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聯儲加息之舉扯痛全球神經

美聯儲加息之舉扯痛全球神經

中金網03月21日訊,隨著美聯儲上周三(3月15日)宣布10年內的第三次加息,世界各國都不得不承受全球經濟中正在發生的一個重要變化的後果。

資金撤離新興市場、穩定流向美國的勢頭增強。在外界預計美聯儲今年會進一步加息的情況下,發展家正在為其他影響做準備:投資撤離加劇,貨幣進一步貶值,更多經濟體趨於疲弱。

美聯儲的職責只需要對美國民眾負責。在經濟困難,企業不願招聘時,美聯儲會通過下調利率來降低資金成本。在經濟形勢看好,對物價攀升的擔憂加劇時,美聯儲會通過上調利率並收緊信貸來給經濟降溫。

然而實際上,美聯儲卻是全世界的中央銀行。

美元是使用最廣的儲蓄和貿易結算貨幣。當美聯儲下調利率時,美元的吸引力會降低,這會鼓勵投資者去其他地方尋求回報。當美聯儲上調利率時,投資者會改變策略,撤離資金並變賣其他貨幣。

在土耳其,熬過了未遂軍事政變、鎮壓以及接連不斷的恐怖襲擊的店主,現在正在努力應對土耳其里拉大幅貶值的問題,這種貶值已經導致進口商品漲價。

在馬來西亞,由於當地貨幣貶值,企業要為以美元定價的商品支付更高 成本。在墨西哥,家庭因動蕩的貨幣而受到強烈衝擊——該國貨幣本來就因美國川普總統威脅對墨西哥貨物徵稅而變得疲軟。對於墨西哥境內、在美國墨西哥邊境處的工廠工作的工人來說,如今以墨西哥比索結算工資就相當於美聯儲在扣他們的工資。

換言之,美聯儲的威力可能造成巨大創傷,尤其對不太富裕的地方更是如此。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美聯儲採取了非常規措施以保持信貸流動。結果導致投資湧入新興市場。

貿易協會國際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顯示,2009年就有逾2590億美元流入發展家。從2010年到2015年,那些地方的年均流入資金為3280億美元。

2013年春,美聯儲減緩刺激措施的計劃震驚了市場。之後,投資者蜂擁退出新興國家,導致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亞、南非和土耳其的貨幣暴跌,也就是著名的「削減恐慌」(taper tantrum)。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Economics)的國際貿易專家加里·克萊德·赫夫鮑爾(Gary Clyde Hufbauer)表示,「利率上升對新興國家的影響是巨大的, 這是件大事。」

不過,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今年預料之中的利率上調產生的影響會小得多。因為美聯儲提前透露了自己的計劃,給投資者提供了做準備的時間。很多新興國家儲備了更多美元,以抵禦貨幣貶值。

然而,有些國家已經出現壓力。

自5月份以來,土耳其貨幣對美元的價格下跌了約25%,土耳其政府儲備貨幣本就相對較少。自川普威脅要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重新進行談判以來,墨西哥比索一直在下跌。周四,對美聯儲的行動做出快速反應,上調了本國貨幣的利率。

在投資界,墨西哥比索代表著所有的發展家貨幣,在市場情緒轉為負面時比索會遭到打壓。華盛頓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Research)主任馬克·韋斯布羅特(Mark Weisbrot) 表示,「對任何認為新興市場將出現糟糕情況的人來說,墨西哥比索下跌是新興市場貨幣下跌的第一站,墨西哥比索很脆弱。」

此外,隨著經濟放緩,整個東南亞的經濟增長也隨之放緩。不再像從前那樣購買馬來西亞大宗商品。

馬來西亞還面臨潛在的政治不穩定性,總理納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正被指控與他親近的人從他監管的一項國家投資基金中獲取了10億美元的不法收入。

甚至在美聯儲加息之前,全球投資者也在逃離馬來西亞。外國人曾擁有馬來西亞本地債券一半以上的份額,但自去年8月以來,他們拋售了17%的相關債券。去年11月,馬來西亞對貨幣流動實施控制之後,他們更緊張了。

去年,馬來西亞貨幣林吉特兌美元的匯率下跌了8%。對馬來西亞的消費者以及為他們服務的公司來說,進口商品變得越來越昂貴。

在整個墨西哥,疲軟的比索一直在抬高從汽車、燃氣到玉米餅的所有商品的價格。截至今年2月,物價的年增速達到近5%,墨西哥通貨膨脹率達到7年來的最高值。

墨西哥央行一直在穩步提高利率,以便在可能出現的對美貿易戰中保護本國貨幣。隨著美聯儲帶來更多壓力,很多分析師預計墨西哥央行會在本月再次提高利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