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別說前半生,後半生我也不想跟賀涵談戀愛

別說前半生,後半生我也不想跟賀涵談戀愛

「不許你這樣說我的賀涵!」為了賀涵,女友幾乎與我反目。

兩小時前,《我的前半生》以一個詭異的開放式結局全劇終。

唐晶說:「我現在自由了,再也不用活成他喜歡的樣子。或者說,我以為她喜歡的樣子。」心疼唐晶一秒。

而我欣慰的是:女朋友最近做夢都喊「賀涵救命」的癥狀,想必也會逐漸減輕。

為了研究女朋友的心理,我將這部劇情從頭追到底,只有一個感覺:靳東就是一個高配版的唐僧。雖然白龍馬換成了寶馬,袈裟換成了名牌大衣,佛冠換成了百萬金錶,但那股喋喋不休、好為人師的說教style,是一毛一樣的。

我不是女生,都覺得,跟賀涵談戀愛,有夠煩的。

光源氏·賀·涵

從《琅琊榜》《偽裝者》《歡樂頌》到《我的前半生》里的賀涵,靳東對職場精英人設已經駕輕就熟,可能跟他自帶的老幹部氣質有關,舉手投足彰顯出濃濃的內陸職場精英風範。

但是到了《我的前半生》,賀涵有點過了,簡直是一個行走的知乎大V。

編劇可能也考慮到了這點,把賀涵的職業設定為諮詢公司合伙人。於是他的主業,就是「解決問題」。這也是為什麼,你看到的賀涵,分分鐘要教你學做人

職場上,賀涵自詡為唐晶的老師,兩人戀愛十年,賀涵依然一副上級的樣子,不放過任何培訓唐晶的機會。

即使是吃海膽的時候。

賀涵的眼中,唐晶其實有三重身份:第三重是戀人,第二重是同事,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是屬於他的作品。他自視為手藝高超的匠人,唐晶則是他最完美的作品,可以說是藝術品了。

仔細想想,賀涵是一個帥氣多金又喜歡玩養成遊戲的中年男子。倘若不是靳東扮演,再除去他帥氣多金的光環,大部分的女生可能會覺得,這是個變態吧?

唐晶行將「畢業」,培訓師賀涵漸漸感到生活的無聊。這時候,羅子君出現了。

看到羅子君和陳俊生離婚,你就知道,賀涵肯定會跟她相戀。因為社會經驗為零的職場小白羅子君,和培訓師人格的賀涵,都急需這門免費的1對1VIP培訓課程

知識和經驗太不對等,看上去友善的指導,實際上是調教和任人擺布的模式。從此,毫無社會經驗的羅子君,一碰到疑難雜症,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賀涵。

賀涵愛的,是陳俊生嗎?

隨著劇情的展開,賀涵的好為人師開始不分場合,不分對象。

唐晶還沒完全養成,子君還剛開始養成,陳俊生倒率先被調教了出來。賀涵到了辰星之後,陳俊生越發溫順忠良了。大結局裡,他終於對前妻羅子君喊出了,「我是絕對不會出賣賀涵的!」

賀涵與生俱來的精英意識和優越感,讓他即使是自我反省的時刻,也顯得高人一等。

有一場戲,賀涵、陳俊生和白光(恐已成綠光)三個男人在居酒屋裡聊天,後來被洛洛趕到外面的台階上。

賀涵對白光說,還是你踏實啊,你看我,就是成天裝,我還不如你呢。

這時,白光看了一眼賀涵腕上的金錶,賀涵馬上就脫下要送給白光。

賀涵這款寶齊萊,售價40W人民幣左右。

白光急了:賀涵,可不能這樣啊,不管我是白光綠光,我可是有骨氣的啊。

難以理解,一個情商智商雙高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等,可以說是侮辱他人人格的舉動呢?僅這一幕戲,就可以看出賀涵的優越感,簡直上天了。

這個優越感和精明程度爆棚的男人,到了處理感情問題時,立刻雙商驟降。

為了給羅子君的兒子過生日,賀涵在公務纏身的情況下使出渾身解數,背著所有人偷偷把子君的兒子帶到了杭州,甚至為他精心準備了一場生日party。

有評論指出,「一個老謀深算、冷血腹黑的高段位商場精英,為了泡妞、幫帶娃,莫名其妙就成為一個行業內弱智的笑話。完全不符合人物性格,理解無能。」

對啊,好端端一個精英人設,怎麼一下就變傑克蘇了呢。編劇這個坑,我不跳。

賀涵的理智告訴他,應該對和唐晶十年的戀情負責,所以,在唐晶向賀涵求婚的時候,他拒絕了,理由是「應該是我向你求婚才對」。

這邊剛跟唐晶求完婚,那邊又忙不迭跑去跟羅子君告白。

賀涵在用極端的理性(我跟唐晶十年,比不上我對羅子君的愛),推導出了一個極端不理性的選擇(我選擇羅子君)。

依我看,這個選擇的背後,實際上是這麼一個心理:唐晶已經「出師」了,羅子君還沒調教成功。

賀涵對老卓坦言,他和唐晶的十年戀情都是裝出來的。

老卓只冷冷地說了一句:你早幹嘛去了。

對啊,你早幹嘛去了?當初你可是信誓旦旦,把唐晶比作了太陽。難道也是裝出來的?

唐晶其實心裡有數,賀涵是不那麼愛她的。

她知道,賀涵喜歡的,不是唐晶,也不是羅子君——當然也不是陳俊生啦,別鬧——而是那個將唐晶一手打造成藝術品,又開始把羅子君打造成作品的,他自己。

好像,這就是普天之下傑克蘇的特權了:我帥,我有錢,我說啥都對,我愛誰都行,想怎麼愛都可以。

Sorry,我不想當你的作品

生活中,這種好為人師,且把感情搞得一團糟的傑克蘇,不少見。當然,更多的情況可能是,只有傑克而沒有蘇。

很多年前,《南方都市報》採訪高曉松和他的妻子(現在是前妻了),高曉松提出一個獨特的觀點:老婆的年輕是他們相互融洽的關鍵——

「她跟我一起的時候還很年輕,甚至還沒進入社會,所以她的基本世界觀都是我塑造的。相比之下,找一個年齡比較大的、被周圍圈子的人塑造出來后你再去改的妻子,多累人啊,而且更容易產生分歧。我老婆對這個世界的看法,甚至聽什麼音樂、看什麼電影,都是受我影響的,所以我們大部分的想法都很一致,我覺得這樣很幸福。」

活生生的娛樂界和知識界的賀涵?

我的一個女同事特別受不了這樣的男人,因為她的前男友就是這樣。有一次他向她抱怨,前女友跟人跑了,他有多痛心。「你知道我在她身上花了多少時間,多少心思,好不容易才調教出來的。」他說。

我的女同事,不由得當場學起了馬薇薇:「這麼喜歡調教生物,去養條狗啊!」

更可怕的是,那些沒有賀涵的顏值、才華和經濟能力,卻有同樣爆棚的謎之優越感的男子。

我的朋友小韓也遇到過這樣的男子,學歷樣貌並無特別傲人之處,仗著自己在國內混,對海歸的小韓總是指手畫腳,教導她怎麼在國內才能混得風生水起。

他掛在嘴邊的,無非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啦,「自干五」「帶路黨」啦這種國人都懂的無聊名詞。陪小韓去逛個鑽石店,還對鑽石的起源發表了長達二十分鐘的科普。服務員和小韓一起耐心聽完他的講座,只見他揚長而去。說這麼多,您倒是買啊。

我們隔壁部門的姑娘,也交過一個有謎之優越感的男朋友。他嫌棄她聽歌品味太差,只知道爵士、搖滾、雷鬼。他強迫她聽古典樂和歌劇,因為,只有古典樂才是真正的音樂,能「陶冶心靈」。他甚至有一個理論:多聽古典樂的人,人品也會變好。

「一派胡言,聽了二十幾年的古典樂,最後還不是到處劈腿。」談起這個謎之優越感的渣男,姑娘至今咬牙切齒。

這樣的人,談戀愛的時候你也許自帶濾鏡,可以聽一聽他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一到分手,你會覺得他們說的都是屎。

至於你愛的賀涵怎麼辦?別擔心,有人想了一個好辦法:去找樊勝美。畢竟,樊大姐家裡糟心事太多,夠賀涵管閑事的了。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4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