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尋找貓咪~QQ 地點 桃園市桃園區 Taoyuan , Taoyuan

Zi 字媒體

原標題:博鰲論壇建議讓醫生用時間來賺錢

法制網記者 張維

的醫改已然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醫療資源的均衡分配,以葯養醫難題的破解,對醫療費用上漲的有效抑制等,是醫改過程中最受公眾關注的話題,也是關乎醫改成敗的關鍵。

在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上,關於醫改的討論成為重要議程。26日,「醫改的『十三五』:期待與挑戰」分論壇舉行,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經濟學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國務院醫改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劉國恩表示,必須改變醫療服務的現有支付體系,「醫生的工作沒有得到很好的回報,他們不願意花時間治療病人,而是開很多的葯,我們要改變支付系統,讓醫生願意花時間看病。」

如果藥物不能掙錢

以葯養醫,近些年來受到的詬病只多不少,頗受爭議。

中央的治理早在上個世紀末就已開始。1997年國務院《關於衛生改革與發展的決定》中最早提出,要「實行醫藥分開核算、分別管理」。

2002年2月,國務院八部委聯合發文,明確指出,「解決當前存在的以葯養醫問題,必須切斷醫療機構和藥品營銷之間的直接經濟利益聯繫。要在逐步規範財政補助方式和調整醫療服務價格的基礎上,把醫院的門診藥房改為藥品零售企業,獨立核算、照章納稅」。

醫藥分開提出這麼多年,但實際效果並不盡如人意。

本屆政府更是加大改革力度,提出明確的具體目標。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於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意見》指出,力爭到2017年葯佔比縮小到30%左右。

2016年12月27日,國務院印發了《「十三五」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規劃》,其中不乏旨在破除以葯養醫,解決看病難和看病貴的一系列具體措施。

和睦家醫療總裁李碧菁對於政府的重視表示讚賞。她認為,如果要達到目標的話,要把利益相關方的利益協調起來,這就需要革命性的變革。比如說,規定某些醫院不能夠在藥物定價上利潤超過多少。

「如果藥物不能掙錢的話,那他們的錢從哪來呢?他們就會進行更多的測試和更多的干預治療來掙錢。這就像一個機制,你把一塊木板抽出來,其他木板變得更緊了。」李碧菁說。

要把責任還給醫院

「對於的情形,我會更樂觀。」美敦力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奧馬爾·伊什萊克說。他同時表示,支付體系一定要基於結果改變,制定一個路線圖,在一定時間完成。

對於支付體系的改變作為醫改的關鍵點,參加論壇的專家均表示認同。

李碧菁認為,定價體制和支付體系在是醫療保險問題的根源,「這個如果不改變的話,其他都不會改變。」

劉國恩強調,之所以出現大規模的以葯養醫問題,就是因為「過去我們對醫生的支付手段出了很大的問題」,如果對醫生和醫院的支付進行改變,如門診按人頭的話,醫院就會做更多的選擇,「政府就不需要來干預醫藥製造商和醫院」。

他表示,現在政府想做的事情就是管理好處方葯,然後給醫生的時間支付。如果醫生不開處方葯,有可能會從別的地方掙錢。如果醫生在患者身上因為花了時間而掙很多錢的話,他們就會越來越願意在患者身上花時間。「我們需要進行支付的改革,這樣可以把責任還給醫院,基於合同來進行支付。」

武田藥品工業株式會社企業傳播和公共事務行政總裁平手晴彥認為,醫院掙的錢是來自於買賣藥品,是很不健康的方式。日本已經分離了醫藥,「醫院只會給你開處方,他們不賣葯,患者去獨立的藥房拿葯,醫院並不會從賣葯中收穫任何東西,他們完全是做一個科學的醫學判斷。」

這也需要更好地支付醫生,「否則的話,就不會有恰當的技巧的醫生。」平手晴彥說。在發達國家,醫生工資可能比一般大城市的商人拿的錢多兩三倍,這樣他才能有動力全面地學習醫療知識。

醫生上行下行通暢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有300萬醫生,但因為制度原因,醫生都願意去三甲醫院工作,而不願下行到社區醫院。」劉國恩說。

他認為,如果我們通過改變現有的管理體系,鼓勵醫生從三甲醫院出來,解決醫生「上行」和「下行」的通暢,那麼當前很多醫療問題都可以解決。「如果我們真的想讓大家能夠在基本的醫療診所獲得服務的話,我們不僅需要這些社區的診所,診所當中還要有很多好的醫生。」

對於不斷上漲的醫療價格,除了以葯養醫的問題外,還有一個容易被忽略的原因,也在論壇上被提及。劉國恩指出,醫療技術的使用是各個國家醫療費用過去三十年持續上漲的最重要的原因,佔了醫療費用幾十年上漲的60%的程度,這是根據研究得出來的結果。

有沒有一個辦法能夠讓在短期能夠把這些技術很好地應用到該用的地方?劉國恩的回答是「有」。

「我們首先要知道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在過去的二十年當中,人類發明的各種新的醫療,包括藥品和器械,在最頂尖的醫學雜誌發表出來的,被斯坦福大學一個教授證明,百分之六七十都不能重複,或者發現結果是錯的。那就意味著要想把這些醫療技術用到該用的地方,你必須對現行任何一項技術進行全面的評估,這是政府要做的事情。」劉國恩說。

此外,醫療改革的關注點不僅在人們生病後,還應在預防上。「我們還需要很好的醫療體系,如果得了重病就要送到醫院,醫院的醫生可以救治他們,除此之外在預防的過程當中我們要把風險進行分類。」奧馬爾·伊什萊克說。

劉國恩提出,的醫療體制改革轉型對醫療服務體系的影響和醫療服務品質的影響,這個影響不僅僅局限在醫療服務領域,這個轉型一旦成功,它對整個的經濟社會都有巨大的影響。「我們這次的轉型談的是從過去以疾病為中心的醫療服務到以健康為中心的服務體系,這意味著不僅要強調當人們生病以後走到醫院裡面如何獲得公平有效的服務,同時還要對沒有醫療服務的人如何提供一些非醫療的服務,但是可以保持一個健康的狀態,晚生病、少生病。」

法制網博鰲3月26日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yidianzixun 提供 原文連結

寵物協尋 相信 終究能找到回家的路
寫了7763篇文章,獲得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