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警示與反思丨樂視北美大潰敗:國王永久消失了,王朝也分崩離析了

警示與反思丨樂視北美大潰敗:國王永久消失了,王朝也分崩離析了

作者:lianzi

樂視在多個海外市場全線潰敗,可能已經不只是離職員工對於這家公司的詛咒,而很可能馬上就要成為現實了。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這一回,在美國曾經短暫「虛華」一時的樂視是真的徹底落魄了——整個辦公區人去樓空;賈躍亭曾夸夸其談的要迅速擴大到12000人的團隊目前可能不足50人;一家號稱「不差錢」要20億美金收購美國公司的企業最終卻頗有心機地在員工的遣散費上下功夫動黑手;甚至我們拍到了這家公司慘淡到以低價在美國二手網站上上以個為單位賤賣書桌、傢具……

賈躍亭的這場「征戰美利堅」的大戲終於算是慘淡收場了。

人去樓空

周四的下午,扎堆在矽谷南面的中型科技公司中,聖何塞一號街的街角倒是顯得格外冷清——空蕩蕩的停車場,更沒有什麼員工。更凄慘的是,大半扇辦公大樓漆黑著,連燈都懶得開。

樂視北美園區

這棟大樓目前的主人就是來自的樂視。而這裡就是賈躍亭在2016年不斷提及和炫耀的「樂視北美總部」。

一年前,坐在這棟大樓里,對外籍員工自稱是「YT」的賈躍亭,坐在一把華麗到讓美籍員工覺得誇張的「寶座」上,告訴這裡的每一個員工——樂視正式進軍美國,並且將要在購買到的雅虎的地皮上建立新的生態園區,以及擴張到12000員工的規模。

站在空蕩到讓人發毛的停車場,看著眼前僅僅停著的27輛員工的私家車,再回想樂視初來美國剛剛租下這個7000多平米辦公園區后,賈躍亭高喊出的那些豪言壯語,竟像是看了一整場鬧劇。

樂視矽谷園區空空蕩蕩的停車場

停好車,繞著整棟大樓走了一圈,才發現比之前預想的要更加糟糕——半扇大樓都徹底黑著燈。

而勉強亮著燈的那一面辦公區雖然擺滿了書桌椅,但也只有一位女員工孤零零地坐在那裡不知道在忙著什麼。

和我有同樣感受的還包括馬路對面在另一家科技企業F5工作的兩位美國員工。

同一天,馬路對面的另外一家科技公司停車場卻是停得滿滿當當。

「這樣(空著)有幾個月了。人越走越少,直到本周裁員后,幾乎是人去樓空。」見我是個亞洲面孔在拍照,他們走過來和我聊天,甚至想從我口中得到更多關於這家來得快,去得更快的公司的八卦。

被賤賣的一切

「你也來買書桌嗎?」 一位穿紅色衣服的年輕人在樂視矽谷的大樓前問我。

「不是。」我如實回答。

「那你是買電腦的嗎?據說他們的MacBook pro目前超低價,都是員工離職后出售的。」他告訴我說他知道這些信息都是從Craigslist(美國最大的同城交易平台)上看到的消息。

「不能理解,一家這麼大的公司怎麼會淪落到在那種地方一個一個單獨出售書桌。」他說在矽谷,一家公司混到最差好歹也是整體出售書桌、椅子這樣。

「單獨一個出售還真是出乎意料。」他嘟囔著告訴我說一開始從Craigslist上看到聯繫了一下,發現是樂視才是賣家也著實嚇了一大跳,且對於原先價格著實不菲的站立式可升降書桌280美金就賤賣掉感到不可思議。「真的窮途末路了吧。」

這個時候,一個頗為瘦弱的女孩子從園區一個不起眼的小側門裡出來推出來一台大桌子,且四周打量,顯得格外警覺。

「你是不是在拍照?!你說,你是不是在拍照??」這個女孩子看到不遠處站在園區門口的我,突然追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喊道。「不希望因為照片給自己惹上任何麻煩。」她告訴我說,最近每天都有記者來光顧,美國的都有。

可能大家都知道這家公司快不行了。

這些桌子都是公司給員工的,人都走空了, 留著桌子也沒用,賣了還能換點錢回來。她坦白告訴我。「公司的確在低價出售一大批離職員工的書桌和電腦。」

在我呆在園區內的一個小時內,一共先後有兩輛搬家公司的卡車停靠在園區內。

「之後,這棟大樓可能會被大部分出租吧。」她看著眼前正在太陽底下拆桌子的紅衣小伙說。

見不得光的裁員計劃

上周樂視裁員85%的消息在矽谷華人圈裡猶如一顆炸彈炸開來。但比起樂視放出的那些有限的裁員細節,事實卻更加糟糕、不堪,甚至讓人心寒——這很可能是一場早已計劃好的,對員工的利益充滿機關算盡的裁員大戲。

「其實整個北美總部早就看起來不對勁了。」一位已經從樂視主動離職的可靠信源告訴我。

大概幾個月前,辦公室就有更多的人很反常地長時間選擇了work from home(在家辦公)。更準確地說,這棟辦公大樓里的一些「明眼人」達成了某種默契——一邊在家適當完成工作,一邊開始著手發簡歷,找下一個工作機會。

直到兩三個月前的一天,已經連續在家辦公一陣子的她照例回到公司,卻發現整層辦公室幾乎空掉了 。

沒過多久,她辭去了樂視的工作。

「其實樂視並不是最近才開始裁員的。」這個計劃早就暗暗進行了,她說。

她的話得到了很多樂視北美前員工的證實。

樂視為了防止引起媒體的注意,早在去年年末以及今年3月就開始了它的緩慢的分批裁員計劃。樂視的多位前員工在 Glassdoor——美國最權威的對僱主的評估網站上這樣寫道。

為了營造出「還沒有失敗的假象」,已經沒錢招聘新人的樂視北美甚至從2016年10月開始就玩起了「假裝招聘」的把戲。

在美國華人工程師論壇「一畝三分地」中,一名網名為jfree811的網友在結束樂視的面試后寫下了「樂視onsite,千萬別去這家公司,已經freeze不招人了」的帖子。

「今天去onsite了,被告知整個公司已經freeze,沒錢找人了。那些網上放出來的職位都是騙人的。白白請假半天開半小時過去了……面我的人(面試官)跟我說,他們現在一直沒position,但是recruiter完全不管有沒有職位,不停地安排面試。他們也很無奈……他說上個月他們面了幾個覺得不錯,但是offer發不出去。」

比這位網友更糟糕的是,有人回帖表示三周前拿到樂視的offer,然後HR一直催著讓接offer,但是口頭接了offer后,樂視的HR就再也不打電話消失得無影無蹤。

尷尬的是,在這位網友發帖的前幾天,樂視還在對外發新聞表示自己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招聘大會上大獲成功。

「我還在樂視,但是目前因為他們資金鏈問題,正在計劃在下月裁撤150人。不過樂視唯一不想裁撤的就是社交媒體團隊——他們需要一直,一直,一直在這裡(Glassdoor)和其他一切可以給樂視評分的地方當水軍,刷假評論。樂視一直在對媒體說謊,因為他們太害怕這會影響到法拉第未來的其他股東的決定。」

對於樂視的這個「水軍技能666」的社交媒體團隊,樂視美國的員工早已忍受不了,甚至在Glassdoor 上僱主的優點這一項下寫下了「最佳社交媒體團隊」進行諷刺。

「看看這裡所有的正面評價,樂視應該為此感到羞恥。」前員工這樣評論道。

不過比起水軍刷評論更尷尬的是,哪怕算上這些虛假的誇讚,在滿分5分的情況下,樂視在Glassdoor上的評分竟然也只有少的可憐的1.7分。

當然,一家公司經營狀況、資金鏈出現問題,裁員往往是不得已的一步棋。但是樂視在矽谷的前員工們卻對於樂視在裁員過程中出現的機關算盡感到失望和憤怒。

在一封名為《賈躍亭在北美全線潰敗后,懦弱地回到北京躲在龜殼裡》的評價里,一位員工在5月16日指出了公司在「不誠實」地裁退員工——不僅不能誠實公布公司當前的狀況,甚至繼續為員工畫大餅忽悠。

這位匿名者表示去年10月看起來還算風光的北美髮布會其實對於樂視來說是失敗的。賈躍亭在此之後就好像躲起來了,不再頻繁來美國了。他在那場發布會前刻意坐的那個漂亮的椅子(cheesy chair)已經被放進儲藏室很久了。那上面的灰積得比被辭退員工的桌子都多了。

「樂視對外已經宣布資金問題,但是卻在不停地向員工們表示公司不會進行裁員。然後他們在緊接著的第二周就毫不猶豫開始大規模裁員——徹底毀了你的生活。」一名員工在Glassdoor留下了這樣的評論。

「HR甚至一兩個月前勸說一些員工從正式員工轉成臨時員工(contractor)。她們當時說反正都要加班,正式員工沒有加班費,但是contractor會發加班費的,到手的錢更多。」一位曾經在樂視北美工作過的朋友告訴我。

按照美國的法律和工會要求以及樂視北美對外的描述,裁退員工是需要付補償金的。但當員工一旦選擇轉成臨時工,他們就相當於「主動」放棄了裁員補償金——為樂視的裁員計劃省下不少資金。

「這像是一個陷阱。」她忿忿地把樂視形容為一個「騙子」。

早已開始的騙局

如果說樂視或者賈躍亭是個騙子,那這場騙局早已開始。

樂視的美籍員工紛紛在Glassdoor上髮長文對樂視的套路表達了憤怒和不屑。一位在Glassdoor上註冊為樂視北美副總裁的人透露了更多細節:

「樂視對外宣稱的購買的雅虎的49英畝的地產,就是曾經賈躍亭對外表示要進駐12000名員工的那個生態園區,從開始到現在都只是被用於李維斯球場的外緣停車場。

從2016年7月開始,他們宣布了迄今為止樂視海外最大收購案——20億美金收購電視產商Vizio。為此,樂視在第三方託管放了1個億作為保證金,但之後,尤其是現在資金出現問題后,他們一直在想辦法把這筆錢拿回來。

在去年10月那場名為Big Bang的正式宣布樂視進軍北美的發布會前夕,賈躍亭把將近100個員工塞進一個大概只能坐30個人的小會議廳,並在裡面開會到深夜,長達幾個小時。他坐在他的「國王椅」上用英文夾雜著中文講著他接下來的打算。

不過, Big Bang發布會背後還有更多的內幕。「這場預計安排在8月2日的活動被一拖再拖,至少拖延兩次才安排到10月進行的。實際上,樂視到10月也沒有完全準備好。在發布會前兩周樂視CMO因為和公司的訴訟突然從公司離職。當然,最終他沒有來到現場,更無法按照最初的安排演講。而對員工,公司只是表示這位高層家中有急事。」

另一位聖何塞分部的員工揭露了更多讓人尷尬的內幕:

「樂視北美從包括Google、三星、HTC等等世界一流的企業雇傭到了很多很有才幹的員工,但遠在的管理層卻完全拒絕傾聽這些人的意見。總部認為他們才是最了解美國市場的人,但是樂視(在美國)正在經歷的土崩瓦解卻恰恰證明了他們的決定是錯誤的。更糟糕的是,他們竟然強迫我們發布一些沒有完成研發完整,沒有準備好,甚至仍然存在問題(bug)的產品。」

「當你告訴公司說你這是在做違法的事情,他們會責備你沒有好好聽話。」一位員工這樣評價。

這位員工還講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個關於「國王」賈躍多次下「江南」視察的細節——

「當賈躍亭來到矽谷辦公室,身後總是帶著一群『狗仔隊』。無論他走到那裡都跟著他給他的每一個動作拍照。」

「他本人就是個最大的欺詐。他在發布會前會召開幾個會議,在會議上把自己當作國王一樣,坐精緻(更貴,更舒服)的椅子(寶座)。這把椅子在賈躍亭不在的時候是會被刻意藏起來的。更可笑的是,每一次賈躍亭來,北美分部都會去外面租好的傢具讓這裡看起來更像一個公司。」

給有美國夢的公司敲響警鐘

樂視在美國的虎頭蛇尾是可惜的,不過也是註定的。

如果更加理智的分析整個北美團隊的大潰敗,很多員工也指出了誠懇的意見。其中最大的抱怨就是樂視總部的虛張聲勢和「不相信當地團隊」——無論是樂視北美還是印度的團隊都公開指責樂視寧願從派「老幹部」來修正海外當地團隊的決定,也不願意聽取哪怕是很有經驗、能力的當地團隊的建議。

更糟糕的是,在美國的樂視員工大多並不了解公司到底想要做什麼——混亂的管理更是給本身就迷茫的員工生活雪上加霜。

一位員工抱怨表示,「在一個項目上連續花上24個小時不要緊,但是當你完成整個項目的時候,你的上司跑過來卻告訴你說整個項目的要求變了。所以說,樂視員工就是無法做到生活、工作的平衡,也沒有任何有影響力的產出。」他甚至給出了「如果你在矽谷看到樂視的HR,能跑多快請你跑多快」的忠告。

失敗的另外一環,印度

樂視從一個沒有人熟悉的外來者到成為全矽谷的笑話,不過用了短短的一年時間。但讓這家公司更加不想面對的是,不光在美國,樂視在其他國家的海外業務也會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連帶著一個面臨潰敗。

而另外一個,是印度。

從Glassdoor的記錄來看,樂視從今年3月開始在印度也同樣進行了一場「 不太誠懇」的大裁員——從原先的350人裁員到80人,裁撤了大約80%的員工。《印度經濟時報》甚至在報道中把這次大裁員當作了樂視在印度徹底潰敗,甚至是退出印度市場的前兆。

儘管事後樂視公開對此表示了否認,將80%的大裁員計劃表述為一次 「階段性調整」,但不得否認的是,這樣的「調整」著實讓200多位當地員工生活遇到了窘境。

一位前樂視印度技術團隊負責人在3月10日在網路上留下了這樣的表述:

「樂視辭退了我所在團隊60%的員工,卻大多隻給了1個月的工資作為微薄的補償。樂視的HR有自己的借口——表現差。但是,他們怎麼可能看得出一個才來樂視工作了不到兩個月的員工表現差的?甚至有人只得到了15天工資作為遣散補償金!!!整個公司都是個噩夢!很幸運的是,我在下一場裁員到來前自己找到了工作。但是離職時,HR威脅了我——如果做了錯的事情他們會破壞掉我的服務信。這對像我這樣的高職位的擁有很多年工作經驗的人來說,是一種羞辱。」

對於樂視在印度裁員的所作所為,多位印度當地員工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反對。

「他們會隨時解僱你,根本不會給你任何原因和解釋的機會。」一位在印度班加羅爾的員工甚至指出樂視在他的園區裁員兩個月已經超過700人,而樂視在印度孟買的公司已經徹底關閉。

樂視在多個海外市場全線潰敗,也許已經不只是離職員工對於這家公司的詛咒,而很可能馬上就要成為現實了。

————————

轉自:品玩

歡迎關注「元浦說文」訂閱號

金元浦教授人民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所所長

中外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教育部文化部動漫類教材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導傳媒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博導

「元浦說文」由人民大學金元浦教授創辦。目標在於速遞文化信息、傳播深度思考、彙集文化創意產業的業界和學術精英,搭建產學研的合作橋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