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婚姻是場成人遊戲,兒童不宜

婚姻是場成人遊戲,兒童不宜

☝ 一個用心用力的公眾號

去年,我和楊小米一起去西溪玩兒。我們想坐搖櫓的船。船票的制度不太合理,因為上船之後,遊客可以任意加時間,所以碼頭無法控制船回來的時間。沒有上船的人,只能排隊死等。

我們排了很久的隊。這時候來了幾個年輕人。其中有個男生穿著黑色風衣,戴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樣子。

沒等幾分鐘,他就開始大聲地說:「前面的,你們把位置賣給我吧,你們想要多少錢?」

沒有人理他,他繼續說:「時間就是金錢,要不我們競價吧?」把手裡準備交押金的幾百塊人民幣舉起來,晃的嘩嘩響。

除了和他一起來的幾個人,沒有人覺得好笑。可是他還是一副財神爺的樣子,「時間就是金錢,我的時間很值錢……」

看著他眉飛色舞,自我感覺良好的樣子,我和小米相視一下,一句話也沒講。這就是所謂的「渣男」吧?

在今天的社會裡,渣男橫飛。萬一被砸中,這不是萬劫不復嗎?



我曾經應一個老阿姨的要求,給她女兒安排相親。阿姨的女兒,長相平平,身材平平,學歷普通,工作普通,但是趾高氣昂,優越無比。

席間,阿姨抓著女兒的手給我們大家看:「我家的囡囡從小到大,一點家務活都沒有做過的。連喝水的杯子都沒有洗過。」

女孩自己說:「我有追求的,以事業為主。我喜歡用奢侈品,都是我自買的,我財務自由。」

阿姨趕快舉起手裡的蘋果5說:「對呀,還送我蘋果手機……」

雖然我沒有在國內相親過,我明白相親的時候,總要說些臉上貼金的話,抬舉一下自己。

可是就算奢侈品是自己買的,但是住在父母家,吃在父母家,開著父母買的車,把自己淘汰下來的手機送媽媽,這能算是財務自由嗎?

一頓飯吃完,那個被我花言巧語忽悠來的名校優質男,從此就沒有消息了,再也不跟我聯繫了。

這哪裡是個女生啊?分明就是一個沒有世襲稱號也沒有領地的「公主」。

在今天的社會,公主遍地。下嫁給誰,都要兜著走,步步驚心。



前一陣子,海外某網站發了一篇巨長的報道,已經無聲無息的從世界上最大「性玩具」出口國,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性玩具」消耗國。

文章分析了很多原因,其中有一條有傾向性的結論居然是,這麼巨大的消耗,與其說是人性趣勃然興起,幸福指數爆棚,不如說越來越多的人不滿意自己的性生活數量和質量,而選擇了另外的方式來滿足自己。

說白了,相比較尋找身體和精神伴侶而言,人們更傾向於自己滿足自己。

這裡好像有點問題,不過想想也在理。

到目前為止,離婚率已經十二年持續直線上升,據說現在全有超過兩億的單身男女,這還不算那些隱藏深刻的「喪偶式」婚姻。

在婚姻中,每個人都越活越委屈,越活越無助,彷彿陷入了迷途,被困在其中。

當然婚姻幸福指數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但是我覺得,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經過三十年的精心準備,我們終於孵化出一種新型的婚姻模式,叫做:「巨嬰」+「公主」。

從小到大,都被保護的太好,被捧得太高,被溺愛的過分,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原來愛居然需要付出,婚姻需要讓步。

而且這世界上,居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對錯。原來婚姻,除了那個盛大的婚禮,還包括很多其他項目。

我認識這麼一對夫婦。

結婚之後,各自的父母家依舊按照原樣保留著兒時的房間。婚房是婆家出的,裝修和車是女生的彩禮。女方家一直覺得虧,因為這些都是消耗品,不像房子是增值品。

在沒有孩子之前,婆婆每周去婚房打掃三次,並順便準備好水果小食放冰箱里。小兩口下了班通常去丈母娘家吃晚飯,吃完根據狀態,選擇留宿或者會自己新房。

後來,女生懷孕了,從此常住娘家。男生則是在丈母娘和自己父母家輪流住。

有天,男生讓女生給他做咖啡,第一次,牛奶放多了,不夠熱,微波爐轉了下,太熱燙到了嘴巴。女生委屈:「懷著孕伺候他,居然還不滿意。」

男生也委屈:「我加了一晚上的班,懷孕又不是病,做杯咖啡而已,何必這麼委屈?」

就為這事,他們離婚了。過了一周,他們想了想,畢竟懷著孩子,又復婚了。

不過他們終究還是離婚了,男人出軌,搭上了公司新來的學妹。女生去做了引產。從此一拍兩散,各不相欠。

在這個故事裡,最不幸也是最幸運的恐怕是那個沒有拿到出世許可,半路被打回府的孩子。與其註定一生辛苦,還不如重新再來,投個好胎。

我認識這渣男的時候,是他離婚幾年了。他還是住在父母家裡,過著快樂單身生活。

我問他:「那段失敗的婚姻,到底給他帶來什麼?」

他想了想說:「除了名義上,我是已經離過婚的男人,好想沒什麼。好像是在過家家,結婚離婚彷彿都是一場若近若遠的夢,深陷其中,卻又覺得根本和我毫無關係。」

我說:「你根本就結了個假婚。」

僅僅是合情合法的有性生活的婚姻,叫「走婚」,僅僅適用於僅存的少許母系部落。在正常社會中,婚姻第一要素是結婚雙方彼此共同生活,不是結婚雙方家族共同生活。

事實上,這對作到家的夫婦並不罕見,我不知道多少年輕的夫婦,結婚之後,還是呆在父母的家中,過著這種走婚生活。

2016年12月,武志紅出版了那本一針見血,犀利無比的書《巨嬰國》。

的確,我們活在一個畸形的時代,到處都是已經長成成人形狀,但是心裡尚且是嬰兒的巨嬰。

媽寶男們,要的是一個無微不至的,如媽媽一樣,可以依靠的女人。

公主女們,要的是一個無微不至的,如霸道總裁一樣,有偏執盲從的男人。

每個人都想獲得最多的愛,獲得最多的關注,獲得最好的人生,每個人都是世界中心,我們不能理解,也無法接受,任何違背自己的意念的想法。

毀掉我們的婚姻的,其實就是兩個詞:應該和委屈。

你應該做飯,應該養家,應該想到,應該去做……

我委屈,我委屈,我委屈,我委屈……

「委屈」這個詞,很。初到法國的時候,我和當年的男朋友吵架。我想說:「我生氣,是因為我委屈。」可是翻了很多字典,我才發現,法語中根本沒有「委屈」這個詞。

說到底,無論是「應該」,還是「委屈」的出發點是一致的。

我們都宛如孩童一樣,把責任推給別人,把要求也加給別人,都不是我的錯,所以你才應該,我才委屈,反正不是我的錯。

事實上,比起羅密歐和朱麗葉,賈寶玉和林黛玉,各個國家在近代之所以大大推遲了結婚年齡,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婚姻屬於成人,少兒不宜。

這裡的成人,指向不是生理髮育,而是心裡成熟程度。成人需要有一定標準的心智成熟和自理能力。

可以自己辨明是非,獨立思考,有一定的界限感,可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只可惜,今天巨嬰遍地,就算到了皺紋迭起,真正成人的卻還不多。

結婚不能拯救你,離婚更不能拯救你,原生家庭並不有負於你,原生家庭更沒有虧欠你。

與其永遠在自怨自艾的委屈,不如走出自己的封殼,努力變得成熟,可以擔負自己,能夠深思自己的選擇。

我臆想,也許民政局應該研發一套心理測試,結婚來登記的時候,先做測試。心智成熟者,方能登記。

今天我說的一個現象,不是一個道理。

渣男真的是一把把的,到處都是,可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公主,也是多如牛毛,到處都是。

lulu_blog

微博:@盧璐說

我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