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來吧,找回生活失落的詩與遠方!

來吧,找回生活失落的詩與遠方!

《詩詞大會》受到熱捧,反映了社會各個層面的人內心裡對於詩詞的強烈渴求。我們處在一個短平快的社會,只是暫時把我們內心對於詩詞的渴求壓抑住了。但人對於精神的追求是永恆的,快節奏的生活從本質上說,並非一個人所想追求的自在、自然的生活。所以,可以說是詩詞喚醒了民眾心中沉睡已久的詩心。

今日微信與大家分享《羊城晚報》2月12日A07版的報道《喚醒沉睡已久的詩心——中山大學中文系彭玉平教授專訪》(記者吳小攀、通訊員翁小築),本次轉載有刪節。

彭玉平

復旦大學文學博士,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長江學者。

研究專業為文學批評史、古代文學,研究方向為古代詩文與詩文批評,目前側重詞學研究。

喚醒沉睡已久的詩心

中山大學中文系彭玉平教授專訪

羊城晚報:對央視熱播的《詩詞大會》您怎麼評價?打多少分?

彭玉平:《詩詞大會》受關注、受歡迎的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除了在讀的學生關注,我的同行——他們平常討論的大多是陽春白雪的問題——也有很多人在討論《詩詞大會》。當然,有褒有貶,但受到關注就是節目的成功。詩詞研究者是一個比較挑剔的群體,這個群體也能在相當程度上接受、肯定這個節目,反映了這個節目的受眾覆蓋面確實是相當廣泛了。我對《詩詞大會》總體是肯定的,不僅僅因為這個節目的主題是「詩詞」,而且我能感受到在這個節目背後,策劃者所下的功夫非常深;如果要打分的話我會給它打80分——這在我打的綜藝節目分數中已經是很高的了。

羊城晚報:可以說這個節目做到了雅俗共賞。

彭玉平:是的,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事情。也許從俗到雅要容易一些,而從雅到俗就困難得多。此前很多人也包括我們研究者這一群體中的不少人認為,學者們所研究的詩詞是與社會脫節的,是一種歷史現象,它們可能在當代社會並不受歡迎。但通過這個詩詞大會,可以發現原來詩詞在民眾中那麼受歡迎。這也值得我們反思:如何將高端的、陽春白雪的研究與現實的詩詞普及結合起來?這個節目不僅邁出了很好的一步,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做出了很好的示範。

羊城晚報:《詩詞大會》出乎意料的火熱,說明了什麼問題?

彭玉平說明我們長期以來對於傳統詩詞與當下生活的關係的判斷是有偏差的。這是一個高速發展的信息社會,也是一個短平快、追求速度與效率的時代。而詩詞是一種比較舒緩、從容、優雅的精神遺產。我們之前可能會有一種誤判,覺得詩詞在生活當中顯得邊緣化,可有可無。但是,這次《詩詞大會》受到熱捧,恰恰反映了社會各個層面的人內心裡對於詩詞的強烈渴求。我們處在一個短平快的社會,只是暫時把我們內心對於詩詞的渴求壓抑住了。但人對於精神的追求是永恆的,快節奏的生活從本質上說,並非一個人所想追求的自在、自然的生活。所以,可以說是詩詞喚醒了民眾心中沉睡已久的詩心。

每個人都有詩心,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詩才,都能寫出美妙的詩篇;但一個人寫不出詩歌,並不意味著這個人就沒有詩心。就像無論是都市女白領,還是鄉村女青年,都會對結婚時候新郎手捧的那束鮮花怦然心動。這種對鮮花心動的感覺就是詩心。詩詞就相當於我們生活中的這一捧鮮花,它是快節奏生活的舒緩劑,是空虛時候的安慰劑,是把從容引向高雅的催化劑。所以詩詞平時看上去離我們很遠,其實它一直沉澱在我們內心,很容易被煥發出來。這就是《詩詞大會》受熱捧的最根本的原因所在。

羊城晚報:與以往「跑男」、《快樂大本營》這類流行一時的綜藝節目相比,近些年來《成語大會》《漢字聽寫大會》等節目也很受歡迎,這是否代表了一種社會文化風尚的倡導和轉向?

彭玉平:我覺得總體上可以這麼認為。特別是「詩詞大會」的策劃及播出是很有魄力的,這也可以從它們的播出安排看出來。第一,它在央視一套播出;第二,它在黃金時段播出;第三,它在春節期間播出。將這三個元素綜合在一起,他們應該是做過調研的。這不僅反映了一個電視台對詩詞的重視,也是國家層面對於詩詞的重視。我是研究國學的,我已經感覺到一個「詩歌的春天」「國學的春天」彷彿就在不遠處了。

羊城晚報:第二季《詩詞大會》的冠軍竟然是年僅16歲的中學生,收看節目的觀眾中也有很多是90后、00后,這是否說明已經有更多年輕人加入了傳統詩詞熱潮中?

彭玉平:這次參賽選手確實大部分是年輕人:第一,這個年齡階段正處於學習狀態,所以他們對於詩詞的學習熱情比較大;第二,詩詞是講究靈性的,明代的李贄曾說有童心就有真心,有真心就有詩心。學生階段童心總體保持得比較好,容易與詩詞走近;第三,他們現在的記憶力比較好。也許他們對詩詞的理解沒那麼深刻,但從記憶方面來說,要辦一個詩詞方面的「最強大腦」,年輕人顯然更有優勢,這也反映詩詞的教育在學校方面已初見成效。國學振興的希望就在於讓年輕一代關心、關注、喜歡國學,並為以後進一步了解精深國學打好基礎。

羊城晚報:「詩詞大會」有什麼不足或需要完善的地方?

彭玉平:任何節目都不可能是完美的,詩詞大會很成功,但成功的同時,我覺得也有一些可以調整或提高的地方:第一,這個節目更偏重於記憶,相對忽視情感的闡發和審美的共鳴,這是一個較大的缺點。因為詩詞不是記憶所能解決的事情,詩詞大會不能總是辦成詩詞的「最強大腦」——初期是可以的。詩詞真正的精妙之處是心與心的共鳴。古人曾說詩無達詁,有很多的闡釋空間。在對詩的不同闡釋當中,把詩的意義拓展,也能看出闡釋者的胸懷和胸襟。這個環節在《詩詞大會》中比較受冷落,使《詩詞大會》有點顯得偏重詩歌的語言形式。第二,評委過多受到文案策劃的限制,所以現場的評審中規中矩,知識的介紹居多,然而這些知識大多詞典、百度可見。我認為評委回答的問題應該是百度上查不到以及書本很難找到答案的,應該多做關於情感和審美方面的引導,不能把詩詞大會弄成歷史大會。歷史講究的是事實,文學除了講事實,更講究感覺。第三,遊戲環節的設置是必要的,但還是有個度的問題。節目一開始也許可以有多一點遊戲,但要慢慢減少。畢竟詩歌是要把人的精神往上導的,而不是往下引。當然,上升也不是無限制的,不能完全上升到陽春白雪。我覺得這三個問題如果解決了的話,《詩詞大會》從知識層面就能上升到精神和審美的層面,這樣的詩詞大會肯定更有魅力。

推薦閱讀

叢書由中山大學吳承學教授、彭玉平教授主編,自2011年起在北京大學出版社陸續出版。叢書目前包括四輯十三種,收錄了當下古代文體學研究的代表性著作,反映了這一學術領域內學者的努力及最新研究成果。

第一輯

吳承學《古典文學風格學》

林崗《口述與案頭》

何詩海《漢魏六朝文體與文化研究》

劉湘蘭《中古敘事文學研究》

第二輯

彭玉平《詩文評的體性》

許雲和《樂府推故》

林崗《明清小說評點》

孫立《日本詩話中的古代詩學研究》

唐雪瑩《民國初期上海戲曲轉型研究》

第三輯

吳承學《古代文體形態研究》

戚世雋《古代劇本形態論稿》

第四輯

蔡宗齊《漢魏晉五言詩的演變》

吳晟《古代詩歌與戲劇互為體用研究》

余意《明代詞史》

李南暉、伏煦、陳凌《古代文體學論著集目(1900—2014)》

李光摩《明代八股文形態研究》

<span class="vote_box skin_help po_left"/><span class="vote_box skin_help po_right"/></span></p></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powered-by="xiumi.us" class="Powered-by-XIUMI V5"><section style="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10px; box-sizing: border-box; " class=""><section style="padding-top: 2px; padding-bottom: 2px; box-sizing: border-box;" class=""><section style="height: 4px; transform: rotate(0deg); -webkit-transform: rotate(0deg); -moz-transform: rotate(0deg); -o-transform: rotate(0deg); float: left; margin-top: -3px;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254, 255, 255);"><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section style="border-top-width: 1px; border-top-style: solid; border-color: rgb(60, 127, 173); margin-top: -2px; box-sizing: border-box;"/><section style="width: 100%; padding: 10px; box-sizing: border-box;" class=""><section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powered-by="xiumi.us" class="Powered-by-XIUMI V5"><section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class=""><section style="text-align: center; color: rgb(170, 38, 38); line-height: 1.8; letter-spacing: 0.5px; padding-right: 10px; padding-left: 10px; box-sizing: border-box;" class=""><p style="clear: none; box-sizing: border-box;"><strong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博雅好書</strong></p><p style="clear: none; box-sizing: border-box;">北京大學出版社文史哲事業部</p><p style="clear: none; box-sizing: border-box;">博識雅行 學知天下</p><p style="clear: none; box-sizing: border-box;"></p></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 style="width: 100%; text-align: right; box-sizing: border-box;"><section style="height: 4px; margin-top: -2px; float: right; transform: rotate(0deg); -webkit-transform: rotate(0deg); -moz-transform: rotate(0deg); -o-transform: rotate(0deg);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254, 255, 255);"><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 style="width: 4px; height: 4px; border-radius: 100%; margin-left: 0.5em; float: left; box-sizing: border-box; background-color: rgb(60, 127, 173);"/></section><section style="clear: both; box-sizing: border-box;"/><section style="border-top-width: 1px; border-top-style: solid; border-color: rgb(60, 127, 173); margin-top: -2px; margin-bottom: 2px; box-sizing: border-box;"/></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powered-by="xiumi.us" class="Powered-by-XIUMI V5"><section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class=""><section style="display: inline-block; vertical-align: bottom; width: 12%; box-sizing: border-box;" class=""><section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powered-by="xiumi.us" class="Powered-by-XIUMI V5"><section style=" text-align: center; margin-right: 0%; margin-left: 0%; box-sizing: border-box; " class=""><img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 box-sizing: border-box;" data-w="200" data-type="gif" data-src="http://mmbiz.qpic.cn/mmbiz_gif/tTdPTTAYXAFMf8Q9Jwm0LuknkuYvdkibwm3xIFeicbvr2jt1hcY78hJQbtut0f5wH4gfuPK8XpghP3w3CedpzT8A/0?wx_fmt=gif" data-ratio="0.8" class=""/></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 style="display: inline-block; vertical-align: bottom; width: 88%; padding-left: 5px; box-sizing: border-box;" class=""><section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powered-by="xiumi.us" class="Powered-by-XIUMI V5"><section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class=""><section style="color: rgb(55, 55, 93); box-sizing: border-box;" class=""><p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點擊「<strong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span style="color: rgb(170, 38, 38); box-sizing: border-box;">閱讀原文</span></strong>」進入北大社官方微店,了解更多博雅好書,還有限量作者簽名本,歡迎選購!<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p></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section><p><br/></p></div>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