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共享單車寡頭「霸」市 中小玩家繞道求生

共享單車寡頭「霸」市 中小玩家繞道求生

7月6日,僅在摩拜腳踏車公布E輪融資后20天,ofo小黃車緊隨其後,以7億美元的融資額險勝一籌。7月14日《經營報》記者了解到,共享腳踏車第二梯隊中的小鳴腳踏車宣布完成B輪1億元人民幣融資,主要投資方為老股東聯創永宣,具體投資方細節並未披露。這是小鳴腳踏車繼去年10月完成A輪融資,獲得新三板上市公司腳踏車企業凱路仕投資之後的新一輪融資。

共享腳踏車市場結構已定,第二梯隊共享腳踏車企業依舊有市場空間,因此各企業正在通過差異化競爭,希望在市場站穩腳跟。小鳴腳踏車CEO陳宇瑩表示,在完成新一輪投資后,小鳴腳踏車將聚焦投放三線城市,通過建立「電子圍欄」做共享腳踏車精細化運營,以建立壁壘。而騎唄腳踏車則將觸角伸向上游產業鏈,規避與ofo和摩拜的直面抗衡,當起了ofo背後的供應商。

調整戰略

年初才到任的小鳴腳踏車新任CEO陳宇瑩給小鳴腳踏車帶來了新的改變。在共享腳踏車市場,小鳴腳踏車屬於後來者。對於摩拜、ofo這些先行者來說,陳宇瑩表示,小鳴腳踏車的劣勢很明顯,因為其入局較晚,摩拜和ofo已經擁有很多用戶,所以,小鳴腳踏車更多的優勢是做規範化管理。

「我們做共享腳踏車差異化的東西,比如小鳴腳踏車做了『互聯網停車場』,這是一個虛擬車樁,跟政府以前公共腳踏車車樁一樣,有一個停車位置,但是以前存在成本高、數量少等問題。」目前,小鳴腳踏車使用互聯網發射器,加上智能車鎖,可以密布城市,做一個城市慢交通系統。

在布局電子圍欄時,陳宇瑩表示,目前公司布局每個城市都會先和政府交流如何建立城市慢交通系統,然後再去布局城市,因此,步伐較平穩。據了解,小鳴腳踏車目前投放的城市除了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外,還投放了包括株洲、漳州等三線城市,其特點在於和政府部門合作,通過建立城區的電子圍欄,提高腳踏車的管理效率。按照陳宇瑩的說法,一二線城市的共享腳踏車的競爭已經完畢,但腳踏車的管理做的並不好,小鳴腳踏車希望通過提前布局電子圍欄,區別於摩拜、ofo,在三線城市做有序的投放和管理。

2017年上半年以來,摩拜、ofo兩家共享腳踏車的巨額融資和大規模投放,讓其他「二線共享腳踏車」面臨的競爭更加激烈。陳宇瑩認為,雖然摩拜、ofo在很多一二線城市有較大的優勢,但全國2000個中小城市仍然具有較大的出行需求。而使用電子圍欄,是小鳴腳踏車區別於其他腳踏車的點。

管理新招?

其實,電子圍欄戰略並非小鳴腳踏車首創,目前政府在相關共享出行指導意見中,也強調電子圍欄技術的應用。

就在6月,基於北斗衛星導航和電子圍欄技術的共享腳踏車監管與服務平台已落地北京通州。據悉,該批次的 296 個電子圍欄劃線由當地市經信委和有關部門定製,也就是說,是帶有官方資質的「電子圍欄」

據了解,該圍欄主要通過在白線區域的四個角落分別安置一個藍牙模塊,再通過線路接入,進行整套體系的精細化定位方案,平台的實際運轉將會基於北斗衛星配置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根據車輛位置和電子地理圍欄,後台自動判定車輛是否合規停放。根據相關報道,經過多次實地測試和晶元、演算法優化,目前參與試點的共享腳踏車已能滿足停車精度要求,首批滿足電子圍欄條件的是 ofo 旗下 2000 輛加裝北斗導航和 GPS 雙重定位系統的小黃車。

「現在通州的用戶只要打開小黃車的 APP,就能在地圖上看到周邊以藍色『P』 字標識的電子圍欄,放大地圖后還能看到不同形狀的藍色停車區域。」ofo相關負責人對記者介紹道,「用戶對應地面上施畫的白線區域,很容易識別出電子圍欄的位置。電子圍欄試點實施將有助於規範共享腳踏車運營,引導居民形成文明出行習慣。電子圍欄試點將把『最後的一公里』變成『最好的一公里』。」

小鳴腳踏車也通過和當地的有樁共享腳踏車合作,以招投標的形式進入城市,希望形成相對的壁壘。目前小鳴腳踏車在漳州龍海市已經投放腳踏車2000台,設立電子圍欄還車點200個。預計年底加大三線城市投放,同時減少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的投放。目前小鳴腳踏車投放規模在40萬輛左右,具體用戶數暫未公布。

電子圍欄的痛點在於GPS是否精準,但目前來看,共享腳踏車上安裝的GPS精準度要想通過電子圍欄實現精準停車還有難度。

一位不願具名的共享腳踏車企業人士在接受《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一線城市GPS信號干擾較大,電子圍欄應用並不太好。而在更多的三線城市、甚至核心城鎮,通過簡單的施工增加通信技術,可以做到較強的電子圍欄管控。

不僅如此,極光數據研究院分析總監唐欣表示,電子圍欄的建設涉及的不光是企業本身,還有城市規劃和城市政策。政府需要在設置合法停放區的同時,及時和共享腳踏車企業進行同步。但是,城市的停車線路是很散亂的,共享腳踏車的GPS精確度技術實現上目前有困難。而且,除了硬軟體方面的努力,政府和企業還需要教育用戶使用電子圍欄。「其實電子圍欄能否推廣成功關鍵看政府是否強制要求,如果性價比不高,政府又不做強制要求,電子圍欄發展就會比較困難。」

夾縫謀路

在唐欣看來,第二梯隊共享腳踏車企業有足夠的市場空間生存,小鳴腳踏車布局電子圍欄,是希望藉此抬高技術壁壘,增加競爭力。

摩拜與ofo快速巨額的融資速度,無形中加快了共享腳踏車的戰事進程,收緊了戰事包圍圈。第二三梯隊的共享腳踏車被遠遠甩在後面,面臨資金壓力大、融資困難等問題,更有甚者已陷入了生存困境,不時傳來共享腳踏車因為資金鏈斷裂關門歇業的消息。

未來共享腳踏車之爭中將以摩拜和ofo為主,而以hellobike、小藍腳踏車、小鳴腳踏車、騎唄、優拜等為代表的後續部隊只能在夾縫中生存,另闢蹊徑尋找求生之道。

騎唄腳踏車相關負責人向《經營報》記者表示,在共享腳踏車的大形勢下,騎唄分成了兩塊業務趁早轉換了身份,一方面從早先沖在前線的共享腳踏車運營者退居到了幕後,站隊ofo小黃車,做ofo智能鎖的供應商;另一方面,騎唄成立新公司「佳創互聯」,孵化子品牌「騎遇季」,放棄競爭激烈的重戰區,另闢蹊徑,選擇開發景區、地產等封閉半封閉的場景。

其他隊友如hellobike、優拜選擇避重就輕,繞開腳踏車主戰場一線城市,下沉到三四線城市。hellobike以獨家入駐的方式與地方政府合作,近期又獲得了威馬汽車數億元B+輪投資,在第二梯隊中糧草充足,將來若形勢不錯,或可成一方諸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