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異想天開的設計大師,擁有一台十八世紀的機器加上一顆復古的心

異想天開的設計大師,擁有一台十八世紀的機器加上一顆復古的心

大設計師們的導師只想做一個十八世紀的小金匠

The Tide

But inspiration is everywhere. If you look at something and start trying to draw it, it immediately transforms into something else.

靈感是無處不在的,一旦你看見了什麼,並開始試圖描繪它,它就立刻轉變成了其他的什麼。

—— Anthony Lent

做了將近 50 年的設計師,從在德國當學徒成為一個小金匠,到在設計界的頂尖學府 FIT 擔任設計系主任,設計師 Anthony Lent 似乎已經能夠真正到達珠寶設計領域的從心所欲了。

很難找到另一個珠寶設計師能像 Anthony 這樣,把童話中的元素如此天衣無縫地融入珠寶。他的作品中有許多現實和幻境邊緣的奇妙生物,精靈、青蛙、蝙蝠、神秘的天體……和許多其他的生物。

雕塑感、異想天開和敘事性的……他這麼定義自己作品的風格,「許多人開始叫我『奢華的臉』,我覺得挺恰當的。」他這麼說,帶著幾分戲謔的口氣。

他喜歡人臉的元素,也許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你會被嚇到,但是當你仔細去觀察,你又彷彿可以陷入長時間的凝視。

你會覺得那些人臉在述說著什麼,比人臉本身所能表達的更多的什麼,是新奇,悚然又著迷的感覺。

他很早就開始試著鑄造真實的人臉,他把這叫做「生命的演繹(life cast)」。他的一款 Shoko drop earrings,形象就是來自於他的學生。他會取人面孔真實的微縮輪廓和葉子真實的紋理,然後處理成最後耳環的樣子。

他珠寶中的許多形象,都跟他身邊的人,他經歷過的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比如珠寶中的眼睛形象,來自於曾雕刻過的一張人臉,表現一個人很難描述的一些特徵對 Anthony 而言彷彿是一些神秘的聯繫。

而嘴唇戒指,是在他非常好的朋友的啟發下設計出來的。朋友是天主教徒,問他是否見過教皇的戒指,他見過,並且認為戒指是讓人驚奇的。

「當教皇說,親吻戒指,我所能做的,就是親吻它。」

太陽和月亮是 Anthony 雕塑收藏的一部分,他有一個擴充中的科幻組:火箭、衛星和彗星,這是一個集合。

太陽和月亮,是受到了 19 世紀童話書影響的作品。還有一個 20 世紀的漫畫家,Winsor Mc Cay,用漫畫說故事。

他畫了一系列的衛星,當 Anthony 還在藝術學校的時候,就受到了他的強烈影響。他的兒子馬克斯還是個嬰兒的時候,最喜歡的書是「晚安月亮」,於是,Anthony 開始畫月亮,使它們進入珠寶。

珠寶表面的暗啞是 Anthony 刻意為之。他認為如果珠寶表面太有光澤,微雕的細節就無法被很好地看到。而且暗啞有一種微妙的復古感。

「細節是某種親密的鎖扣,通過製作首飾,我去感受每一個顧客,這是一個非常私人的關係,而並非僅僅只是買給一個人一件珠寶。」Anthony 相當認真地說。

當我們去拜訪 Anthony 的時候,他給我們展示了他最喜歡的小月亮臉,和他那台十八世紀的古老機器。

那機器古老得就像穿越了許多歲月而來,就像曾經有俄羅斯珠寶商知道 Anthony 的某件作品竟然不是一百年前完成而是他剛做出來的時候,滿臉的不可思議。

也許這就是復古的心打造出來的復古傳奇,一個從十八世紀穿越過來的小金匠,帶給我們的小小驚喜。

「最美有物」第 140 篇推送

片來自 Anthony Lent 官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