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小三」插足 姜至鵬婚內出軌?當事人和律師咋說

「小三」插足 姜至鵬婚內出軌?當事人和律師咋說

原標題:「小三」插足 姜至鵬婚內出軌?當事人和律師咋說

28歲的姜至鵬雖然進入國家男子足球隊只有三年時間,但從小到大,他都是同年齡段的佼佼者。

而從昨晚到今天,他突然成了站在風口浪尖的新聞焦點人物。

昨晚(3月28日)的世預賽亞洲區12強賽,國足客場0比1不敵伊朗,賽後由於自身失誤造成國家隊丟球的左後衛姜至鵬含淚致歉,「挺失落的,下半場剛開始是我的那次解圍失誤,影響到整場比賽的結果,還是……覺得……挺可惜的……」

那瞬間,彷彿他覺得自己成為了國家隊的「罪人」,他也發微博表達歉意(下圖),但不少球迷並沒有過多責怪他。

不過,當姜至鵬還在丟球的悲痛中掙扎時,一名網友在今天凌晨突然微博上發出了一封對他的控訴信。網友「肥豆芽吃生薑姜姜姜」在微博上寫道:「今夜讓#國足#痛失一球的姜至鵬到底是個什麼貨色?——關於國足隊員姜至鵬婚內出軌轉移財產及廣州富力俱樂部包庇旗下球員的實名血淚控訴」,並且@了一系列與姜至鵬有關的球隊和體育類媒體。

此事發生后,紅星新聞第一時間聯繫上了這名爆料網友,她向紅星新聞提供了她和姜至鵬的結婚證。

她說,她是姜至鵬的前妻張之悅,她有話要說。

張之悅與姜至鵬的結婚證

(張之悅向紅星新聞提供)

輸球后姜至鵬前妻現身

稱高中時就和姜談戀愛

2013年結婚,一起在上海買房

網友「肥豆芽吃生薑姜姜姜」告訴紅星新聞,這封控訴信就是她所寫,她是姜至鵬的前妻張之悅。

張之悅發布微博內容截圖

「我和姜至鵬同歲,2006年,他所在的上海東亞足球俱樂部基地在崇明島上,我剛好轉學到位於崇明縣的城橋中學上高中,有一個同學到他們基地看比賽,他們兩人認識后,就介紹我倆認識了。」

「我的經歷其實很簡單,和正常人一樣上大學、工作。在戀愛后的第7年,2013年我們登記結婚了,在結婚的同時,我們共同在上海按揭了一套房。這套房首付花了180萬,貸了280萬左右,首付我們家出了100萬,姜至鵬出了80萬,當時我還把他媽媽給我的50萬彩禮錢也拿了出來。目前還有200多萬的貸款沒還完,每個月要還近2萬元。」

張之悅還向紅星新聞提供了她和姜至鵬當年的結婚證,上面顯示,他們於2013年2月登記結婚(圖片見文章開頭)。而在她的微博里,還有當年她所發的和姜至鵬的親密合影。

張之悅和姜至鵬曾經的親密合影

前妻控訴「小三」插足

對離婚財產分割有異議

1300萬花去哪兒了?

婚後幸福的日子沒過多久,張之悅稱,她就發現姜至鵬和一個名為肖某的女人關係曖昧,她在控訴信里也貼出了相關的聊天內容。

張之悅發布微博內容截圖

「被我發現后,姜至鵬向我認錯了,保證不和肖某再來往,並給她發微信說了,肖某也說你們要好好生活之類的話。但後來如我控訴信里所說,2014年姜至鵬轉會到廣州富力后,我因為有事回了上海,有段時間不在廣州,姜至鵬又和肖某在一起了。」

「姜至鵬到廣州后我就沒有再工作,家裡的經濟大權都由他掌握,我辭掉工作后就隨他到了廣州,平時我的花費很少,他也沒專門給我生活費什麼的,要買什麼東西就拿他的卡去刷,除非我回上海身上錢不夠,他才給我打錢。」

「姜至鵬和肖某於2014年同居后,就一直要求和我離婚,當時我認為和姜至鵬還有感情,就一直不同意。2015年4月,姜至鵬到法院起訴,要和我解除婚姻關係,一審因為我不同意,所以法院就沒有判決。」

張之悅告訴紅星新聞,在一方執意要離婚的情況下,雙方的婚姻走向盡頭,也面臨財產的分割,「半年後,2016年初,姜至鵬又向法院提出了離婚。目前,上海市一中院二審判定離婚,房產判給了我,還另外給了20幾萬元現金。」

控訴信中,張之悅提及了姜至鵬在與「小三」交往期間消費了1300多萬,她告訴紅星新聞,姜至鵬的銀行對賬單顯示,每月幾十萬的資金被轉出,「那是在我們還沒離婚時,有轉移婚內財產的嫌疑。」

張之悅發布微博內容截圖

親口回應兩大質疑

為何姜至鵬輸球后發控訴信?

為何「經濟窘迫」還出國旅遊?

國家隊輸球,姜至鵬道歉,選擇在這個時間點發出這封信是否有意為之?對此,張之悅說:「我沒刻意選在這個時間點發出這款控訴信,我有異議的在於我提供的姜至鵬消費了1300多萬涉嫌轉移資產的證據法院沒有採信,財產分割不合理。」

在張之悅的微博上,一年時間內,張之悅出現在西班牙、美國,狀態頗好,有網友質疑其「經濟窘迫」的表述,張之悅回復:「我母親看我狀態實在不好,帶我去旅遊,去美國是去探親。」

張之悅微博顯示她曾在西班牙、美國

張之悅代理律師:

雙方對財產分割分歧較大

目前對原配妻子比較被動

顧海倫律師從一審之前就一直是張之悅的代理律師,她經歷了司法程序的全過程。就張之悅和姜至鵬兩人的離婚案在司法程序上的糾葛,顧律師向紅星新聞進行了介紹。

根據顧律師的介紹,兩次離婚訴訟都是姜至鵬一方提出的,態度很堅決,張之悅則不同意,「他們兩個原來有很好的感情基礎,在姜至鵬還未出名時就是張之悅一直在照顧她,之後姜至鵬去廣州,張之悅將一份五星級酒店的工作辭去了,專門到廣州照顧對方。」按顧律師的介紹,張之悅始終認為雙方還有感情基礎,認為婚姻關係應予維繫。

對於公眾對財產分割狀況的關心,顧律師稱,雙方存在較大的分歧,「主要是姜至鵬的球員身份,財產狀況究竟如何,法院也沒有做詳細的調查。」對於張之悅在控訴信中提出的對方有轉移隱匿財產行為的說法,顧律師稱,銀行對賬單顯示每月有幾十萬的資金被轉出,但是法院以對賬單沒有對方收款賬戶為由不予支持。

「目前這個狀況,確實對原配妻子張之悅比較被動。」顧律師介紹說,在法院判決前,姜至鵬一度對張之悅威脅說如果不離婚,就不再繼續繳納房屋貸款,而且二審期間,姜至鵬也沒有出現。對於財產分割,顧律師表示,除非張之悅能夠提供直接證明姜至鵬方有過錯的證據,否則結果也不會有太大區別。

對於張之悅發控訴信的「時機」,顧律師否認提供了指導,「發帖之前,她確實給我打了個電話。」顧律師說,很久之前,她就提過這件事,「但這是民事方面的行為,我沒辦法給出法律意見。」

目前,上海市一中院二審判定兩人離婚,張之悅一方正在申請再審,顧律師表示,這是一種審判監督體系,張之悅一方主要是要求法院對姜至鵬一方的財產重新調查。

姜至鵬代理律師:

兩人早沒關係了,姜不想回應此事

房子已給了女方,市值800多萬

「今天上午姜至鵬給我打了電話,他知道張之悅發了控訴信。他認為去年法院就經過二審判決,他已經和張之悅解除了夫妻關係,早就和張之悅沒有關係了。他對控訴信中的內容不想做出回應,他想把他的精力放在工作中,不想讓不相關的事來分散精力。」姜至鵬的二審代理律師王戈這樣告訴紅星新聞。

王戈對紅星新聞稱,「他們這個離婚的案子,前前後後折騰了兩三年,去年底法院已經二審判離了。因為涉及到當事人隱私,我也不方便多說,張之悅可能對離婚判決的財產分割不大滿意,但姜至鵬已經把兩人唯一的房產給了張之悅,這套房在上海的房產市值是800多萬。至於張之悅稱姜至鵬轉移了1000多萬資產,張之悅也知道姜至鵬的工資卡號,這1000多萬是姜至鵬整個職業生涯所得,這個法院已經調查清楚了。」

對於張之悅向法院申請再審一事,王戈稱,「如果沒有重大的新證據,二審就是終審判決,對這個時間點張之悅發出這封信的理由,我也不好做出推測。」

此外,截至紅星新聞發稿前,姜至鵬所屬的廣州富力足球俱樂部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姜至鵬

1989年3月6日出生,職業足球運動員,國家隊隊員,司職左後衛。職業生涯初期,曾效力於上海東亞足球俱樂部,2014年轉會至廣州富力足球俱樂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