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背不動的時候學會放下,很多坎你根本無法跨過

背不動的時候學會放下,很多坎你根本無法跨過

01

2016年,由劉青雲古天樂彭於晏吳京等知名影星主演,陳木勝執導上演的一部影片名叫《危城》,講述的是軍閥割據亂世時期,普城保衛團團長楊克難率領眾人熱血禦敵的曲折故事。

影片上演以後,褒貶不一。很多人認為,故事情節太假,甚至漏洞百出。

因為,在影片中,導演陳木勝設置了一面拷問人性的鏡子:

大軍閥曹瑛的兒子曹少璘跑到普城殺了三個人,被當地的保衛團團長楊克難抓住了。

大軍閥曹瑛的上校張亦獲悉后趕到普城來要求放人,態度非常強硬,他放言:如果不放,天一亮大軍壓境,整個普城人全部要陪葬。

保衛團團長楊克難鐵骨錚錚,正義凜然,他堅持要在第二天把殺人兇手曹少璘執行死刑。

楊克難說:不管是誰,我不可能放走一個殺人犯,公理何在?

是非是什麼?黑白是什麼?道義又是什麼?

我佩服楊克難這個人,他手中的一副鐵鞭變化萬千令人膽寒。矛盾衝突中,楊克難要成為一個英雄。

可是普城的百姓都屈服了,包括保衛團的成員,都紛紛向楊克難下跪,肯求放了曹少璘,以避免屠城之難,求保性命。

公理這時候給出了答案,就是誰的槍杆子硬誰說的話就是公理。

楊克難陷入了兩難境地:放了曹少璘,屈死的三個冤魂怎麼辦,他心中的公平和道義怎麼辦?可是,如果執意給曹少璘執行死刑,普城那麼多的百姓怎麼辦?

最後,楊克難還是親手打開了關閉曹少璘的鐵牢門,打開了曹少璘的手銬。他把這個殺人如兒戲的惡魔放了出來。

矛盾的背後,更能體現出人性,因為,人生很多時候都要無法做出選擇。

選擇生或選擇死,選擇妥協或是選擇退讓。選擇的背後,怎樣都是殘忍。

在生與死面前,人性往往脆弱得不堪一擊。因為,有時候,公平和正義也有底線。

02

想起500多年前的明朝。

有一個人叫方孝孺。他是歷史上被誅十族的兩個人之一,另一個叫景清。

方孝孺是建文帝的重要謀臣,建文帝賞識他,他要維護建文帝的正統。

可是,建文帝的叔叔朱棣因為削藩權力被奪,他要麼當皇帝,要麼成為刀俎上的魚肉。

於是他發動了靖難之變。

朱棣攻佔南京后,把方孝孺召到了大殿上。

被召上殿的方孝孺放聲痛哭,他悲切哀慟的聲音響徹了大殿的台上台下。

這把朱棣搞的很下不來台。

這個人,朱棣原本是要立刻砍頭的,但方孝孺的名望實在有點大,而且文采也好,姚廣孝告訴朱棣,他是大儒,殺了方孝孺,把天下讀書人的種子都殺了,因此,朱棣想利用他為自己寫即位的詔書。

於是朱棣走下卧榻慰問方孝孺說:「先生不要自取憂苦,我的打算只是想要仿效周公輔佐成王的方式。」

方孝孺問:「成王在哪裡?」

朱棣答:「他自焚而死。」

方孝孺又問:「為什麼不立成王的兒子?」

朱棣說:「國家有賴於成年的君王。」

方孝孺說:「為什麼不立成王的弟弟?」

朱棣答道:「這是我們朱家的事。」回頭示意左右侍者授予方孝孺紙筆,說道:「詔示天下,非得由先生您來起草不可。」

方孝孺卻寫下了「燕賊篡位」四個字,然後把筆擲到地上,邊哭邊罵道:「死就死了罷,詔書我絕不能起草。」

03

「燕賊篡位」,這是方孝孺給出的答案,這個答案,我相信有很多人暗暗伸出大拇指給方孝孺點贊。

方孝孺就是牛氣,他是讀書人的典範,學問做得好,人也有骨氣。

你是皇帝又怎麼,我不給你寫詔書,你對我方孝孺最多不過是砍頭,砍頭也就是碗大一個疤,我不怕,你又能奈我如何?

可朱棣這個皇帝很擰,也很變態,他說:你不給我寫即位的詔書,那我就誅你九族。

方孝孺更擰,他伸長脖子,說:你就是誅我十族我也不給你寫。

有人說,在雞蛋要碰石頭這件事情上,我永遠站在雞蛋的一邊,因為雞蛋是弱者。

方孝孺與朱棣相比,他就是一個雞蛋,方孝孺這個雞蛋碎了,他的名字可以流傳後世,世代被人紀念,我想很多人都沒有意見,可是,為什麼也要讓那麼多沒有名字的雞蛋跟著他一起碎,他們又得到了什麼?

朱棣把方孝孺的九族都捆綁到了刑場,因為十族人找不到,方孝孺的學生也被算上一族,跟著倒了霉,一家人也被捆綁到刑場,才湊夠了十族。然後,當著方孝孺的面,永樂大帝一共殺了873人,最後才凌遲磔殺了方孝孺。

死也不低頭的人是人傑。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方孝孺我佩服你。

但許多無辜的人因方孝孺牽連而被凌遲的人,在當著方孝孺的面一個個被砍頭時,方孝孺的心裡是怎麼想的?

人頭在強權下猶如被菜刀砍開的西瓜,紅色的汁液很快染紅了大地,歷史的天空黑漆漆一片,人性之惡暴露無遺。

方孝孺後悔了嗎?

當著他的面一個個被切下的人頭,很多人方孝孺也許根本就不認識,他可以很硬氣地破口大罵燕賊朱棣,朱棣又命人把方孝孺的嘴角割開,撕至耳根,方孝孺始終不屈。但輪到他的弟弟方孝友臨刑時,方孝孺頓時淚如雨下。他吟了一首絕命詩:

天降亂離兮,孰知其由?

奸臣得計兮,謀國用猷。

忠臣發憤兮,血淚交流。

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

04

你以此殉君可以,面對一個變態的皇帝,朱棣沒有人性,方孝孺一個大儒也沒有理性?

800多無辜的生命陪葬,最終成就了方孝孺一個人的大名,他被千秋傳頌,可是,800多個無辜的冤魂誰為他們負責?

南京城濕漉漉的大街上,500多年前的明王朝陰雲密布,陰暗潮濕的街巷狹窄而令人窒息,一個個匆匆而過的身影悄無聲息,連一個想掩面而泣的人都找尋不到。

人們都不敢悲痛。

方孝孺被拖到砍頭的菜市口,開始看著一個個和他毫無關係的人掉了腦袋,孩子們在嚎啕大哭,男人們在低聲哀泣,女人們的臉色蒼白被嚇得不見血色軟癱在地。

朱棣在冷笑,他這一生攻城掠地,城破就要人亡,生命就如草芥,在一個又一個硬碰硬的遊戲中才達到了人生巔峰。殺一個人算什麼,他就是通過殺人才讓人屈服,他在等待著方孝孺的屈服。

方孝孺也在冷笑,你硬,我比你還要硬,你說誅九族,我說讓你誅我十族又如何?你殺人越多,越證明你就是一個暴君,也更成全了我。一個個人頭落地,他的心也因此變得堅硬如鐵,心中柔軟的部分直到他的弟弟當著他的面被砍頭,他才開始落淚。

刑場上被殺的人這時他們心裡在恨誰?有朱棣,肯定也有方孝孺。帝王之間關於權力的爭奪,又有多少是關乎公平與道義?人生不是鬥氣,生命不是兒戲。

你可以不在乎,但這800多人的生命他們在乎。人生其實不是朱棣和方孝孺之間一場硬碰硬的遊戲,透過歷史的天空,許多人當別人的生命不關乎自己的時候,對方孝孺的硬氣儘是讚美之詞,卻更讓我看到了人性之醜陋。

很多的時候,我更佩服的是妥協。

背不動的時候要放下,退一步又何妨,不要把自己逼上懸崖。

妥協,有時候是一種智慧,是一種韌性,還是一種以退為進。

向生活妥協,生活退一步海闊天空;向對手妥協,沒有輸贏的人生有時候是一種豁達。

人生需要面對一個又一個妥協,很多坎你根本無法跨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