼓勵,建設了香港科學園、數碼港等鼓勵科技創業的平台。

此外,與國際接軌的法制、營商環境、科研實力、更接近西方的文化氛圍,以及接近珠三角的位置優勢,都成為香港吸引海外創客的重要理由。

吳恩柏認為,內地的新創公司未來也可以在香港設立研發總部、全球銷售中心。「香港的法制、文化都更加國際化。我們也希望香港在大灣區環境下,對內地的人才有更多的開放政策。」

(本文由時代財經旗下商業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作者和出處。更多相關資訊,請移步至各應用市場下載 時代財經APP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