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能進去嗎?」「不行,中國人不準進入靖國神社!」

「我能進去嗎?」「不行,中國人不準進入靖國神社!」

今天是8·15,日本投降日!而靖國神社,註定將在今天成為日本右翼妖魔鬼怪「表演」的焦點!

知道為什麼日本人為什麼不準人進入靖國神社嗎?

從文章中找答案吧!

今天,先森在網上看到了一篇特別好的文章,推薦給大家!是環球網編輯的親身經歷,感觸頗深!希望大家能夠認真看完此文!

又是一年「8·15」。

人的目光又一次投向靖國神社。

今天,日本又有哪個政客去拜鬼,又有多少日本右翼去作妖,這些大家只要follow新聞,很快就會知道。

環環不想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你,作為人,我們真的應該去一次靖國神社。

「他們討厭你說中文」,「哦?是嗎!」

老環環去過兩次靖國神社。一次是採訪,一次是度蜜月。

請別急著罵,聽我說。

只要在《環球時報》工作過,你不可能不知道靖國神社。人有多反感當時執意參拜靖國神社的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老環環2005年入職前,在北京的中關村就感受過。

2005年4月9日,北京中關村,反日大遊行。

2004年元旦,小泉參拜靖國神社

2005年10月,小泉在保鏢簇擁下參拜靖國神社。

但到了2011年,老環環才有機會走進東京這座「拜鬼所」。

靖國神社,日本人叫它 Yasukuni Jinjia,其名稱據稱出自《左氏春秋》「僖公二十三年」「吾以靖國也」。

靖國意為「使國家安泰」,神社中供奉的是自明治維新以來為日本軍國主義戰死的軍人及軍屬,其中大多是在侵華戰爭及太平洋戰爭中陣亡的日本軍官和殖民地募集兵。

從東京九段下捷運站出來,走不了多久,就到了靖國神社。

老環環記得很清楚,原本同行幾名記者有說有笑,氣氛輕鬆。但一走進靖國神社,所有人立刻就說不出話,心情瞬間變得沉重。尤其是看到了它之後↓

戰死者的戰友和遺屬在靖國神社種的櫻花樹,被紀念的人一看就是「鬼子」。

靖國神社的正殿是這個樣子↓

4朵碩大的菊花赫然眼前。因為這16瓣的菊花,是日本天皇的標誌。

照片拍攝的那天是個周五,來參拜的日本人不算多,但各年齡段都有。注意畫面中中心的年輕男女,後面還會出現。

日本人參拜時也不是隨便拜拜就走。他們被要求先鞠一躬,接著兩次拍手,然後再次鞠躬,才算完成。老環環正和同行翻譯交流的時候,畫面左側著白衣的保安突然過來,雙手在胸前比劃著X的形狀。翻譯說,「你剛才說了中文,在靖國工作的日本人大多有右翼思想,聽到中文會對我們很不客氣」。

老環環清了清嗓子,提高了調門,答了句:「哦,是嗎!」

可恨的不止是牌位,還有骯髒的靈魂

供奉著14名甲級戰犯的牌位,這是人、韓國人恨靖國神社,反對日本政客參拜的主要原因。

但靖國神社的可恨之處,不止於牌位。

游就館,靖國神社招恨的第二大原因。

這座始建於1881年的日本國立軍事博物館陳列著日本近代戰爭中使用過的武器、軍人遺品、戰時資料。更重要的是,他凝結了「日本右翼思想的結晶」,試圖通過一系列圖文、「物證」、「書籍」想告訴你一個神邏輯: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的目的,是將亞洲人從白種人鐵蹄下解放出來,誰叫大哥不聽話,日本只能出手來解放你。雖然日本最終戰敗,但對亞洲的解放還是做出了貢獻。

你,噁心么?

但能走進靖國神社的日本人,就在接收這樣的信息。

比如,那對年輕情侶就在參觀。

「南支作戰」,你懂的。

日本人眼中的英雄,我們眼中的鬼子。

對了,台灣知名「精神日本人」李登輝,對靖國神社亦有貢獻。游就館的書店中放著他的「著作」,講述著尖閣諸島(即我釣魚島)是日本領土↓

每年「8·15」,靖國神社就會變成一個大戲台,雖然首相安倍未必敢再來,但前來表演的右翼分子總是那個調調。

以下是去年「8·15」,環環現場直擊靖國神社時拍攝的各色人等。

議員

「忠君愛國」的年輕人

Cosplay愛好者

「忠君愛國」的年輕人和cosplay愛好者

一群李登輝的精神同胞。

「人不許進去」

大概3年前,老環環又去了一次日本,這次是度蜜月。

沖繩的美景,東京的「規矩」,日本社會看上去那樣文明,那樣先進。

雖然馬桶蓋其實未必比的好多少,但起碼在國民素質上,相比還是領先。

但靖國,還是那個靖國。

4朵菊花還在,戰犯牌位還在,游就館仍然在胡說。

老環環強拉著老婆走進靖國,告訴她,作為人,這裡的氛圍必須來感受下。

與上次不同,這次在這裡遇到了兩個美國遊客。

抱歉,老環環已找不到他倆的照片,只大概記得和這小哥倆的對話:

老環環:你們知道這裡是做什麼的嗎?

美國小哥:紀念戰爭之類的吧?

老環環:你們不知道這裡的人不歡迎美國人嗎?

美國小哥:真的嗎?but so what? 我們打贏了他們。

這一次,老環環還本著一顆挑事的心,想試試人是否也能像日本人一樣,走到神社內殿去參拜。

這是團體參拜所

顯然,被靖國神社的工作人員攔下。一個不會日語的記者,一個不會中文的靖國神社工作人員,差不多同樣蹩腳的英文,產生了下面這樣的對話:

環環:我想進內殿。

靖國A:不可以,人不行。

環環:真的嗎?有明文規定禁止人參拜嗎?(如果有,可以做新聞)

靖國A:韓國人也不行。

環環:你意思是靖國神社禁止人韓國人參拜?

靖國A:台灣人不行。

環環:台灣人也是人!

靖國A: 我去找一個英語好的人,您稍等。

......

靖國B:您有什麼事?

環環:我想進內殿。

靖國B:不可以。

環環:為什麼不可以?人和韓國人禁止入內?

靖國B:只有日本人可以進。

環環:是否有明文規定?

靖國B:......(沉默5分鐘,並與旁人商量)

靖國B:與國籍無關,是宗教原因,只有信神道教的人才可以進去。

環環:我信啊,我在就信了。我想知道我為什麼不能進去。

靖國B:......(再次與旁人商量許久)

靖國B: 您再這樣堅持,我只能叫警察了。

不要問環環最後是怎麼回答的,大意是,那就沒勁了。

之後幾年,和別人聊起日本,環環總想提醒對方,到了東京,務必去看看靖國神社。

不要覺得敏感,也別覺得不好意思。

去了,才能最直觀地看到,感受到,發達先進的日本,在靈魂深處,還留著這麼塊骯髒的地方。

洗不掉。

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

有此靖國,日本何以靖國?

相關資訊:

8·15 日本人怎麼過?

1945年8月15日是裕仁天皇向日本全國廣播宣布無條件投降的日子。普通日本民眾事先基本上不清楚這一天會發生什麼。政府在那年的14日通過廣播向全國宣布次日天皇將有重要演說,保證電波通暢。自那以後,每一年被稱作「終戰紀念日」的8·15對日本人而言就具有了特殊的意義。日本官方和民間是如何度過每年的「終戰紀念日」的呢?

1945年8月15日,日本人聆聽天皇詔書時的情景

官方

2013年8月15日,位於靖國神社附近的日本武道館的追悼儀式現場

日本人稱「8·15」為「終戰紀念日」。往年,這天上午11:51,日本政府會在東京的日本武道館舉行「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日本天皇、皇后、日本首相、眾參兩院議長、各界代表以及在二戰中死去軍人的遺屬代表等上千人參加追悼儀式。還有部分人會前往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祭祀。除了靖國神社和日本武道館這兩個標誌性地點外,日本各地也都會舉行規模不一的「終戰紀念日」活動。

日本政府在東京武道館舉行「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

每年8·15舉辦的「全國戰歿者追到儀式」是日本這一天最嚴肅的正式活動。去年8月15日上午,靖國神社附近的日本武道館按照慣例召開了全國戰役者追悼儀式。日本天皇夫婦,首相安倍晉三及各黨派人士,戰爭遺孤代表約4700人出席。在去年的致辭中,安倍著重表達了對那些留下親人隻身奔赴戰場的戰歿者的感謝之意,卻沒有提及到前任野田佳彥首相及之前多位首相曾反覆提及的內容——日本對亞洲各國的「加害責任」、「深刻的反省」、「哀悼之意」以及「不戰誓言」。據悉,歷任首相都會在致辭中對「給亞洲各國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和痛苦」做出反省,並提出「不戰誓言」。

1993年前首相細川護熙表達了對亞洲近鄰諸國的「哀悼之意」,此後的村山富市前首相又追加了「深刻反省」。1995年終戰紀念日,時任首相村山富市發表了談話。其核心內容是對因日本「殖民統治和侵略」而遭受傷害的亞洲各國人民表示「深刻反省」和「發自內心的道歉」。這一說法也被自民黨的首相沿襲,固定下來。安倍在第一次擔任首相時也曾在追悼致辭中使用這種說法,但是在去年的致辭修改過程中卻將之捨去。

2013年的終戰紀念日,安倍向千鳥淵戰歿者公墓獻花

參拜靖國神社

在1993年到2013年的這20餘年中,作為現任首相在8月15日參拜靖國神社的只有小泉純一郎,時間是2006年。當年9月小泉卸任首相職務之後,還曾在2007年至2009年連續三年堅持赴靖國神社參拜。除此之外,作為原首相前往參拜的還有安倍晉三、森喜朗、橋本龍太郎和羽田孜。這當中,最執著的當屬安倍。他在自己的第一任期(2006-2007年)結束之後,自2008年開始每年的這一天必去,已經連續去了5年。森喜朗去過3次,橋本龍太郎去過2次,羽田孜去過1次。

就內閣大臣而言,在2000年之前,幾乎每年都會有7、8名內閣大臣在「8.15」當天前往參拜,多的時候甚至達到10人。而在2000年之後,每年僅有4、5名內閣大臣參拜靖國神社,少的時候僅有1人。即便是安倍晉三在2012年底再次執掌內閣以後,內閣成員前往參拜靖國神社的人數與前幾年相比也沒有太大變化。

前往東京都內的千鳥淵公墓獻花

千鳥淵公墓是1959年建設的國家設施,其中安葬著二戰海外戰歿者中不明身份的「無名戰士」和平民遺骨。往年都是在野黨政治家來此處獻花或舉行追悼活動。但安倍去年和第一次擔任首相時均前往千鳥淵戰歿者墓苑獻花。

民間

大量日本民眾選擇在終戰紀念日這一天參拜靖國神社

普通民眾多在這一天參拜靖國神社

8月15日也是東京靖國神社參拜人數最多的日子,多數人是為悼念戰爭中死去的親人,少數人是為炒作自己作秀示人。據報道,在這一天,靖國神社外停滿旅遊車,從各地前來拜祭的人流絡繹不絕。中老年人在這裡面佔了絕大部分,其中也有一些看起來像是來觀光的日本年輕人。

右翼伺機宣傳 集會遊行

每年「8·15」,右翼的宣傳車就會在東京街頭招搖過市播放日本軍歌,而右翼分子也在車上扯著嗓子大聲叫嚷口號。在神社大殿外,時不時能看到一小撮扛著右翼大旗的人。兩三個老人身著二戰時的日本海軍軍裝,舉著軍旗一出現,頓時被相機包圍。另外,日本右翼團體也會在現場兜售他們編輯的《誓死守衛尖閣列島》(稱:釣魚島)的小冊子,號召在日本全國各地開展守衛島嶼的簽名運動。在「第26屆追悼戰亡者國民集會」時,他們曾公開高喊「野田首相應該來參拜靖國神社!」他們還高喊「太陽旗就是日本的國旗,《君之代》就是日本的國歌,靖國神社就是日本的國心!」

2012年,88歲的老兵與「皇軍護士」充氣娃娃為伍,參拜靖國神社

老兵講述「二戰」故事 穿老式軍服參拜神社

「日本遺族會」的老頭老太太現在也稀稀拉拉的。2012年,當幾個老兵打開錄音機播放軍歌的時候,立即遭到靖國神社管理人員的制止,稱他們事先沒有獲得許可。有意思的是進入靖國神社大門右邊,一名88歲的日本二戰老兵格外引人注目。一些來參拜的日本民眾圍著他,聽他講述著那些二戰時的「故事」。老兵旁邊身穿「二戰」日本老式軍服、揮舞著日本軍旗的兩個「皇軍」士兵做出的各種動作,卻讓圍觀民眾產生了兩種反應。老年人紛紛拍手叫好,而年輕人卻笑道「這種裝扮真有個性」。讓圍觀民眾最為掃興的是,往年陪伴老兵的「皇軍護士美少女」,那年竟然換成了充氣娃娃。評論稱,這或許也是一種衰落的景象。

媒體撫今追昔 民眾持不同歷史觀

與往年一樣,這一天,像《朝日新聞》、《讀賣新聞》等媒體紛紛發表社論,撫今追昔。報刊電視等大眾媒體上相關紀念活動明顯增多,有反思戰爭的集會,有評論家的演講,有加害者的證言,戰爭孤兒故事、新發掘的歷史鏡頭等相繼亮相。日本是價值多元社會,不同的戰爭觀、歷史觀交錯對陣。曾有駐日記者在8月15日逛了逛駐地附近的書店,反對戰爭與粉飾侵略的書籍可以擺在同一位置。森村誠一寫的揭露731部隊罪行的暢銷書《惡魔飽食》。同時,小林善紀的美化戰爭的卡通書《大東亞戰爭的真實》佔到第二暢銷書的位置。此外,一些冠以《戰後日本人被洗腦》、《遠東法庭的謊言》、《被奪走的國家自豪感》、《屈辱外交》、《自虐教育》、《要教給人日中戰爭真實的歷史》等刺眼標題的書籍,也赫然在架。雖然有不少遺族會成員和日本右翼在這一天發聲,但也同樣有很多日本國民,眾多的反戰和平團體舉辦各種紀念活動。在和平反戰的行列中有古稀老人,也有涉世未深的青年,他們勇敢面對歷史,揭露當年軍國主義侵略罪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