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那麼硬,女人怎麼軟?

你那麼硬,女人怎麼軟?

西芹和老公周武分居兩個月,不想過下去了。在我眼裡兩個都是極好的人,看到她們的婚姻如此糟心,作為朋友忍不住替她們捏把汗。

我對西芹說:

「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各退一步算了。」

西芹聽了瞬間紅了眼眶,聲音哽咽道:他都不和我交流,天天半夜回來直接進客房睡覺。」

「那他哄你的話,你會和解么?」

「他不會哄我的,他只會覺得是我錯了。」

轉而我對周武說:「你倆現在什麼情況了?」

「還不是那樣。」

「哎呀,你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呀,你哄哄她嘛,女孩子是要哄的,哄哄就好了!」

「我從來不哄女的。」

「自己老婆哄一下有什麼關係?哄別人不也要哄么?」

「不哄,隨她。」

。。。。。。

那一刻我的心裡只有一個感想:「哎喲,我滴個媽呀,幸虧我找的不是這樣的男人,嚇死娘娘了。」

人說最好的愛情是:「你在鬧,他在笑。」一個動不動就和女人死磕到底的男人太可怕。

女人如水,本溫柔,缺愛而強勢。

換句話說:女人的強勢跋扈都是男人不愛,不關心,霸道男權餵養的。被愛充分滋養的女人才會呈現其原生態,柔軟而感性。倘若你的女友或妻子總是飛揚跋扈,強勢女權,你要做的不是指著她的鼻子咆哮,而是上前緊緊擁住她。

男人在事業上,面對挫折和打擊時,鐵骨錚錚,硬一點,那叫男子氣概。在家對女人也硬氣衝天,眥睚必報,那叫「沒風度。」一個家庭,男人有多軟,女人就有多柔。

軟一點的男人多有開闊的胸懷,有涵養,好性格,心善。

我喜歡好性格的男子,這也許是從小耳濡目染的結果。我們家所有的男人性格都特別好,從直繫到旁系,從未見過哪一個對女人大吼大叫,無論女人怎麼鬧,他們都嬉皮笑臉的逗對方笑,實在受不了了,頂多也就是保持沉默。有些人說這樣的男人是耙耳朵,但耙耳朵的女人們無論遭受什麼變故和誘惑都與他們風雨同舟,不離不棄。

我認識的男子也大都性格特別好,從愛人到好友。他們軟得可愛,我也倍感珍惜。也碰到過個別硬的,較真。也許出於對友誼的在乎和重視我會主動示軟求和,但從此往後這個人就會在心裡改變位置,從重要好友劃到泛泛之交,不再改變。

我可以向你服軟,但從此,別再想我對你用心。

無論對方多成功,我的心裡難免帶著幾分輕蔑和不屑。

有些男人總認為男權不可侵犯,對女人低頭示軟很丟臉,認死理:「你錯了,你就得認!」

「認你媽!」

這樣的男人多是家庭教育的結果。首先他一定有個男子為天,女子低如塵埃的原生家庭。他媽媽一生沒有得到過很好的關愛,不懂得教會他如何去愛女人,在他的認知中:女人,生來就是臣服男人,給男人做牛做馬,還得毫無怨言的物種。其次,他的骨子裡隱藏著根深蒂固的重男輕女思想,若女人不能給他生個兒子,就是罪孽深重,逐出家門亦不足惜。這樣的男人像從遠古而來,由里到外散發著迂腐的氣息。

男人不懂得對女人軟,再成功,都無法獲得真正的幸福。

因為,沒有女人會對「硬邦邦」的男人柔情似水,亦沒有女人會永遠愛著一個「硬邦邦」的男人,此生無悔。除非她有求虐傾向。

女人對男人死心塌地,從來不是因為他夠硬,而是因為他夠軟。

愛情,婚姻,友情,皆是。

因為你對我夠軟,我才忍不住對你「含情脈脈,柔情似水。」

因為你對我夠軟,我才發自內心覺得:「有你真好」才會時刻提醒自己要珍惜。

真正體現一個人的珍惜和在乎,恰恰是爭執時你願意先對我說一聲:「對不起!」恰恰是在我們臉紅脖子粗時你願意先露出笑臉,恰恰是冷戰時你願意先開口,恰恰是你願意對我服軟,而我也會感到羞愧。

男人坐擁身家千萬,身居廟堂之高,其魅力不及對女人那一絲的柔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