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明勢資本黃明明:一個心甘情願帶幾分「傻氣」的投資人

明勢資本黃明明:一個心甘情願帶幾分「傻氣」的投資人

《大空頭》展示了孤獨堅持者的痛苦,而如今,現實版大空頭裡的堅持者來到了我們身邊,他就是明勢資本黃明明。

作為一個喜歡獨立思考的投資人,黃明明的選擇從來都是另類而孤獨,比如,當更多人開始進入互聯網行業淘金的時候,他反而切換了跑道,在一片沒人耕耘的工業技術裡面深耕。他的選擇是對的嗎?

不同的人也許會有不同的答案。然而對於黃明明而言,沒有對錯,只有取捨,無論是之前創業,還是如今投資都是如此。

切換跑道與拚命工作:一個基金的逆勢生存之道

在美國,有一個統計,2009年成立的早期風投基金中,到2015年底,超過95%的基金的回報跑不贏公開股票市場指數,只有5%的頂級VC基金取得了超額回報。

風險投資這個行業,新聞頭條上很豐滿,VC們出入五星級酒店,動輒投資上億,然而現實非常骨感,沒有人了解他們的另外一面,孤獨、焦慮甚至有時還很痛苦。

每個需要下決策的深夜,他們一樣如履薄冰,內心掙扎,「投?還是不投?放棄的話,會不會錯過一個好項目?……」

不僅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為了取得超越同行的業績,他們還需要付出超於常人的體力,每天從早上九點一直打拚到夜裡一兩點,一周至少工作六天,這就是黃明明們的日常,也是一些投資人的真實生活。為了晉陞到5%的頂級VC陣營里,他們每一天都在戰鬥,在聰明人密集的投資江湖中,尋求突圍之道。

2014年7月,黃明明告別天使投資人生涯,創辦了早期風險投資機構——明勢資本,等待他的是一場消耗腦力和體力持久戰,擺在他面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突圍。

雖然擁有將近15年的互聯網投資經驗,但是黃明明並沒有將目光鎖定在自己最熟悉的互聯網領域。經過一段時間的探索,他將明勢資本的投資方向確定在科技領域,聚焦那些有技術壁壘的項目。他最先發力方向的就是新工業領域,這也讓他不經意間避開了與紅杉資本、IDG資本等老牌機構的正面交鋒。

「兩年前我們布局這一領域的時候,當時非常寂寞。大家關注的都是O2O、互聯網金融,都覺得我們看得方向太偏。但我認為,做早期投資你就要比中後期的投資機構再超前至少一年到一年半。等一個領域已經變得很熱的時候,就已經不適合早期投資了。因此,我們必須去挖掘一些尚未被開墾的領域,要有自己的洞見。」黃明明最先選擇在工業領域入圍,然後用拚命工作與賽道上的差異化打造自己的競爭優勢。

投資有取捨,只專註科技領域

「為什麼不投互聯網金融?大家都賺了大錢!」「為什麼不投020?這麼明顯的風口!」熟悉黃明明的人都知道,互聯網投資是他的強項,他與蔡文勝、雷軍、姚勁波等人一起從站長大會走到了今天,見證了互聯網的發展。

可是當他避開最熟悉的賽道,進軍未知領域,很多人是不看好的。放棄自己的舒適區間,選擇在陌生的荒野叢林殺出一條血路,可以想象有多艱難!

值得欣慰的是,明勢的LP們多數選擇相信黃明明,就這樣,明勢資本在低調與孤寂中走過了創業第一年。

回顧這段經歷,黃明明坦誠,拒絕誘惑往往是最難的,「我們也看了一些這類項目,內部也有過激烈地爭論,外部也有LP的質疑,為何不投?兩個原因:一方面,這不是明勢專註的方向,我們主要聚焦在技術驅動的高科技領域;另一方面,這類項目我們確實不擅長,或者說看不太懂。」

還是那句話「術業有專攻」,一路堅持下來,明勢資本的定位始終沒有動搖,「我們堅信科技改變生活,希望通過投資讓更好的技術迅速落地,造福人們的生活。說得好像有點偉大,確實,我們承認資本是逐利的,恰恰是因為資本的逐利性,才能讓資金實現最優配置,配置到那些最好的創業項目當中去。」

黃明明很喜歡一句話,「預測未來最好的方式就是參與創造未來!」過去選擇創業,滿足了他冒險的慾望,他喜歡那種靠個人努力改變未來的感覺。而如今,通過投資,他讓自己的影響半徑進一步放大。這大概就是投資的魅力所在!

黃明明不只一次的強調,明勢資本的員工都是「科技改變生活」教的虔誠信徒。令人欣慰的是,他也找到具有同樣信仰的投資人和創業者,因此大家能更合拍的一起走下去。

回首當初,誰又能想到,三年以後,互聯網投資的賽道上擁擠而又缺乏好標的,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感嘆明勢資本的超前眼光,並羨慕明勢的提早布局。甚至在一場明勢資本的專場路演后,出現了幾家機構半夜圍堵明勢投後項目的情況。當初誰能預料到,工業項目如今成了香餑餑!

在很多人眼裡,工業項目既不性感也不fashion,人們對這類項目的印象往往停留在枯燥的工廠和略顯艱苦的工作環境上。然而,黃明明卻看到了這類創業者身上的閃光點,他在這群謙遜樸實而又執著投入的創業者身上,找到了一種久違的感覺。

對,那種感覺,他從小就熟悉。

黃明明的父母均是哈軍工畢業的高材生,母親更是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參與到好幾個國防項目的科研中。從小耳濡目染科研的寂寞及謙虛,讓他內心始終對科研人員充滿敬意。

「真正的科研,沒有5-10年的付出根本不可能,由於在技術上的專註,他們往往在認定的路上,忍受孤獨,堅定的堅持下去,即使面對爭議,面對困境,也不會輕言放棄。」黃明明坦誠,他骨子裡非常欣賞這種對技術死磕的人。

同樣,在投資上,黃明明也有一種死磕精神,為了死磕一個創業者,他曾經頂著38度的高溫,穿上略厚的工作服,走進只有風扇的車間與創業者一起探討磨具。

「真正走進了這個領域以後我們才發現,這些創業者才是最可愛的人。他們可以非常ALL IN,比如德速的創始人彭子平,他們做的是高端機床的創業項目,他跟工人一樣,每天七點起床,半夜才回到宿舍,對他來說,每天最幸福的事就是吃一碗湯包就去幹活了。如今這家公司都快準備上市了,他還是每天穿著帶有公司LOGO的工作服,生活在車間裡面。」說這話時,黃明明難以掩飾對彭子平的欣賞。

對於明勢投的項目,黃明明如數家珍,車和家、小牛電動、德速機械、小喬體育、易航智能、橙子自動化、企名片、知覺科技、蛟視科技、澎峰科技、石墨文檔,如今,這些企業有的已經成為行業的標杆企業,有的被其他機構追著投,有的已開始籌備IPO。

今年的成績單還不錯,但是,黃明明並不滿足,他喃喃道:「還不夠好,還得努力!」

心甘情願選擇「傻氣」

一家基金的創始人,往往決定這家基金的整體風格。黃明明做事認真,投資決策嚴謹,他絕不會為「當紅辣子雞」項目而衝動投資,雖然有時也陷入痛苦的內心糾結,但是看不懂的項目,他堅決不投,他寧願放一段時間。

黃明明喜歡反覆去琢磨一個項目,也許一個項目已經被Pass掉,但是某一天,黃明明又重新提起,「這個項目發展的怎麼樣了?我們當時的判斷有沒有什麼失誤?」無論是合伙人還是投資經理的意見他都會充分傾聽,不輕易否定和拍板,在明勢的投決會上,年輕的投資經理可以拍著桌子和合伙人吵架,每個人意見都會被充分的尊重。

對於做人,圈內人的評價比較正面:「黃明明在投資圈人緣很好,有的時候,他並不像投資人,因為他不願意斤斤計較,很多時候,都是主動幫人嫁接資源,甚至分享項目。」而明勢的一名員工的評價也證實了這一點:「黃總人比較善良,甚至可以說有些『傻氣』和『憨氣』,他首先選擇相信別人,不怕吃虧。」對於這樣的評價,黃明明表示「傻氣」沒什麼不好,做早期投資人不能太精明了。

「早期投資的項目一定都是問題特別多的,因此,早期投資人一定要看到企業和創始人的發光點,太精明的人,過於計算得失,反而可能做不好早期投資。」 黃明明告訴GPLP君,十五年的早期個人天使的經歷,讓他領悟到一點,「要做一流的早期投資機構,必須捨棄的更多,才能收穫的更多。」

捨得之間,或許,這就是的一句老話,「大智若愚」吧!

黃明明最欣賞的投資機構是美國的紅杉資本,蘋果、思科、甲骨文等這些跨時代的科技公司,幾乎都是他們的投資案例。而黃明明的目標是將明勢資本做成最優秀的科技領域早期投資機構,「缺乏世界一流的科技投資機構,從全世界範圍來看,科技投資成功概率通常是低的,那麼,如何做到在科技領域擁有更高的投資成功率,那就是更充分理解技術和產業。」黃明明最後強調,「只有走進產業,擁抱創業者,投資機構才能走到明天。」

讓我們祝願的投資人早日晉陞到世界的舞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