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局座召忠:伊朗一個雞蛋引發的動亂,背後陰謀幾何?

局座召忠:伊朗一個雞蛋引發的動亂,背後陰謀幾何?

跨年之際,伊朗不能平靜。這幾天,一直有網友在咱評論里留言,讓局座說說伊朗,畢竟2018年,伊朗的這個開端太兇險了。

這是人家國家內政,本不好議論。人家家裡邊兩口子鬧矛盾,你老在外面指指點點不太好。但伊朗國內突然爆發的騷亂,如今已經連續一周,還在升級,而這個快速持續的演變,也變得越來越不尋常,不只是內政的問題了。聯繫美國、沙烏地、以色列、俄羅斯風格迥異的表態,牽扯到整個的中東的形勢。

這個事情源起2017年12月28號,在伊朗的東部,伊朗的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突然爆發了示威活動,最起初的原因是當地的雞蛋漲價,然後數百名民眾抗議經濟困難與生活成本提高,批評政府執政不力與腐敗,再隨後抗議矛頭又指向了伊朗的中東政策。

沒想到馬什哈德的示威活動,很快蔓延到伊朗全國很多城市,截至1月2日,伊朗至少已有7個主要城市爆發不同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其中北部城市拉什特和西部城市克爾曼沙汗的抗議規模達千人或萬人規模,發展成動亂、暴亂、打砸搶燒... 到目前為止,已經造成20多人喪生。

這一下,讓人想起2011年席捲大中東地區的「阿拉伯之春」。

再往回倒一點,2010年12月,起因看似是在利比亞旁邊一個小的阿拉伯國家突尼西亞,一個街頭小販亂擺攤被打死,最後發酵成數萬民眾上街遊行示威,一場迅速蔓延整個中東的動亂。然後這場起源於突尼西亞的顏色革命迅速就延續到利比亞,在利比亞又延續到埃及,從埃及又到了葉門,從葉門又到了敘利亞,一直折騰到現在。曾經有一段時間是基本上是把現政府都推翻了,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又扳回來了,這些顏色革命全都失敗。

當時這個背後黑手是誰?

看看導演編劇樣樣精通的美國。

在利比亞,西方把卡扎菲推翻了,結果現在利比亞情況怎麼樣?軍閥割據,國之不國。

「阿拉伯之春」沒有在伊朗引起風波,7年之後,同樣是在12月,一起騷亂事件,卻將伊朗推向危機。

和2011年迅速蔓延的動亂一樣,同樣是「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然後民眾抗議、軍警回擊、示威者死亡、疑似外國勢力介入、西方政府表態…… 一切流程都是那麼按套路來。

在伊朗內亂爆發的第五天,也就是1月2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首次就此事發表談話,要求警惕敵對勢力煽動騷亂。他說,最近幾天伊朗的敵人聯手採取利用金錢、武器等各種手段,試圖給伊朗伊斯蘭政權製造麻煩。

當地時間2018年1月2日,伊朗德黑蘭,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發表聲明。

誰才是這場騷亂背後的真正黑手?我們不好主觀臆斷,但是局座講了一個大背景,有外部勢力干預這一論證就再明顯不過了。

看起來是幾個雞蛋漲價,背後凸顯出的是這兩年石油從147美元一下降到40美元,作為一個石油出口大國的伊朗,經濟遭到重挫,收入減少,失業率增加,助長了民眾的怨氣。

另一方面,伊朗對外在地區事務中卻是做得風生水起。美國滅掉薩達姆並通過顏色革命推翻葉門政權后,伊朗鹹魚翻身,一躍而起成中東最強大國,它控制的什葉派從波斯灣和地中海延展到紅海,把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真主黨+哈馬斯+葉門胡塞武裝等拉入麾下,還爭取到土耳其和俄羅斯這兩個外援。被美國、沙烏地和以色列恨得牙痒痒。

為什麼伊朗那麼招美國、沙烏地、以色列的痛恨?

因為它崛起太快了。

伊朗總統魯哈尼說:「我們的團結是敵人的眼中釘,我們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的進步和成功,以及反對美國和猶太復國主義政權的立場是敵人們不能容忍的。」

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說,是美國、英國和沙烏地阿拉伯企圖通過社交媒體和網路對伊朗發動「代理人戰爭」。

局座認為,這句話很在點上。

對於伊朗此次示威浪潮,美國川普連發6條推特,號召伊朗現在是「到了做出改變的時機」,慫恿伊朗老百姓跟政府對著干。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為伊朗示威者叫好,對伊朗走上街頭的抗議示威人群表示稱讚,還尋求要聯合國安理會和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要召開緊急會議進行聲援。

什麼叫看熱鬧不嫌事大,隔岸觀火再添柴加火。世界上最會燒火的國家,當之無愧了。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也是頻繁發文,還出鏡上電視,讚揚抗議者,認為他們走上街頭搞動亂暴亂是「英雄」,認為伊朗改變的時刻已經到來了,還把這次事件和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並舉,認為伊朗要進行「另外一次革命」。

沙烏地更是高興,2017年5月,川普在訪問沙烏地時,美沙曾公開稱伊朗是兩國的「共同敵人」。

同時要團結敵人的敵人,所以過去水火不容的以色列和沙烏地,在對付伊朗這一問題上,走到了一起。

自川普上台以來,美國、以色列和沙烏地已公開結成了反伊朗的三國同盟,如今伊朗一亂,美國支持下的沙烏地和以色列,這三方開始聯動,形成這麼一個情況。

而俄羅斯外交部站出來若有針對地表示,遊行事件是伊朗的內部事務,外部破壞伊朗穩定局勢的行為不可接受。

現在伊朗政府採取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措施,就是關閉了社交媒體。當國家出現動亂暴亂,形勢沒有辦法判斷的時候,伊朗率先採取了一個關閉社交媒體的舉措,防止反政府派別之間,相互串聯,傳遞涉暴力、涉恐怖的一些信息。

對於網路,伊朗一直是保持高度的警惕的,他和俄羅斯都是這樣的國家。伊朗的核反應堆曾經中過美國的「震網」病毒,讓伊朗下定決心要搞自己的網路,建立自己的一套網路,俄羅斯也是這樣。但這也並不安全,網路病毒防住了,網路輿論卻無縫不鑽。

前面講到被「阿拉伯之春」席捲的利比亞,2011年利比亞動亂的時候,由於這個顏色革命是從突尼西亞蔓延開來的,所以利比亞當時的卡扎菲政府還是比較警惕,馬上就關閉了相關網路,以為這下就能抑制住反政府武裝相互之間搞串聯了。

因為好多人上不了網,拿著手機沒法聯繫,就走上街頭,幾萬人集聚在廣場,結果突然發現廣場上有WIFI,而且是免費的,速度還很快。更詭異的是,這個WIFI只限於一個區域,比如大的廣場集結點,也就是說只要是有遊行示威的地方,有騷亂有鬧事的地方就有WIFI。

這一傢伙就刺激了更多的人走上街頭,不論是要鬧事的也好,還是吃瓜群眾想蹭網的也好,一時間,鬧事者越來越多……

結果可想而知,這些WIFI幫助動亂者串聯,提供政府人員的信息,對他們進行定位,最後導致卡扎菲政權的覆沒。

局座以前講課的時候,用一幅畫很形象的展示了這樣一種場景:

為什麼廣場上會突然有WIFI?為什麼只要遊行示威幹壞事的地方都有WIFI?

那是有人用手提式發射機,開放了局域的移動網路。誰給錢?那肯定是美國政府給錢,外國的移動公司秘密解決的移動通信,想想看有多可怕?

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的時候,美國使用C-130飛機改裝成了輿論戰的飛機,每天往伊拉克撒傳單,發收音機廣播,說薩達姆這個人可壞了,他哪哪皇宮裡邊存著多少寶藏,他哪個兒子貪污多少,後宮有多少女人,整個政府的官員都是貪污腐敗……

那怎麼辦呢?只有靠美國幫助,支持伊拉克人民推翻這個獨裁政府。然後,美國就以「正義的藍精靈」形象,拉倒了薩達姆的銅像,把美軍駐紮在了那裡。

想想伊朗一個雞蛋突然引發的示威遊行,為什麼能在一周之內蔓延如此之快,如此之大?現在,伊朗正面臨一場考驗。

當地時間1月3日,伊朗革命衛隊司令穆罕默德·阿里·賈法里宣布,震動伊朗的動亂已告結束,遊行示威者沒有得到任何結果。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向3個省份派遣軍隊,鎮壓了反政府的騷亂,並防止發生新的騷亂。

值得注意的,伊朗革命衛隊的聲明,是在川普承諾美國會在「適當的時候」給予伊朗人民必要的幫助後作出的。而現在伊朗正在處理自己的內政,我們保持關注。局座提醒,要對網路戰、信息戰、輿論戰,保持足夠的重視。

想了解更多張召忠文章、音頻、視頻、圖片資料,請加關注「局座召忠」微信公眾號。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