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鬼谷子大智慧:做人,可以裝傻,但不能真傻!

鬼谷子大智慧:做人,可以裝傻,但不能真傻!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狄更斯。

相信大家的手機里都關注了很多微信公眾號,甚至有很多讀者花錢付費訂閱了很多音頻、文字內容,稱之為內容付費,那麼我們應該怎麼看待這件事兒呢?內容付費到底能給我們帶來些什麼呢?或許你已經猜到了,今天聊的是付費閱讀背後的那點事兒。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這麼一個有趣的規律,人們每年追捧的東西都不一樣,比如互聯網行業前年追自媒體,去年追直播短視頻,那麼今年追什麼呢?似乎這些熱點的背後總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推波助瀾。

這讓我想起過年回家,年近八十的爺爺有一次在給子孫們科普生意經時說過的一句話:

「前年大蒜好賣,去年上半年小青菜好賣,下半年小青菜又沒人買了,我猜今年上半年蘿蔔能賣個好價錢,看形勢雞鴨是不能做了」。

聽了爺爺的話,對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肅然起敬。實際上各行各業的背後都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推動,我們姑且將其理解為時勢吧,不夠據我所知其實背後都是有資本在推動,互聯網行業也不例外。就好比自媒體人早在前兩年就攫取了第一桶金,現在再做很顯然就不合時宜了。就好比直播和短視頻行業去年一年內就崛起一百多家直播平台,再比如去年最火的短視頻自媒體人papi醬,不過今年或許再也不會出現第二個papi了。這就好比現在已經不流行吃小青菜了,你還賣小青菜,就不合時宜了。那麼今年流行什麼呢?

很顯然付費內容是之一。比如「XX思維,XX讀書會,XXX頻道」,甚至微信都放出風準備開始付費閱讀了。

火已經點燃了,這個時候抵制知識付費是一種不理智的行為,時勢使然。所以我們註定是在浩瀚大海中隨波逐流的人。

或許有人會問了,那雙無形的大手到底在推動什麼呢?我覺得是需求。一切商業行為的背後其實都是滿足需求。道理我們都懂,但是你知道需求其實是可以被激發的嗎?

比如衣食住行醫是剛需我們都知道,而那雙無形的手卻可以推動進而影響人們的選擇,比如穿什麼品牌的衣服,買什麼型號的手機,去哪家飯店,情人節住哪家酒店,生病了去哪家醫院?而這種行為我們可以理解為叫營銷行為。

比如莆田係為什麼要投放數以千萬計的廣告?他們傻嗎?實際上就是利用資本的力量,通過營銷行為,最終影響人們選擇哪家醫院。而這種營銷行為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刺激人們的需求。是的,需求其實是可以被激發的。比如微商的朋友圈廣告也是這個道理。所謂的品牌、產品、營銷、管理等行為,無不是為了激發受眾需求而已。這或許是阿信這些年在各行各業里摸爬滾打,幫助企業投放了數億費用之後的一點點小心得。聰明的企業永遠知道如何激發客戶的需求。

激發就是利用一切可能的形式讓你自己感覺:我有病啊!

首先我們來說說從眾心理,很幸運,阿信作為一個並沒有掘到金的人,卻親眼目睹了很多資訊平台的套路,通俗的說其實都是在充分利用人性的弱點上做文章,還記得傳播學里有這麼一個套路,至少在是很實用的,性暗示、暴利和腐敗是傳播速度最快的捷徑,這些本質上其實都是利用了人性的弱點。比如你現在打開任意門戶網站,一定能看到這三點信息。只不過是有人講逼格(稱之為調性),有人更low而已,而low卻可以帶來更多的流量。比如有人做了調查,新媒體閱讀量最高的並不是大V、專家寫的文章,而是各種雞湯文。很顯然雞湯更符合大眾需求。得民心者得天下,當大V專註雞湯,殺傷力自不必多說。相比之下:

雞湯才是剛需,更能激發讀者的共鳴,進而引發從眾,甚至是盲從。因為正確的漂亮話是永遠不會有錯的。甚至在算命技巧里也是如此,十千九響,十隆九成。說好聽話永遠比說難聽話更能讓人接受。

這是個比low 的時代。

阿信失敗就失敗在這裡,光顧著講調性了。不做雞湯還可以理解,非要反雞湯。所以這註定了會是個悲傷的故事。也難怪某帥會說,你的鬼穀道能堅持到現在,純粹是你對鬼谷子的執著在堅持。注意,我用的詞是:堅持。

我們知道理性的開端其實是感性,是人們的感覺、聽覺、視覺、觸覺、嗅覺在吸收感知世界之後,對於「是什麼」的一種判斷。比如一個產品為什麼好,商家往往是通過五覺的方式進行推廣的,不管你是聽到的、看到的、觸到的、聞到的,或者互動式的。奧秘就在於此,這就是廣告和營銷的目的。

早晨當你開車收音機里播放廣告,走進電梯里看到的室內戶外廣告,去商場看到各種SP廣告,手機上網或電視上看到的視覺廣告,報紙上看到的軟文硬廣、甚至電影里的植入廣告等等,其實無不是在攻擊你的心理,激發你的需求。

當人們的感知被影響了之後,就會出現從眾心理。從眾是指個體在社會群體的無形壓力下,不知不覺或不由自主的與多數人保持一致的社會心理現象,通俗的說就是「隨大流」。

不信,您放眼左右,是不是充斥著各種營銷行為呢?看起來與你無關的廣告,實際上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你的認知。因此,在這雙無形的手的推動下,當你餓了、渴了、困了、病了時,你就會情不自禁的做出你認為是理性的行為。我們稱之為信息流的干擾。

實際上我們就生活在像《黑客帝國》世界里一樣,隨時接受由無形的手發出的程序指令在行為。也難怪互聯網的業內人士會說:未來是屬於程序員們的,程序員遲早會統治世界。如果從這個角度上看,在互聯網行業高度發達的今天,這並只是臆斷。

也正因如此,所以才需要獨立思考能力。可惜的是,我們往往會做出我們自己認為的獨立思考的行為。就如我在讀心理學原理時候看到的這麼一句話:人們永遠不可能理性的看待自己。這句話我足足思考了三年,因為人們其實是不可能做到絕對理性的。也就是說雖然我們不願意從眾,或許我們認為我們並沒有從眾。

但實際上,這還是一種從眾。因為人永遠是有弱點的。

人每天在思考問題,經常會陷入思維誤區,其根源就在於存在邏輯缺陷。就以內容付費為例。那雙無形的手在說:人們身處在信息洪流中,那麼人們可以採用付費的形式,接收由專業人士提供的信息選擇的服務。

有位鬼穀道的朋友問。鬼谷子的抵戲術是否還有第二層用法:反抵戲。這個問題,我給100分。這也是高手使用的一種方法:告訴你一些真相,告訴你所處的環境存在漏洞,進而給你提供服務,彌補這個bug。這就是反抵戲思維在知識付費炒作中的一次精妙的運用。

知識付費不是現在才有的,其實古已有之,比如孔夫子在辦民營學校的時候就提出,只要有人提兩斤鹹肉,那麼他就可以得到專業的儒家洗腦,哦不,知識服務。比如小說付費閱讀、線下付費課程等等比比皆是,比如加入我們的鬼穀道其實也是需要付費的。那麼為什麼付費閱讀會突然在2017年突然爆發呢?付費閱讀到底能給我們帶來什麼?

首先我要聲明,阿信本人並不反對內容付費,但反對一切給用戶洗腦的內容付費。

我們來講個段子吧,關於孔子的。

有一次,孔子在跟弟子們聊天的時候,就感慨的說:「我這些弟子們,我最喜歡的顏回的修行差不多接近道的境界了吧,只是他卻常常窮的叮噹響。而那個不安本份的端木賜,投機倒把、把握商機,或許這小子運氣好,每次都讓他猜對了,居然成了土豪」。

很顯然這事兒是讓孔夫子很不爽的,窮人家的孩子好不容易湊了二斤鹹肉,來接受洗腦,哦不,文化熏陶,居然還是沒能翻身。而那個端木賜運氣好,總是讓他給蒙對了,居然混的風生水起。

不公平吶。有道者窮開心,無道者樂生活。哪怕是阿信看到孔夫子的嘮叨也覺得很有道理,這特么太不公平了。很顯然孔子在同情顏回,死了連個像樣的葬禮都辦不起,還要靠子貢他們捐助,才最終獲得了體面。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有相同的體會呢?不過這個故事阿信想說的並不是富人該死的故事,而是幫孔子說出他想說的話,畢竟他是萬世師表,有些話不能說。

這個世界上,有德和有錢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很顯然生活在奴隸制社會的孔老夫子早已看穿了一切。但是2000多年過去了,進入了互聯網時代,事情似乎有更進化了,如果顏回生活在現代,或許他可以跟一些有學問有學位的人一起生意。而這門生意正是內容付費。

不過,我猜顏回是不願意的,大家玩的東西不一樣,無所謂對錯。

是的,問題複雜了。第二次強調,知識付費這件事我們不講是非。因為縱橫家從來不講是非的,只是搬弄是非而已。

不過我們換個角度,從付費用戶角度看。既然用戶掏出荷包,選擇付費了,自然希望是能獲得專業的知識服務。而這種知識其實是淺層的。比如我給出一個概念:捭闔。我可以通俗的告訴你,捭就是說話引導別人的方法,闔就是聽話分析別人的方法。再比如我給出陽明心學的概念:心既理也,實際上是區別朱熹理學的哲學概念,提出我心就是天理。再比如博弈論的基本概念「囚徒效應」。博弈論你以為是權謀手段,實際上博弈論其實是經濟學在數學應用中的一個分支。

請問你通過這三個概念,你獲得了什麼?當你獲得淺層概念時,對你的幫助僅僅是知道而已。如果想在鬼谷子縱橫學和陽明心學里有所建樹,不花費超過十年以上的功夫,休想得到精妙深刻的領悟,這就是知道和知識的區別。而內容付費給的其實是一種淺層通俗的解釋,因為太複雜了,反而是不利於商業應用核傳播的,說些大家都聽不懂的道理,誰會聽?

知識對大多數人其實是用來裝逼的。

專業知識本身就是無趣、寡淡的。比如經濟學三個字就有無數學派分支,無數模型,無數公式,看似簡易明白,實際上是就如博弈論一樣,你聽到了囚徒困境的故事,並不代表你就懂得了博弈學。這是其一。

其二在於,IP概念。人們選擇內容付費的時候,首先是考慮「你是誰」的問題。這其實是建立在IP的基礎上的。這與娛樂圈裡的明星流量現象是相通的。為什麼周星馳會選擇沒有演技的吳亦凡去作為電影主角呢?這難道不矛盾嗎?

周星馳本身是個商人,而非電影藝術家。吳亦凡作為一個IP自帶流量,相比之下,啟用一個沒流量有演技的演員而言,成本更低。

到底什麼是IP呢?咳咳,其實讀鬼谷子的阿信就是一個IP,當提到鬼谷子,讀者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有個叫阿信的人是干這事兒的。我驚奇的發現內容付費做的好的,其實都是以個人品牌為基礎的,比如「xx思維」、「xx讀書會」、「xxx頻道」,產品前綴永遠是人名,其本質都在於在建立個人IP的基礎下進行的,或對IP進行的聯想。經過實踐沉澱,那些原本是虛擬的事物,逐漸幻化成型。比如阿信不是我的真名,叫阿信是源於一個叫韓信的猛人,但是時間長了,阿信就幻化成型了,形成了一個這個世界上的一個IP。以至於很多我身邊的人都只知道我叫阿信,而不知道我的本名。

好,讓我們來釐清一下內容付費的事情。知識分子搖身一邊成為商人,就好比顏回學起了子貢做起了生意,而其提供的產品是他的通俗知識,相比之下專業人士的確可以給大眾提供高品質的知識內容服務。不過內容付費的本質其實是一種商業模式。利用互聯網新媒體、社交屬性為基礎,為大眾提供付費的知識服務,進而完成商業盈利的行為。

相比顏回能通過學習幾乎達到了「道」的境界而言,知識服務商可以通過提供知識產品賺錢傳播知識,但並不能讓讀者獲得更深刻的提升。不過第一,值得警惕的是有些知識分子其實可以利用大眾對於專業知識的缺失,肆意偷換概念,更改邏輯,說到底與其說他們提供的是知識,不如說是商品吧。還記得有一款城鄉結合部暢銷的產品叫「腦白金」嗎?第二還有人為了滿足用戶需求,去兜售一些非本專業的知識,就好比讓阿信去講微積分,要麼阿信瘋了,要麼讀者瘋了。

所以借用魯迅的一句話:取其精華,棄其糟粕。當然我們也期待能獲得更多高質量的產品,不得不承認,開啟明智、啟迪人生的確是這個時代的一種剛需。只不過我們應該打破一點妄念:因為我們真是一些奇葩式的存在,甚至是一個嚴重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群體,有時候居然到21世紀還把奴隸制社會的一些思想奉為圭臬。

奉為圭臬本沒有錯,請記住要保持獨立思考。所以在付費的時候應該記住:只選對的,不選貴的。

寫在最後

孔子同情顏回,很顯然他已經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為什麼學識那麼廣博的顏回,最終卻不如油嘴滑舌的子貢有錢。但是告訴我們一個深刻的道理,讀書與賺錢真不是一回事兒。

無錫的錢鍾書對人才劃了三個界定:上限:他通,中限:「這人還念書?」,下限:「這人不通」,妙哉!妙哉!顏回就是「他通」境界的,而子貢就是:「這人還念書?」

這個世界真奇妙,以至於同樣是讀書人,有人讀通了,有人讀不懂。但是讀不通也沒關係,比如子貢,至少在生意這件事兒上通了。你瞧,相同的老師,一樣的課程教出了不同的學生,所以這事兒本來就是不公平的。讀不通「天生我材必有用」,你不是讀書的材料,或許是做生意的材料也說不定呢?當然如果能都通,這事兒就完美了。不過,做人不要太貪心哦。

其實學過鬼谷子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個問題,正如鬼谷子說的「見不可,擇事而為之」,有些事兒發現行不通,換個方向或許是個好主意。所以為什麼不要嫉妒那些沒文化的土豪在賺大錢,而有文化的卻在討生活的事兒吧,正所謂「有錢任性,沒錢認命」。

人,本來就是不同的。比如鬼谷子的徒弟里有人學成了縱橫家,有人練成了軍事家,而大部分人是默默無聞的。其實訂閱一些感興趣的專題,開闊思維,擴展眼界也沒什麼不好的。就如鬼穀道能幫助你的,其實也只是通俗的講鬼谷子給你聽,剩下的還靠你自己了。聰明人其實早看懂了我們其實並不是在講鬼谷子,而是在講獨立思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