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前沿|羅凌等:集體經濟不等同於集體化

前沿|羅凌等:集體經濟不等同於集體化

關於「三農」問題幾個概念的思考

集體經濟是否等同於集體化?小農經濟是否等同於家庭經營?城鄉一體化是否等同於城鄉一樣化?這些概念是當前有必要釐清的重要問題。準確理解這些概念的內涵及區別,對於更好的深化農村改革,做好「三農」工作大有裨益。

一、集體經濟不等同於集體化

集體經濟包括農村集體經濟和城鎮集體經濟。農村集體經濟產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的農業合作化運動,包括土地、林木等公共生產資料和自然資源,並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進行管理,主要是為了實現社會主義公有制改造,在人民公社解體后,村一級組織將村級集體經濟延續下來。憲法第八條明確指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實行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農村中的生產、供銷、信用、消費等各種形式的合作經濟,是社會主義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經濟。」由此可見,當前,村級集體經濟屬於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實行共同勞動、按勞分配為主體的社會主義經濟,是社會主義公有制在農村的重要體現,是深化農村改革的重要內容。

集體化是一種生產資料、勞動成果、勞動力的處置方式。新成立以後,為了避免兩極分化,人民政府借鑒1935年蘇聯改革經驗選擇了集體化道路,即以人民公社為領導的三級生產組織形式,公社下面設生產大隊,統一組織群眾生產、共享勞動成果。當時搞公社開展集體化,是特定歷史條件下,實現工業化、農業現代化、維持農村長治久安的現實選擇。

集體經濟有別於集體化。一是基本屬性不同。村級集體經濟是一種經濟實體,具有自然屬性、長期性,伴隨著村級組織的成立而產生,主要指集體成員共同擁有的集體礦產、山林、土地等資源,辦公用房、學校、倉庫、禮堂等不動資產,以及在此基礎上通過經營獲得的增值收益;而按照生產關係的三個要素來看,集體化可以看作是特定歷史時期生產關係的一種具體表現形式,與之對應的是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而非集體經濟;集體化具有社會屬性、階段性,生產資料歸集體成員所有,集中統一勞動,集中分配勞動成果,並隨著生產力的發展而變化。二是工作方法與成效不同。村級集體經濟可採取資源利用、資產經營、產業發展、易地置業、服務創收、財政補助等措施做大做強,方式多種多樣,沒有限制群眾的能動性、創造性,產品數量多、品種多;而集體化採取集中勞動、集中分配,主要開展糧食生產、基礎設施建設,手段單一、產品數量少、品種少。三是農民權利不同。當前,在發展集體經濟中,農民既是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也是獨立的法人,沒有法律和制度的桎梏,有除開參與集體經濟建設之外,自主選擇做什麼、如何做的權利,能充分實現自我價值,多勞多得;而集體化中的農民,則只是普通的勞動者之一,除開集體生產活動之外,不準擅自開展其他經濟活動,也沒有自主選擇從事其他勞動的權利或者權利很少,個人發揮能動性的空間小,實現更大經濟價值的機會少。四是工作效率不一致。當前,村級集體經濟是市場經濟的一部分,調動了群眾的生產積極性,較好的激發了個人能動性,提高了生產效率;而集體化是計劃經濟下的產物,忽視勞動產出率,採取的是按照勞動力年齡、性別、強弱粗略劃分不同等級,並以計算公分的形式確定群眾單位時間勞動數量,並與之對應確定勞動成果佔有量,雖然群眾所得沒有較大差別,但由於缺乏創造力和積極性,人浮於事,出工不出力,導致生產力低下,並惡性循環。

綜上所述,發展集體經濟不意味著走回頭路,回到過去「一大二公」的老路上去。必須穩慎推進農村改革,既要發揮好集體經濟的作用,又要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在家庭承包經營的基礎上,以一定的集體經濟為基礎,建立起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防止在根本性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

二、小農經濟不等同於家庭經營

小農經濟與家庭經營不是同義詞。小農經濟是一種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以家庭為生產單位,採取的是低技術含量的生產方式,特點是規模小、生產分散、產品主要用於自身消費。小農經濟具有幾千年歷史,最早產生於春秋戰國時期鐵犁牛耕時代,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的自耕農、佃農,都屬於小農經濟的範疇。小農經濟具有兩面性,一方面它以家庭為單位,容易實現生產和消費的平衡,具有一定的穩定性;另一方面,由於經營規模小,缺乏財富積累和儲備的能力,經受不住風吹雨打,在天災人禍面前多數人陷於貧困和破產,具有不穩定性。

家庭經營指以家庭成員為主要勞動力,從事農業規模化、集約化、商品化生產經營,並以農業收入為家庭重要收入來源的農業經營主體。家庭經營產生時間相對較短,黨的十五屆三中全會明確指出:「必須發展公有製為主體的多種所有制經濟,探索和完善農村公有制的有效實現形式,使生產關係適應生產力發展要求。實行土地集體所有、家庭承包經營,使用權同所有權分離,建立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理順了農村最基本的生產關係。這是能夠極大促進生產力發展的農村集體所有制的有效實現形式。」這個改革目標也在《憲法》中得以明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實行家庭承包製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堅持家庭經營在農業中的基礎性地位,推進家庭經營、集體經營、合作經營、企業經營等共同發展的農業經營方式創新。」由此可見,家庭經營是伴隨著現代農業發展應運而生的,採取的是現代的生產方式和營銷方式,產品主要進入市場進行交易。家庭經營這一組織形式與合作社、農業企業等其他的農業經營組織相比有一定的優勢,既可以確保農村政治經濟穩定,又便於提高農業生產效率。

家庭經營有別於小農經濟。雖然當前,家庭經營的主體依然是農戶為主,小農經濟也是農戶為主,但二者區別較大:一是科技手段應用水平上的區別。受到教育程度和土地面積的限制,小農經濟下的農民視野窄、市場參與度低、科技投入不高;而家庭經營者則受過一定的教育或培訓,視野開闊,思維先進,掌握了一定的現代種養殖技術,能自覺運用市場規律進行生產,有一定的抵禦自然災害和市場風險的能力。二是發展的規模和目的不一樣。小農經濟受到土地面積的限制,一般的家庭就幾畝土地,一年到頭就養幾隻雞、幾頭家畜,解決的是個人及家庭的溫飽問題,而不是進行商品交換。而家庭經營並不受面積的影響,農業生產者可以在自願的前提下,通過流轉、互換、代管等方式經營更多的土地,並通過現代生產技術、營銷手段,提高產品數量和質量,獲取更多的收益,解決的是農民收入問題。三是生產方式不一樣。小農經濟的生產過程是農民直接參与勞動,採取的是廣種薄收的方式進行生產,偶有盈餘則挑著產品到臨近市場進行售賣;而家庭經營既可以是農民直接從事農業生產,也可以是非農家庭直接從事農業生產,還可以通過購買社會化服務方式從事生產、管理、銷售等,既注重現代信息技術的應用,採取「互聯網+農業」模式,拓寬市場增加收入,也注重與旅遊業、服務業等二三產業的主動融入,不斷強化產品的質量和品牌建設。

綜上所述,家庭經營是農業生產經營的主要組織形式。穩定家庭經營事關農村改革發展穩定全局,必須高度重視。

三、城鄉一體化不等同於城鄉一樣化

城鄉一體化是一場深刻的社會變革。習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把工業和農業、城市和鄉村作為一個整體統籌謀划,要繼續推進新農村建設,使之與新型城鎮化協調發展、互惠一體,形成雙輪驅動。由此可見,城鄉一體化是現代化和城市化發展的一個新階段,把工業與農業、城市與鄉村、城鎮居民與農村農民作為一個整體,統籌謀划、綜合研究,通過體制改革和政策調整,改變城鄉二元結構,促進城鄉在規劃建設、產業發展、社會事業發展等方面的一體化,實現政策平等、發展互補、機會均等,城鄉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

城鄉一樣化是指簡單的將城市的資源、發展方式、建設方式在農村進行複製。沒有考慮農村生產生活特點,沒有發揮農村的生態優勢、資源優勢、文化優勢,而是套用城市小區模式、用一個「版本」改造鄉村,大拆大建,通過修幾條馬路、建幾排樓房,將鄉村「洋化」,產生視覺效果的「一樣化」。這種做法不但建設成本高,也割裂了農村的歷史和文化傳統,毀掉了田園風光,同時,由於缺乏必要的公共設施和社會事業項目,導致城不像城、鄉不像鄉,群眾認可度低。

城鄉一體化有別於城鄉一樣化。一是思維模式和發展理念的不同。城鄉一體化採取的是系統思維和統籌考慮的發展理念,尊重規律,注重開發與利用的多元開發模式,讓城市和鄉村互補發展、協同進步;而城鄉一樣化採取的是慣性思維和傳統發展理念,方式簡單,遵從既有經驗,注重城市建設方式的簡單複製,讓城市和農村失去了優勢互補的機會,容易出現農民失地失業、生態破壞、環境污染等系列問題。二是政策措施的不同。城鄉一體化是發展思路和增長方式的轉變,既注重基礎設施建設,也注重民生事業、配套政策建設,既注重產業布局,也注重利益關係的調整,與之伴隨的是城鄉公共資源的均衡配置,對農業農村農民的反哺,對城鄉二元體制的破解,對戶籍制度的改革等等。而城鄉一樣化,則更多的在乎基礎設施建設,對民生事業的發展投入不足,也不具有實際的可操作性,容易讓人迷茫,因為究竟是農村像城市的一樣化?還是城市像農村的一樣化?還是半農半城的一樣化?西部地區和東部地區如何一樣化?三是對群眾根本利益實現程度不同。城鄉一體化,既尊重了經濟發展的基本規律,也尊重了群眾的基本權利,因為群眾可以自由的選擇在農村還是在城市居住,在農村還是城市就業,極大的調動了城市居民和農村農民的參與積極性。而城鄉一樣化,則會簡單的將城市的發展模式或者農村的發展模式進行複製,沒有注重發展的差異性和農民對就業、就醫、就學等需求的多元性,容易出現失地失業、帶著鋤頭住樓房的現象,群眾的現實需求不能有效滿足。

綜上所述,城鄉一體化不是讓農村盲目模仿城市,而是應該立足農村生活和農業生產特點,符合現代農業的產業布局,把農村地區生產發展、生活富裕作為根本出發點,把城鄉統籌起來作為一個有機整體共同發展,而不能把內涵豐富的城鄉一體化異化成了視覺效果上的「城鄉一樣化」。

聲 明本微信公眾號系《鄉村發現》官方微信,如無特殊說明,本微信內容均來自《鄉村發現》雜誌或網站,版權所有。歡迎轉載,如有媒體或其他機構轉載,請註明出處為「鄉村發現網」。對於不註明出處的侵權行為,本刊保持追究法律責任權利。征 訂

★《鄉村發現》官方網站:

★《鄉村發現》書刊訂閱:25元/期,全年150元

◎支付寶--賬戶名:陳明飛;賬號:hnnyy@vip.163.com

◎銀行匯款--戶名:湖南省農村發展研究院

開戶行:農業銀行長沙洪山橋支行

賬號:18-077 1010 4000 2317

◎郵局匯款--地址:長沙瀏河村巷37號

收款人:陳明飛;郵編:410003;電話:0731-84210181

◎匯款后請及時致電確認到賬情況及收刊地址

★投稿郵箱:zhgxcfx@163.com

論道三農:hncwsh

湖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省農村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鄉村發現主編陳文勝原創文章發布平台。

★ 湖湘智庫:huxiangzhiku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府直轄的綜合型智庫--湖南省社會科學院的官方微信。

★湘學:xiangxuecn

湖南省湘學研究院的官方微信公眾號,致力於成為湘學知識普及平台、湘學學者交流平台、湘學成果共享平台。

★鄉村發現:zgxcfx

鄉村品牌讀物《鄉村發現》刊物及鄉村發現網的官方微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