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夜思|相親鄙視鏈,這是愛情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夜思|相親鄙視鏈,這是愛情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媒體熱議的相親鄙視鏈,讓我想起也曾在北京的公園裡見過這種場景:一溜排的大爺大媽,端坐在小板凳上,每人面前的空地上擺一張紙片,整整齊齊,井然有序。乍一看彷彿某種大型宣傳活動,頗有氣勢,唬得我一愣。

混在人群里上前瞄了一眼,大爺大媽們竟然是替子女相親來的,那地上的紙片便是徵婚簡歷,無非列了幾行個人介紹,而戶籍、收入、房產、學歷等條件用大紅的加粗字體描了出來,在一片慘白的底色上十分耀眼。

此刻,一個個有血有肉、有思想有靈魂的男孩女孩,齊刷刷地被壓扁成一張張A4紙,被抽出一條條硬性條件,赤裸裸地躺在被太陽烤熱的水泥地上,供眾多看客品咂和掂量。

我莫名其妙地想起《簡愛》里那句著名的「我們是平等的……至少我們通過墳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眼前地畫面似乎在以一種譏諷的方式印證這句話話,是啊,可不是通過公園相親平台,平等地站在一起了嘛,一人一張紙一個位,可不能佔兩個位。想到這兒,不由地沖旁邊大爺一樂,這一樂可不要緊,大爺喜上眉梢道:「姑娘,怎麼樣,我兒子條件還可以吧?」

「平等」是「平等」了,人性的尊嚴也被抹殺了。這簡直不是作為人的平等,而是作為物的平等。這種待價而沽的商品式相親被網友們戲稱為「人口販賣市場」。透過一張張砍枝去葉的徵婚簡歷,我只能看到一張張相似的、模糊的臉。

他們是寬輪廓粗線條的,缺乏細節。而砍掉的枝、去掉的葉,才是人與人不同的地方,才是他們身上動人的、戲劇性的地方。一張單薄的A4紙,又怎麼能承受得起一個人一生的重量呢?

大爺大媽們通過瀏覽相親材料,以及粗略的信息採集(即你來我往,看似閑聊嘮嗑、實則互相摸底),就想為子女覓得一個合適的對象,簡直有些揠苗助長、急功近利的意味了。一場感情,如果沒有經過從相識到相知的自然發展過程,就像打了催熟激素的瓜果,將承受更大的畸變風險。

但在另一方面,子女擔有更大的責任,大爺大媽們的相親也是出於愛子的無奈之舉,不宜苛責。大部分的80后75后的子女們正忙於事業,時間和精力在城市的快節奏中消失殆盡,又確實難有與異性相處的機會,只得讓老爹老娘親自出馬。

當然也不排除子女性格中缺乏自主性和獨立性的因素,他們無法解除對於父母的依賴性,父母一把年紀仍要操心家事,這樣的式「巨嬰」並不少見。

不過人們質疑最多的,還不只是大爺大媽這種為子女相親的方式,更在於他們眼中的擇偶標準。昨天的新聞里一句「不考慮沒北京戶口的姑娘,有戶口殘疾也行」瞬間引爆了輿論場。

北京人與外地人的隔膜、地域歧視等問題又被推上風口浪尖。新浪微博的評論里幾乎一邊倒地吐槽北京人「總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而北京人則委屈地辯解「確實和外地人生活習慣不同」「有些外地人目的不純,結婚了拿到北京戶口就離婚」,一時間雙方據理力爭,僵持不下。

如果說「要求北京戶口」還能被理解,那麼「堅決不要女博士」這種價值觀我就真的不能理解了。在媒體預估的式相親鄙視鏈上,女性學歷中的大專學歷和高中學歷竟然力壓博士和海歸博士,最終,女博士和女海歸博士墊底,與她們同等級的男性是「大專高中」學歷。

如果「女博士」們的冤屈還有歷史原因可循,而生肖為羊的姑娘們則真真冤得六月飛雪了。僅僅是因為生肖為羊,無論再有什麼優點也被一棒打死了。「十羊九不全」,「找兒媳堅決不找羊」,大爺大媽們抱著這樣的迷信心理令網友們啼笑皆非:屬羊的吃你家草了!

奇葩的擇偶標準已充分暴露出父母代子相親的弊端。一個最大的弊端就是,大爺大媽們的判斷里總有他們那個時代的殘影。傳統價值觀念、迷信思想深植於老一輩的內心,根深蒂固,他們仍在用他們的經驗世故衡量人事--相親鄙視鏈的媒體想象中,年輕一代是缺席的,他們的擇偶觀被漫畫化和妖魔化,成為無奈的背鍋者。深情總是被辜負,人口販賣市場,這是愛情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大爺大媽們在公園裡相親,抱的是一種功利主義的心理,底線是不吃虧,目標是攫取利益。他們不約而同地列齣子女具備的各種條件,「明碼標價」,堅持不懈地尋找高於自身價碼,或者至少價碼相等的另一半。

一面想攀高枝,向更高的階層滾動,哪怕只滾動一寸,一面冷臉拒絕下面攀來的枝條,生怕已有的利益被分走一杯羹。眾人皆如此,那就難有相親成功的例子。這是一場精明人的遊戲。但他們忘了,愛情哪有這麼算計來的?真愛難道可以估價嗎?

我將昨天的新聞發給一個北京同學,她隨後在朋友圈寫到「國小三年級看福爾摩斯探案全集,裡面華生初識他妻子不久,她就失去了本應繼承的巨額財產。

華生說,太好了,現在我終於可以說我愛你,終於可以證明我愛的是你。這是我童年記憶里的第一個愛情橋段,也是最喜歡的一個。」

推薦閱讀

①哈市公布省重點高中第一批次統招錄取分數丨哈三中 539.50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