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家族辦公室全球經典案例 比爾·蓋茨家族辦公室(下)

家族辦公室全球經典案例 比爾·蓋茨家族辦公室(下)

格林菲爾德家族辦公室資訊,比爾·蓋茨將實業企業轉換成金融資本,通過家族辦公室來實現其改變世界的使命。傳承的道路阡陌縱橫,就連蓋茨也不免走過彎路,國內家族企業因此更需謹慎規劃。
世界首富世界首善

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成立於2000年,是全球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會,其宗旨為「幫助所有人享受健康而高效的生活」。在發展家,基金會的重點任務是改善人們的健康狀況,使他們有機會擺脫飢餓和極端貧困。在美國,基金會致力於保障所有人—特別是資源匱乏的人—獲得所需機會以取得學業和生活的成功。截至2016年,基金會擁有1376名員工,覆蓋超過100個國家。蓋茨基金會的受託人為比爾·蓋茨、梅琳達·蓋茨(Melinda Gates)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蓋茨基金會的核心理念為「眾生平等」,在多個層面為全球公益慈善做出重大貢獻與創新創舉。保障更多下一代生存與發展的能力。下一代人永遠是發展與脫貧的關鍵,而從長遠來看,對人力資本的投資永遠是最有效的。為此,蓋茨基金會致力於為發展家的貧困人群提供優質的醫療和教育,讓資源最為匱乏的人有機會獲得成功。賦權於最貧窮之人。授之於魚不如授之於漁,許多地區和家庭貧困的原因是缺少脫離貧困的方法,或在生存的壓力下不得不做出次優的投資選擇。蓋茨基金會為窮人提供金融工具、教會農民如何可持續地提高作物產量、幫助女性做出明智的計劃生育決定、提高大學完成率。抗擊傳染性疾病。傳染性疾病是限制貧困地區發展的一個重大阻礙,其不只會奪去生命,也會減少貧困人群的生產力,而最貧困人群往往最沒能力對這些疾病進行有效預防。蓋茨基金會提供有效的疫苗、藥物和診斷以及找出富有創意的方法提供醫療服務。激勵人們採取行動。蓋茨基金會認識到,即使是全球最重量級的慈善基金會,單獨的力量與資源永遠是有限的。基金會與政府以及公私部門合作,提高公眾對一些亟待解決的全球問題的意識,努力改變公共政策、態度和行為,來改善人們的生活。「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種恥辱」,鋼鐵巨頭安德魯·卡內基的名言無疑代表著世界富豪財富觀的一個轉折點,而蓋茨夫婦與好友巴菲特則更在公益慈善事業的貢獻上翻開了新的篇章。

蓋茨夫婦與巴菲特巴菲特曾稱,1%的財產已經夠他和家人生活所需,持有更多財產「並不能讓我們更快樂、更幸福」。自2008年退出微軟日常經營管理的蓋茨稱:「我們決定把95%的財富捐贈給基金會,希望以最能夠產生正面影響的方法回饋社會。」蓋茨不僅捐出財富,也捐出了時間與精力。2010年,蓋茨夫婦和巴菲特共同發起了「捐贈承諾」計劃(the Giving Pledge),以促成世界各地的10億美元富豪加入慈善捐贈的隊伍。「捐贈承諾」邀請全球最富有人士在生前或在遺囑中捐出一半以上的財富給公益慈善事業,以幫助解決社會面臨的緊急重大問題。該計劃並不要求對象資助某些特定機構(如蓋茨基金會),而是以能夠激勵自己並對社會做出貢獻的方法捐贈財富。目前來自16個國家的155名10億美元富豪及家族參與該計劃。南非華裔富豪陳頌雄(Patrick Soon-Shiong)、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Zuckerberg)夫婦、特斯拉創始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eBay聯合創始人傑弗里·史克爾(Jeff Skoll)、英特爾創始人戈登·摩爾(Gordon Moore)、沙烏地王子阿爾瓦利德(Alwaleed)、蒙牛創始人牛根生都參與其中。家族慈善的雙層結構:基金會與信託基金基金會的運營通過兩個互相獨立的結構實現—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和比爾與梅琳達·蓋茨信託基金。這兩個實體均為慈善信託形式的免稅私人基金會,基金會負責「花錢」(慈善事業運營、資助慈善項目),信託基金則負責「賺錢」(蓋茨夫婦與巴菲特捐贈本金的投資管理)。信託受託人為比爾·蓋茨夫婦,受益人為基金會。基金會所有的運營、活動經費及慈善捐贈均由信託資助。信託法律文件中明確指定,信託有義務為完成基金會慈善目的提供任何金額資助。換言之,如果擁有合理的慈善目的,基金會有合法權力向信託要求任何金額的資助,甚至可以要求一次性獲得信託的全部資產。截至2015年第四季度,比爾與梅琳達·蓋茨信託基金總共為基金會貢獻了396億美元。截至2015年第四季度,蓋茨基金會總共擁有404億美元的凈資產。為維持基金會地位,蓋茨基金會每年必須捐贈其全部資產的5%。截至2015年第四季度,基金會總計在慈善事業上投入了367億美元。從2002年開始,蓋茨對信託基金的捐贈,以及信託基金的投資收入總額為約370億美元,蓋茨的捐贈包括現金、微軟股票、其他股票和投資管理費用。2006年6月26日,巴菲特承諾將捐贈1000萬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B類股予基金會(超過300億美元)。首筆捐贈 16 億美元,隨後每年捐贈剩餘承諾股票數額的5%,至今捐贈總額已累計為172.6億美元(圖3)。比爾與梅琳達·蓋茨信託基金的大部分收入來自於捐贈資產的投資管理。在信託基金的投資組合里,我們發現其參股了不少歐美大盤藍籌股,如美國廢棄物管理公司(Waste Management)、加拿大國家鐵路公司(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卡特彼勒(Catepillar)、沃爾瑪(Wal-Mart)等。除去通過持有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權帶來的分散投資,信託基金自身亦廣泛地投資於餐飲、零售、物流、環保、通訊等行業(表5)。微軟公司如今僅佔據蓋茨財富的一小部分,而比爾·蓋茨前後一共捐贈近300億美元給蓋茨基金會。那麼在捐贈如此多財富之後,蓋茨如何還能擁有數百億美元的身家?他又如何管理如此龐大的財富?這背後,蓋茨家族辦公室—瀑布投資的貢獻功不可沒。瀑布投資的定位與職責蓋茨需要儘快找到一名新的家族投資負責人。他需要一名能力出眾、人品端正、值得信賴的專業人士,並建立一支專職團隊,從而使自己能夠專註於微軟公司和慈善事業。有了前車之鑒,這位必須能讓蓋茨100%放心,方正賢良、秉公任直,不用事事過問。因此,蓋茨委託獵頭伯特·厄爾利(Bert Early)幫忙尋找滿足條件的候選人,厄爾利聯繫上了時年33歲的邁克爾·拉爾森,那時他正在打算自己創業。起初,厄爾利並未與拉爾森提起蓋茨的名字,而是說為美國西岸一名科技富豪管理財富。厄爾利要求拉爾森給出13名推薦人的聯繫方式,並與每位推薦人深談足足一小時。最終得到的結論是:拉爾森在人品和專業上完美無瑕,完全吻合蓋茨的要求。根據《財富》雜誌的報道,拉爾森在剛開始得知要為蓋茨工作的時候甚為猶豫。他敏銳地預判到,蓋茨應該是解僱了某位主管后才找到他,並且蓋茨可能並不是一個容易合作的人。但兩人的見面打消了彼此的顧慮,拉爾森的業績記錄、投資理念與風險管理哲學深得蓋茨的認可;拉爾森也放棄了創業的想法。拉爾森曾說:「對我來講,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職業。只需要做純粹的投資,不用做營銷推廣,也沒有太多的管理負擔—我需要管理的客戶關係也僅限於蓋茨一人。」於是,蓋茨聘請了邁克爾·拉爾森。他們的分工非常簡單—拉爾森通過家族辦公室進行投資,負責增長財富;蓋茨決定如何將財富捐贈出去,負責運用財富。瀑布投資正式成立於1994年,定位十分純粹,僅涉及蓋茨金融資本的管理與投資,並不涉及蓋茨家族日常支出、家族管理等其他層面,我們可以將其看作為投資型單一家族辦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SFO)。為避免蓋茨的財富過度集中於微軟公司,將財富分散投資於科技行業以外的資產,每季度減持微軟公司股票所獲得的現金,大部分被轉移到瀑布投資進行管理。事實上,比爾·蓋茨的瀑布投資與邁克爾·戴爾的家族辦公室MSD Capital十分相似—二者定位完全一致,為單一家族管理金融資本,分散投資家族財富,避免對家族主業(科技行業)過高的風險敞口。

在投資決策上,蓋茨授予邁克爾·拉爾森充分的自主決策權。蓋茨設立家族辦公室的初衷,就是希望將財富管理交由專業團隊,這樣他才能全身心投入微軟公司及慈善事業。瀑布投資每兩個月向蓋茨彙報一次,其日常運營及投資決策完全由拉爾森拍板。當然,蓋茨能如此放心地將財富交給職業經理人,與最初謹慎的背景調查及兩人高度一致的投資理念有著莫大的關係。蓋茨和拉爾森商定,所有信息科技或生物科技的投資仍然由蓋茨親自掌管,如前文中提到1989年成立的Corbis Images。此外,比爾·蓋茨還持有BGC3(Bill Gates Catalyst 3),一家專註於科學、科技服務及工業研究的智庫及風險投資公司;Research Gate,一個科學家和研究員的社交網路;以及核反應爐開發商Terra Power的部分股權投資等。對家族而言,大部分財富積累於實業的民營企業家們在各自熟悉的領域中均為行業翹楚,對與行業技術和戰略方向的掌握非常精準,但純粹的金融投資往往是專註於實體運營企業家們的短板。比爾·蓋茨家族辦公室則提供了一個範本:這種將金融投資授權給專業人士,而自己掌管實業投資的主副搭配十分成功。大隱於市的家族辦公室瀑布投資總部坐落於西雅圖郊區柯克蘭(Kirkland)的一座無名大廈中。目前大約擁有100名員工,無論資產規模還是員工人數,都可稱得上大型SFO。然而,媒體對其的報道寥寥無幾,大眾對比爾·蓋茨的FO更是聞所未聞,如此成功的潛行效果完全歸功於拉爾森的「隱身」政策。1994年開始管理蓋茨的資產時,拉爾森與蓋茨為FO選擇了「瀑布投資」這個名字,因為這種大眾化的公司名字在美國屢見不鮮,幾乎在每個州都能找到叫瀑布投資、瀑布管理之類名字的公司。這使得從FO的名字聯想到比爾·蓋茨十分困難。蓋茨對拉爾森自信但低調的性格十分滿意。拉爾森的生活簡單而富有紀律性,他經常穿著牛仔褲和粉色的T恤衫。拉爾森名片上並不顯示瀑布投資的名字,他也從不提起比爾·蓋茨的名字。拉爾森相信,在其前任造成如此不良影響之後,低調行事是為蓋茨這種世界知名人物管理財富最為合適的策略。瀑布投資員工都需要簽訂保密協議,即使離開公司之後,保密協議仍然生效。家族辦公室亦不鼓勵員工使用社交網路,例如Facebook、Twitter,同時限制其向外部發送電子郵件,以最大限度地保護隱私。不僅如此,拉爾森還十分謹慎地掩飾著投資項目中能與蓋茨牽上關係的蛛絲馬跡。為了盡量避免瀑布投資名字的出現,拉爾森設立了多家有限公司來進行房地產投資。例如,2009年,拉爾森派遣一名25歲的員工談判購買佛羅里達州朱庇特島(Jupiter Island)上的一間豪宅。拉爾森避免親自出面,他指示該員工以瀑布投資一間子公司的名義出現,整個交易過程看不到任何瀑布投資或比爾·蓋茨的影子。最後,拉爾森以500萬美元低價買下的這處豪宅,短短5年後已經增值到1200萬美元。雖然瀑布投資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披露了其部分投資組合,但在2009年後,SEC授予其檔案保密的權力,除了已經公開的權益,任何投資交易或權益變更都不再需要公開。因此,即使在金融行業透明度高的美國,蓋茨家族財富的私密性仍然相當高。儘管行事為人低調,拉爾森仍然孜孜不倦地擴展人脈網路,捕捉對於投資來說極具價值的情報和信息。拉爾森將100億美元的資金分配給約25家外部基金,一方面掩飾比爾·蓋茨財富的投資去向,另一方面則像八爪魚一樣,能夠有效地獲得新的投資想法和機會。他非常重視人際關係的價值,在此中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拉爾森每年都陪同蓋茨參加一年一度召開的TMT行業盛會—太陽谷峰會,與行業大咖們深入交流最新的前沿趨勢。投資理念和投資組合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家族辦公室課題組以1999年《財富》雜誌對拉爾森的訪談為線索按圖索驥,雖然當時瀑布投資的資產規模、投資風格與所處的經濟環境都與如今大不一樣,但我們還是能從中梳理出重要的投資理念。簡而言之,由於比爾·蓋茨對微軟公司股票的風險敞口巨大,拉爾森將其大量資產配置於低風險、高流動性的固定收益證券上。當時拉爾森通過瀑布投資管理著比爾·蓋茨的三個資金池—威廉·蓋茨基金會、蓋茨學習基金會(兩者后合併為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與約50億美元的個人財富。其中,蓋茨學習基金會需要大量的流動資金,所以,投資組合大部分由美國短期國債和公司債券組成。威廉·蓋茨基金會75%的投資組合同樣為短期美國國債和公司債券,另外25%的投資組合則由通貨膨脹保值債券(TIPS)、常規美國公司債券、少部分的垃圾債券、外國國債以及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組成。投資組合總額的15%由第三方債券投資經理全權管理,當拉爾森不贊同某投資經理的觀點時,會將其對沖以撤銷頭寸。比爾·蓋茨個人財富的70%投資於美國短期國債和公司債券,並在新興國家債市擁有部分頭寸。在剩餘的30%裡面,50%為PE基金,33%由與微軟無相關性、甚至於科技股反周期的股票組成(能源、食品等),最後17%由實物資產組成(石油、房地產等)。在之後的多次報道中,拉爾森都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形象出現。而正是由於其保守的風格,也讓瀑布投資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損失低於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的程度。儘管如此,現在瀑布投資的投資組合更加多元化,拉爾森指出:「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資產配置,真正的價值都創造於此。」近年來,他減少了在債券市場上的投資,大力投資於貨幣、股票、大宗商品、土地、直接投資以及PE基金等另類投資領域。根據《金融時報》的報道,從1995年至今,拉爾森的複合年回報率高達11%。雖然瀑布投資獲得SEC授權的檔案保密狀態,得以掩飾其投資的具體細節,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家族辦公室課題組仍然堅持不懈,通過大量搜索過往公開申報和報道等發掘出瀑布投資當前的部分投資組合。瀑布投資的投資理念與巴菲特的風格十分相似—長期價值投資。除去固定收益部分的投資,在已公開的股權投資里,筆者將瀑布投資在2016年擁有主要權益的公司整理之後發現,大部分的投資都比較均衡地分散於多個傳統行業(表6)。在房地產行業,除了持有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不動產投資信託9.8%的股權以外,瀑布投資曾以1.6億美元參與投資舊金山麗思卡爾頓酒店。當初蓋茨為了創辦微軟毅然從哈佛輟學,不過,創業成功的數年後,瀑布投資購入了哈佛大學校園核心位置的地標式建築—查爾斯酒店(Charles Hotel)。此外,瀑布投資以900萬美元購買了面積490英畝的懷俄明牧場,還在美國加州、伊利諾伊州、愛荷華州、路易斯安那州等擁有至少10萬英畝的農田。比爾·蓋茨也是世界知名奢華酒店集團—四季酒店的控股股東之一。2001年恐怖襲擊導致美國旅遊業低迷,四季酒店一度非常艱難。2006年開始,蓋茨通過瀑布投資,聯手沙烏地王子億萬富翁阿爾瓦利德(Alwaleed),與四季酒店創始人伊薩多·夏普(Isadore Sharp)討論私有化事宜。2010年交易完成,瀑布投資和王國控股公司(Kingdom Holding Company,阿爾瓦利德王子的家族辦公室)以38億美元的價格聯手購入四季酒店90%的股權,其中比爾·蓋茨與阿爾瓦利德王子各持45%,伊薩多·夏普持有剩餘的10%。比爾·蓋茨的個人豪宅世界聞名,將房地產與科技完美結合。1988年,蓋茨以200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坐落在西雅圖海邊約6132平方米的土地,歷時7年並耗資6300萬美元完成了當今智能建築的經典之作—世外桃源2.0(Xanadu 2.0)。2015年,這一豪宅的估值為1.54億美元,蓋茨每年需為這套房產支付約100萬美元稅費。豪宅主房區擁有一個約214平方米的會客大廳,蓋茨夫婦會不定期在這裡舉行宴會,可招待最多200名賓客,許多慈善晚宴便是在這裡舉行的。主房體中擁有多達6個廚房、24個衛生間。比爾·蓋茨的私人圖書館還珍藏著達·芬奇的《萊切斯特手稿》、拿破崙寫給約瑟芬的情書、希區柯克電影《驚魂記》的劇本手稿等。令這套豪宅聞名的不止是其面積和奢華的布局設計,更是因為內部先進的智能系統。為了做到自動化及計算機設備的供電和網路需求,蓋茨在地下和房屋牆體中鋪設了長達84公里的光纖電纜。住宅安保系統嚴密,蓋茨最喜愛的一株40年楓樹受到24小時監控的待遇。客人到訪時,每人會被頒發一枚小型電子胸針﹐戴上後設立個人偏愛的溫度、燈光、音響和電視系統,計算機隨後根據每人的位置做出相應的更改。格林菲爾德家族辦公室是專門為英聯邦成員國乃至全球超高凈值家庭提供全方位財富管理和家族服務,以使其資產的長期發展,符合家族的預期和期望,並使其資產能夠順利地進行跨代傳承和保值增值的機構。

格林菲爾德家族辦公室網址:www.greenfield.club 諮詢熱線:4008520860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