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桃花爍爍,現之于田

桃花爍爍,現之于田

如果詩歌是一座房子,那麼,語言就是這座房子最基本的建材,詩歌的表現技巧無疑是用以建造大廈的工具,詩人就是利用語言和技巧建造房屋,獨具匠心的高超藝人。用他所掌握的技術建造一座獨一無二的房屋,從裡到外充滿了藝術性,有著圓滑的曲線,體現著詩人本真的心!

一首好的詩歌,他的語言應該是走出自然的感觀效應,姑且這麼說,他帶給你的是語言背後所延伸出來的情感世界。那麼,詩歌該用什麼樣的文字來敘述,是唯美、平淡,還是用平常說話的俚語,這個不是重要的因素,重要的是你寫出來,用你的理解組織、形成一個視角,能夠完整的表達出你想告訴讀者什麼,讓讀者能夠和你的詩歌產生共鳴;有足夠的想象的空間。

黃國田先生的《信》用平實的語言組織出一個連續的場景,沒有高深的文字,華美的語句,讀後卻是滿口含香。濃厚的思念之情就在近於白話的敘述中直擊詩歌現場。開篇第一句作者很明確的給他所要說的主題做了鋪墊:她走了但如果單單的一個,顯然這首詩歌是失敗的,作者另有深意,接了一句門前留下一棵桃樹。在虛實轉換上,詩人用他的詩藝進行著謀篇布局,為層層展開題目埋下了伏筆。

在詩歌的解構中,詩人達到了他的目的,用嫻熟的技巧讓詩意在描述中完美的流淌,從春到夏,最後是秋。沒有在正面表達著自己內心的情感,而是將這份感情加註到桃樹上,承接圓潤,疊加遞進。通篇的暗喻和指代的運用,把情感一次一次的升華。沒有實質意義上的信的出現,和思念的出現,但卻在每一句中詮釋著這份深厚的感情,桃樹是情感的轉嫁媒體,而詩人自己置身在桃樹下,用桃花、桃葉和發芽的桃核來藝術還原著生活的場景。

在詩人的心目中,這棵代表著離散,又寄託著無限希望的桃樹,在每一年都會發芽開花,那是思念在開花,綻放著的桃花依舊,但人面不再。但這並不能將詩人心中的情感擊碎,相反,卻勾起了詩人更進一步情感的勃發。「我把春天寄給了她。」這個春天是詩人年輪的春天,詩人在逐漸的老去,情感的投入更加的厚重。在創作手法上,暗喻的運用爐火純青。

思念總有熟了的時候,那是詩人面對自然的感嘆,在這裡,詩人成功的運用著」「有虛有實,從側面烘托著主線的情感,沒有太多的手法技巧,也沒有繁複的意象做表述主體,但恰恰是詩人簡單的語言和簡單的手法,將一份真摯的情感呈現給了讀者。那枚發芽的桃核會在不久的將來長成一棵桃樹,那是詩人的情感再次的升華,思念的加重句。那麼引申開來,這將會是一片桃林,用思念做為源泉來澆灌。

錄此詩以為紀念。

《信》

——黃國田

她走了,

門前留下一棵桃樹。

桃花開了,

摘下一朵,

我把蜂蜜寄給了她;

桃葉綠了,

摘下一片,

我把春天寄給了她。

桃子熟了,

小心地摘下一個,

慢慢品嘗之後,

我把發芽的桃核兒寄給了她……

(劍東,詩人,詩歌評論家,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任詩賦網詩歌欄目副主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