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化自信大家談 | 「一帶一路」的歷史文化內涵

文化自信大家談 | 「一帶一路」的歷史文化內涵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一帶一路」並非一個封閉的孤立體系,而是一個開放的合作體系。「開放包容」「互學互鑒」——這一植根歷史、面向未來,立足、朝向世界的提法,鮮明體現了「一帶一路」總體設計中深厚的歷史情感與文化情懷。

當今世界,隨著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日益密切,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日益活躍。經濟全球化、世界多極化、文化多元化的格局日益顯明。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理念不斷撼動舊有的「叢林法則」,成為新時代的發展主流。不過,由於經濟發展結構的不平衡,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的爆發,激化了全球發展中的深層次矛盾,進一步加劇了地區間的不平衡態勢,導致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地區衝突日益增多。「逆全球化」的思潮開始抬頭,恐怖主義、核彈危機、難民潮等亦在不斷威脅世界和平、發展和穩定的大局。面對這一系列深刻的矛盾、衝突和問題,人類應當向何處去?發展之路在何方?2013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為世界和人類的未來發展,提供了一整套「方案」。在剛剛結束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我們看到了這一「方案」在「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中大放異彩。有決心、有信心通過「一帶一路」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讓發展的動力源源不斷,讓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輝」。這與其說是一條路,不如說是當代貢獻給世界的重要哲學範疇與思想理念——對話而非對抗、合作而非博弈、共享而非獨霸、共贏而非零和。

因此,在「一帶一路」的「絲路精神」之中,不僅蘊含著深入推進世界經濟一體化的歷史責任感,同時也蘊含著進一步促進人類文明進步,創建「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文化使命感。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一帶一路」並非一個封閉的孤立體系,而是一個開放的合作體系。「開放包容」「互學互鑒」——這一植根歷史、面向未來、立足、朝向世界的提法,鮮明體現了「一帶一路」總體設計中深厚的歷史情感與文化情懷。它一方面建基於對世界歷史與人類文明的分析省察,另一方面有賴於對民族歷史與中華文明的反思傳承。

文明視野 歷史情懷

不同文明間的封閉隔閡,阻礙了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例,納粹德國在面對不同民族的文化差異,不同種族的文明差異時,採取了極端手段,引發了人類歷史上的深重災難。德國思想家哈貝馬斯,在沉痛審視二戰歷史教訓之後,指出:要克服現代文明危機,必須從「以主體為中心」轉變為「以主體間性為中心」。也就是說,要將封閉一元的單文明主體,擴展為開放多元的多文明主體。只有在不同文明主體之間的「交往行為」逐漸走向深入之時,文明的交流對話才能真正得以實現。當然,交往的前提,是對差異性的寬容,對不同文化歷史的尊重。當前,持續的恐怖主義行為,正以其暴力表達,威脅著整個世界的和平與穩定。究其根本,仍是西方擴張型的文明,未能真正與非西方的文明之間達成有效的溝通、交流與對話。文明的隔閡與交流的閉塞,所導致的將是普通個體的災難。正像海明威在《喪鐘為誰而鳴》中所寫,「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損失,因為我是人類的一員。因此,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為你我而鳴」。因此,化解文明衝突的最有效方式,並非以暴易暴,而是在尊重彼此文明差異的前提下,相互理解,相互包容,並在積極的互動中,找尋最大公約數的彼此認同。

不同文明間的包容互鑒,推動了人類的發展與進步。「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每一種文明都在其複雜而豐厚的歷史傳統中,孕育出了獨特的文化精神與文明形態。這一文明形態又是由無數鮮活的生命構築而成。因此,伴隨著人類生命活動的變化流轉,不同文明註定如同涌動的水流一般,相互交匯,相互激發,進而促進自身文明的更新重建。例如,在古埃及末期,埃及文明散播到了愛琴海流域,促成了克里特文明的崛起,進而塑造了古希臘燦爛的文化。在希臘化時期,文明的中心轉移到了歐亞大陸交界處和兩河流域,促進了東西方宗教的融合以及中東文明圈的形成。西羅馬帝國末期,古希臘、古羅馬的經典作品,通過拜占庭流傳到了阿拉伯帝國。其後阿拉伯世界的翻譯運動,又使得西方古典文明的輝煌成果在中世紀得以繼承,為文藝復興時代的來臨奠定了堅實基礎……不同文明之間的交織融合,打破了單一文明封閉僵化的體系,為人類繪製出了一幅多元文明的絢爛景觀。歷史學家赫爾德曾指出,人類歷史上出現過很多不同的文化,創造了很多不同的文明,這是人類多元發展的根本屬性。世界歷史如同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雖則枝幹分叉,但是深沒於土壤之中的卻是彼此相連的根系。當前的互聯網絡,已經讓不同文化傳統中的人,超越了種族、國家、性別、年齡、階層的障礙,由著共同的文明嚮往融合在了一起。在聚沙成塔的點滴分享與交流互動中,一種根植於多元文化基礎的主體性力量正在不斷生成,一種熔鑄了多元文化特徵的嶄新文明樣態正在不斷形成。可以說,藉助信息化的高速發展,不同文明之間的創造、參與、分享、融合,已經逐漸成為現實。技術進步推動了文明創新,文明間的包容互鑒豐富了人類的本質屬性。

立足傳統 紮根文化

現代,既與世界文明同頻共振,亦與古老的文化傳統血脈相連。回望歷史,災難和戰爭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是,中華民族每一次都能在廢墟中浴火重生,進而延續與開創生機盎然的文明形態。從根本上來說,這源於中華文明對於世界文明的兼容並包、反思互鑒。由今視之,在五千多年的發展歷史中,兩次最為重大的文化事件,塑造了多元一體的文明樣貌、促成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其一是公元一世紀時印度佛教文化的傳入,其二是近世以來西方現代文化的傳入。

對外來文明的包容涵蓄,塑造了多元一體的文明樣貌。佛教傳入之前的,曾有過一個百家爭鳴的時期。老子、孔子、莊子、墨子、孟子、荀子、韓非子等大思想家,競相爭舸、闡發言說,共同築就了文化史上的第一座高峰。其後,佛教文化進入,它一方面激活了宗教文化的傳統,另一方面也對的古典哲學、文學、藝術產生了深遠影響。經過幾代文人、知識分子的共同努力,佛學義理與本土文化得以完美融合。最終,本土化的佛家思想同儒家、道家等傳統思想,一同匯入了中華文明的汪洋大海,構成了中華文化的主流。因此,從根本上來說,中華文化絕非一個封閉的文化體系,而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文明體系。其文明內核,正體現為儒釋道合一的價值典範:儒家講入世之理、治國安邦之道。釋道講出世之理、修身養性之途。此種內外交互、身心合一的圓融達觀,使得中華文明創設了天下大同的理想境界,並於18世紀達到巔峰,被貢德·弗蘭克的《白銀資本》稱為全球的文明中心。

對外來文明的反思互鑒,推進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進入近世以來,古老的中華文明在世界工業化的洶湧浪潮中,漸失高位。工具器物層面的疲敝落後,制度文化層面的保守僵化,使得陷入了落後的局面。這一次的文明交匯,不是在異文明之間的惺惺相惜,而是在民族奮起的號角聲中展開的。背負著民族復興的使命,這個龐大的文明軀體,開始奔赴於救亡圖存與啟蒙更新的復興之路。一場又一場意欲挽救民族於危亡的變革——戊戌變法、辛亥革命、五四運動……開始在大地上炸響驚雷,迫使國人睜開雙眼,展望世界寰宇。及至抗日戰爭的烽煙燃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宣告成立,這一古老的文明,在幾乎成為一片廢墟的土地之上,再一次實現了鳳凰涅槃。在社會主義新的建設與發展過程中,我們將馬克思主義思想與具體實踐相結合,創造了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個層面的發展奇迹。尤其是在近40年改革開放的進程中,我們加快了對外開放的步伐,廣泛吸收借鑒各種優秀的文明成果,將其內化為現代化的實踐力量,進而在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低潮期,超越舊有的蘇聯社會主義模式,闖出了一條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可以說,這個擁有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大國,在經歷了一個半世紀的探索跋涉之後,終於成功實現了現代轉型,重歸世界文明大國之位。

源自 面向世界

展望世界,是為了反觀己身;回顧過去,是為了前瞻未來。我們的歷史、傳統、文化奠立了中華文明的深厚根基,而在與不同文明多層次、多維度、多樣態的融合交往、吸收借鑒中,現代的文化面貌、發展路徑才得以不斷呈現。由此觀之,想要推動這樣一個具有悠久歷史、深厚文明的巨型國家向前發展,必須要秉持「開放包容、互學互鑒」的理念,而絕不能自我封閉、固步自封。在歷史上,曾以一種胸懷廣闊、兼收並蓄的天下主義情懷,引領著人類文明的走向。當今的發展,亦是要在延續自身文化傳統的基礎上,不斷吸取「跨越時空、超越國度、富有永恆魅力、具有當代價值」的多元文化精神,使其成為我們推進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理論資源。

「經天緯地曰文,照臨四方曰明。」文明,就是普照天下的光耀。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必須建立在全人類的視野之上;世界文明的更新轉化,也離不開中華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一帶一路」是當代為創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所貢獻的「智慧」與「方案」。在「一帶一路」的「絲路精神」中所蘊含的「開放包容、互學互鑒」的文化理念,對於加強不同文明之間的交流對話、促進世界文明的繁榮發展具有極為深遠的意義。我們相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將不僅在於實現的現代化與人民的美好生活,而且在於造福全世界的人民,推進全世界的和平與發展。這樣一種宏闊高遠的戰略眼光、深邃厚重的歷史責任是作為一個大國的使命擔當,更是對人類前途命運的偉大探索。

_wangxin

關注北京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官方微信

關注首都互聯網協會官方微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