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共享洗衣」也來了,這種模式能有出路嗎?

「共享洗衣」也來了,這種模式能有出路嗎?

2016 年,共享經濟在的創業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UberAirbnb 等企業的啟發下,創業者們發明了共享腳踏車

橙黃藍紅綠……各色的腳踏車宛如彩虹一般從天而降,擠滿了整個城市。

共享充電寶絕對是共享腳踏車最優秀的學徒。

如今我們在商場或者車站等公共場所,經常會發現共享充電寶裝置。

與共享腳踏車邏輯一樣,用戶只需要掃描二維碼,就可以拿到一個共享的充電寶。

充電寶製造商可以推出共享充電寶,雨傘製造商可以推出共享雨傘……

緊接著,共享籃球、共享汽車、共享馬扎、共享健身房,大有世間萬物皆可共享之勢。

所以,共享洗衣機也來了。

悠洗3000萬融資,讓悠洗這一平台廣為人知。

作為一家洗衣租賃共享平台,悠洗創立於20157月。

它將用戶群體瞄準了高校、大型工廠、快捷酒店等這些人群集聚的地方,通過以租代購的形式在這些地方布局洗衣機。

悠洗的洗衣機分為公用和私用兩種,公用洗衣機主要放在宿舍樓公共洗衣房,私用洗衣機則是租賃給個人使用。

不論是是公用還是私用的,這些洗衣機都由租賃平台提供,平台通過以租代購的形式獲取,直到成本回收完畢再過戶進來。

也就是說租賃模式是其核心。而公共投幣式洗衣機則是私人投放的商業經營。

此外,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在於,共享洗衣機有了互聯網的助力。雖然看起來只是支付方式不一樣,公共投幣洗衣機用硬幣支付,共享洗衣機則是移動支付,但其根本的差別在於用戶數據的收集。

換句話說就是,公共投幣洗衣機無法採集用戶的使用數據,比如單台機器的使用頻率、用戶平台使用的重複率等等,但是共享洗衣機可以通過APP平台做到。數據的採集可以控制和降低風險成本。

洗衣租賃共享平台悠洗創立之初,目標市場就是高校。

打算通過與學校合作,在每間學生宿舍放置一台洗衣機。學生可以通過手機App和微信端實時查看設備運行狀態,在線支付后使用,洗衣預約、洗滌模式選擇等操作均可線上遠程進行。

不過,經過兩年多摸索,在投資方影響下,悠洗開始布局藍領市場,並在工廠職工宿舍發展與高校私用模式并行的公用模式。

其後,來自百潤央銀的天使輪資金也加速了悠洗進軍工廠的步伐。憑藉投資方的渠道,悠洗先後進入才子、安踏等30余家工廠,共投放約1500台設備。

與高校情況不同,考慮到工廠的人員流動性較大,悠洗採用了公用型的投放模式。具體來說,便是以約501的人機配比在每層宿舍樓安裝洗衣機。

在此期間,為提高用戶使用體驗,優化了軟體的線上使用流程,如清洗過程中設置三次提醒:在洗衣結束前五分鐘、洗衣結束和結束後半個小時,系統分別向用戶推送取衣提示。

「共享洗衣機」至此開始向前邁步。

「共享經濟」似乎成為了一個筐,什麼東西都能往裡面裝。

但是從本質上來說,共享經濟一定程度上弱化擁有權和強化使用權,腳踏車、汽車這些產品能夠對使用權進行碎片化分割,在滿足公共場所隨機性需求的同時,能夠實現資源利用最大化。

然而,類似空調和冰箱、電視和洗衣機這些家電產品多為家庭私用、固化,擁有權和使用權高度重合,很難成為大眾化消費方式。

到底「共享洗衣機」能否佔領市場,還存在很多疑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