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鑒片 | 逆襲夢想,青春燃向!和《入殮師》一樣好看的《哀樂女子天團》把網大規格提升了三級!

鑒片 | 逆襲夢想,青春燃向!和《入殮師》一樣好看的《哀樂女子天團》把網大規格提升了三級!

很久都沒有一部片子值得的平台與片方以這樣的規模宣傳了,在網路大電影的圈子裡。從平台內部試映,愛奇藝世界大會特別推薦,上海電影節專場試映,校園路演活動,到6月28日北京首映發布會……這部由愛奇藝與慈文傳媒聯手打造網路大電影《哀樂女子天團》在6月30日下午16點愛奇藝上線之前,在業內就已經成為了一個被傳開了的話題。

一部網路大電影拍到極致又能是什麼效果?大部分人都是不信邪的。能如票房兩千多萬還在持續增長的今年最佳《斗戰勝佛》一樣?並非資本思維不適用於此,而是在你看完這部電影之後,已經根本不在意它將來會有多少點擊量,會有多少票房,這部每每都以陣陣觀眾抽泣聲散場的電影,或許讓很多網大從業人都會想起當初的那個電影夢。多少人因為夢想而入行,又有多少人將夢想展現給了世界?

以「喪」的名義逆襲夢想,熱血燃向青春片的另類可行性

電影從三名因追求音樂夢想組成樂隊的女孩找工作開始,誤將殯葬服務招募唱喪樂隊的招募啟事當做普通工作招募的山山,帶著宮芯和Leo兩位小夥伴被高薪酬誘惑簽訂工作合同,但直到第一次開工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在出殯中為死者唱喪。新加入的三位音樂女孩與原本團隊里的哭喪姐妹花有了不愉快的初會面,並且搞砸了喪禮現場,使得公司何老闆不僅被打還要賠款。

何老闆以違約相逼,讓本想撂擔子走人的三位女孩留下繼續唱喪。在一位中年人的喪禮上,三人又與哭喪姐妹花賭氣飆歌,場面一度尷尬。這一舉動意外引出死者生前三位好友重執樂器,三人在唱喪舞台上以大家曾經共同追過的一曲搖滾,與好友做生死告別。這也成了三位女孩對夢想與生活的感悟契機。

原本意氣用事的三位女孩與哭喪姐妹花冰釋前嫌,用心地以歌聲送每一位死者走向極樂往生,也在此期間看到了許多生死真情,對自己所從事的殯葬行業越來越尊敬,也感受到唱喪與殯葬行業承擔的深重意義。不料,在這個時候她們意外地收到娛樂經紀公司的錄用函,表示可以將他們包裝成偶像歌手出道,條件是希望三人與曾經從事的殯葬業劃清界限,否則一定會影響形象。正在為此事猶豫不決的三人,因為懼怕錯失出道機會而沒有現身曾經疼愛他們的方叔葬禮。深感愧疚之下,三人感悟到真正的夢想不分行業,心中有夢想,在任何舞台皆能實現。

鑒於國人因長久的文化積累而養成的對殯葬生死之事的忌諱,我們在任何方面都對這個行業敬而遠之,或覺得拿捏不好有失禮數,或覺得晦氣不吉繞道而行。直到日本一部《入殮師》勇奪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等眾多國際獎項,人們的觀念才有所扭轉。相繼地,英國拍出了一部《殯葬師》,台灣拍出了一部《命運化妝師》,這些影片不僅探究人生哲理,拍攝質量也均屬上乘。韓國早期也有一部《幸福的殯儀員》,似乎每個拍攝殯葬這樣特殊行業的電影人因為對行業心存敬畏,所以這類題材的電影拍攝更為細緻認真,也自然與「品質」二字掛鉤。

《哀樂女子天團》不僅是網大中首部與殯葬有關的電影,更將殯葬這一嚴肅的元素與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少女音樂夢想這樣的青春題材結合在一起,冷靜與熱血,死氣與活力,瞬間火花四射,以黑色幽默直戳人心。

網大的優勢本就在於以靈活的觀影方式吸引各種不同的觀影人群,這使得電影人自身也在挖掘更多題材,以更優質的方式吸引流量,這些都讓網大的未來存在了無限的可能性。

品質的保證並非大公司的品牌,而是對內容的深挖細摳

在看過《哀樂女子天團》之前,很多人都沒有想過原來網大可以拍成這樣,很多人也沒有想過傳統影視公司拍網大原來是這個效果。在很多網大電影人還在忙著連故事都說不清楚的時候,這部電影就已經在故事完整、畫面唯美的基礎上升華到了思考人生的內涵境界了。

如果有很多在網大混跡比較久的行業人認為,這是愛奇藝與慈文傳媒強強聯手而產出的作品,自己的作品與之沒有可比性的話,大概就是一種網大電影人在傳統影視人入局后帶來的強大競爭之下,一種自暴自棄的惰性。反之,2017年網大進入2.0的品質時代,行業在摒棄「黃暴Low」元素之後,反思該如何提高自身的內容製作,《哀樂女子天團》恰恰在這一迷茫期給予許多行業人一個很好的示範。

本片兩位導演桑木天與劉博文都是年輕電影創作人,劉博文作為90后導演很喜歡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風格,對標《海街日記》等日本治癒系清新電影,《哀樂女子天團》以日式小清新畫風作為基礎基調,畫面明亮,色調清雅,海邊城市輔以遼闊的海岸與呼嘯的海風,放大了整個屏幕的視覺效果。山山、宮芯與Leo組成的樂隊雖然是搖滾樂隊,但更偏向於日式女子團體,音樂中盡訴青春與夢想,沒有嘶吼但且狂放,配合了官方微博公開的日文限定版預告,無論是「あなたの夢は何ですか?(你的夢想是什麼?)」還是「夢を、大切に。(珍惜夢想。)」這樣的標語,都透露著一股中二但無所畏懼的風格,盡情揮灑了青春荷爾蒙,用AKB48《Give Me Five》風格的偽搖滾,唱出了少年人對夢想的追求。

少女有自己的音樂風格,真正的搖滾體現在飾演中年死者朋友的三位大叔身上,台上奮力嘶吼的是黑豹樂隊的《無地自容》,某些年代,是搖滾的標誌。眼尖的看客也發現,大叔的扮演者正是黑豹樂隊秦勇本尊,作為上一代樂壇的追夢人,用他們的故事給少女們重啟人生,再適合不過。加上這部影片兩首原創一首翻唱的插曲,音樂元素完全過關。

故事、畫面、音樂這三方面的絕妙配合已經能將電影的內容完整地呈現給觀影者,可是即使拿到了公開放映許可證「龍標」,《哀樂女子天團》的本意還是以網路為主要播放載體。趣味也好,網感也好,電影里都少不了。很多人對劇情中「對棚」的場景印象深刻,通過兩組完全不同的唱喪團隊現場Battle。鬥魚最有人氣的主播之一「霹靂爺們兒」變身殺馬特三人組與少女們Battle,呈現出真實版的「墳頭蹦迪」來應和 「哀樂+女子天團」的主題,三位少女連出道后的組合名「FT Girls」都來源於「墳頭」的拼音縮寫。

「唱喪」吸引眼球,少女追求音樂夢想的題材垂直少年人群,黑豹搖滾輻射更廣泛人群,這些配置看似並不難做,只看你是否用心去照顧到方方面面。生死傳達大情,夢想激勵小我,能從大局到細節帶動全情投入的觀影體驗,這並非在於是否有傳統影視公司來製作,對內容的深挖精耕是每一個電影人遲早要走的一步。

只是脫離了以往網大套路、走向院線風格的電影,是否能吸引原本網大群體來點擊,或開闢一條籠絡新觀眾群的道路,就要看影片今日(6月30日)上線后的點擊量表現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