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成都博物館館長李明斌:今年梵高畫作或將來蓉展出

成都博物館館長李明斌:今年梵高畫作或將來蓉展出

2月11日元宵節,市民張民帶著女兒來看敦煌藝術大展,一不小心成為幸運觀眾,獲贈文創禮品——2017年成博日曆和俳優俑擺件。

而從2016年6月開館試運行以來,成博新館開館8個多月之間,連續用張大千特展、乾隆皇帝特展、敦煌·絲路特展攪動了蓉城市民的看展熱情。

這200萬名熱心觀眾之中,僅敦煌·絲路大展貢獻了至少55萬客流量,佔比超過四分之一。特別是在春節期間,成博開館了5天,迎接國內外觀眾將近10萬人次。「我在天府廣場排長隊」「我在成博賞敦煌」刷爆成都人的朋友圈,市民扶老攜幼去博物館過大年,算得上是一波都市時尚新浪潮。

近日,成都博物館館長李明斌接受華西都市報記者獨家專訪。談及敦煌大展的火爆,他直言「說明觀眾的文化需求日益增長,高水準的展覽向來不缺觀眾」。

問及成博2017年的展陳計劃,他向記者透露,敦煌藝術大展閉幕之後,還有4場展覽紛至沓來:俄羅斯彼得夏宮文物展、貝林動物標本展、西方藝術大師作品展、古代出土音樂文物展。

博物館里打擁堂

敦煌大展在成都展出了一個多月,幾乎隨時過來都能看到觀眾排長隊的場景,甚至到了高峰期,市民不惜排隊一個小時也要進館看展。位於天府廣場一隅的成都博物館,成為了成都市民過年期間最喜歡光臨的目的地之一。

談及這種火爆程度,李明斌坦言,如果說沒有預估是不太科學的,但確實沒想到會這麼火爆。相比之前的乾隆特展,本次敦煌·絲路大展從選題之初就有藝術性上的考慮,特別是位於成博負一樓展廳的「天府之國與絲綢之路特展」,將那麼多國寶級的文物聚集在一起,這種規模在國內都屬頂級。

之所以將敦煌大展稱作「大展」,表現在這些方面:一是使用成都博物館的展廳面積最大,將近5000平方米;第二參展文物體量很大,是敦煌外展規模最大的一次;第三,配套的絲綢之路展品多達200多件,絕大部分是屬於鎮館之寶的級別,來自70多家文博單位;四是系列講座的專家團隊級別高,「敦煌女兒」樊錦詩、敦煌壁畫「御醫」蘇伯民都來到成都授課,周末講座場場爆滿。

除了前期的宣傳工作到位,展覽的火爆與觀眾日益增長的文化需求有關,當然展覽策劃也很用心。很多市民看了一次以後覺得不錯,還會帶孩子、約朋友來「二刷」。加之成博所在的地理位置、交通便利等因素,形成了持續火爆的觀展熱潮。截至2月13日,絲路之魂觀展人數已達到55萬,預計在4月10日撤展之前可以輕鬆突破百萬人次。

成博「新館效應」

在國內都屬於規模空前的高規格大展,為何會選擇落戶在西南地區的成都博物館?

李明斌解釋,成都博物館有兩個「新館效應」,一個是所有的領導和觀眾,自然而然會對新館產生關注和興趣;此外,成博作為一個新館,也需要引進大展,對新館的展陳和管理水平做一種提升加分,通過一系列的展覽來提高業務水平。比如此前和故宮合作的乾隆特展,讓他們在安防、借展方面學到了很多。他們想通過與這些高水平、國家級的博物館的合作,來提高業務和服務水平。這次和敦煌、麥積山等地合作,借用了當地的講解員來成都講解,特別是當客流量激增的時候,他們如何錯峰、錯時靈活安排講解,這些對成博人有很大的幫助和啟發。

至於敦煌·絲路大展為何落戶成博,這裡是雙向選擇。此前,敦煌的複製洞窟和壁畫只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展出,它對展館的各種硬軟體設施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而因為新館的緣故,成博整個展陳空間、層高可以同時容納兩個大展,休息區、植物的設置、文創區都能夠較好地滿足觀眾的需求。

繼續與敦煌合作

這次在成都辦展,來自敦煌的8個複製石窟和70幅臨摹壁畫,令觀眾產生身臨其境之感,隨後對2000公里之外的敦煌文化心馳神往。許多市民好奇,成都博物館以後是否會和敦煌有進一步的合作,比如邀請更多敦煌真品?

其實,敦煌的外展比較特殊。洞窟、壁畫都是不可移動文物,不可能切割之後搬去外地展覽。而且李明斌提醒觀眾,可別小看這些壁畫的臨摹者,常書鴻、段文傑他們都是知名的敦煌研究者,張大千也是因為臨摹敦煌達到藝術巔峰。

此外,臨摹品可以通過高科技復原,達到一些洞窟不能實現的觀展體驗。比如張大千最喜歡的榆林25窟,原窟曾被煙熏火燎,只能通過復原性臨摹來還原壁畫本來的面目。這些藝術大師的臨摹品可不是「贗品」,而可以被稱為「准文物」。本次展覽之所以叫做敦煌藝術大展,館方要強調的也是藝術性,而不是展出完全的真品,希望觀眾能以一種更科學的態度看待臨摹品。

值得欣喜的是,成博未來還會和敦煌繼續開展合作,包括文保項目的實際操作層面。2017年2月18日,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蒞臨成博開講座,介紹如何用現代科技保護敦煌石窟。講座採用網上免費預約座位的模式,報名通道開啟不到5分鐘,400多個座位一搶而空。

觀眾看得真過癮

春節期間,李明斌其實天天都在館里值班,他有時候把自己當做一個觀眾,靜靜地欣賞產品,或者側耳傾聽其他觀眾的評價。這期間還發生了一些有意思的故事。

成博每天放映4次《千年莫高》紀錄片,雖然片場只有20分鐘,幾乎場場爆滿。讓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一個老太太和老伴兒一起觀看紀錄片之後,感嘆「這個太好看了,下次要把孫子帶過來一起觀看」,這讓他有點小激動。

在敦煌·絲路展廳里,他發現有很多年輕人對考古很有興趣。曾有觀眾一家三口專程從北京過來觀展,他們對文物有一定的了解,其中的父親能說出一些展品的來歷,應該是看過不少展覽。這位父親的一句話讓人記憶猶新,他對女兒說「這次來成都博物館節約了很多錢和時間,能夠一次性在一個博物館里集中看到70多家文博單位的藏品,這是很寶貴的一次機會,我就算有那麼多錢也沒那麼多時間,能陪你一一走遍這些博物館,這次看得真過癮」。正是觀眾發自內心的感動,讓博物館人覺得很滿足。

梵高畫或將來蓉

高質量的展覽從來都不愁沒有觀眾。2017年,成都博物館將迎來正式對外開放一周年,度過了蹣跚學步的階段,經歷了博物會、乾隆特展、敦煌大展的洗禮,成都博物館有了較好的基礎,2017年將重視管理、服務層面的細節,包括規範標識牌以及安保人員的普通話等等。

後續還會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展覽正在規劃、籌備之中,其中一些已經敲定了。比如成博會和俄羅斯彼得夏宮博物館聯合推出一個彼得大帝珍寶展,將一直持續到八月份。今年夏天,貝林先生捐贈的一批動物標本會做一個動物標本的特展,這個特展持續的時間可能會比較長,說不定是一兩年的周期,一定會很受青少年的喜愛。

除此之外,成博和法國聖埃蒂安藝術博物館合作辦西方藝術大師作品展,梵高的作品也有機會來成都展出。配合成都打造「音樂之都」,還將聯合河南博物院、洛陽博物館以及西北幾個省的博物館,辦一個古代出土音樂文物展,超過6000年的古笛,還有陶塤、青銅編鐘、磬等等古代樂器,都將與觀眾見面。

在李明斌看來,一種文化現象它是立體的,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感興趣的點,有人喜歡文物背後的故事,有人喜歡展品的藝術之美,有人對考古發掘過程更感興趣。

記者手記

沿著145座博物館讀懂成都歷史

當有人在吐槽年味越來越淡的時候,許多成都市民選擇扶老攜幼去博物館里過大年。僅春節黃金周七天,至少有106萬人次觀眾走進成都各大博物館。走進博物館里過個文化年,成為市民新春度假的生活方式之一。

記者從成都市文廣新局博物館處獲悉,截至2017年1月底,成都現有145家博物館,其中包括100家非國有博物館。成都這座擁有4500年歷史積澱的城市,博物館總數量和非國有博物館數量均位居全國城市第一位,獲得「博物館之城」的美譽。

每一座博物館,都是城市的文化地標之一,市民追尋博物館的足跡,就可以在這裡讀懂成都的歷史。如果你是「三國迷」,可以去武侯祠博物館聽聽三顧茅廬的故事;如果你是一個詩歌誦讀達人,充滿詩情畫意的杜甫草堂博物館也是一個不錯的去處;如果你對古蜀國的傳奇感興趣,金沙遺址博物館的黃金面具和太陽神鳥將為你解開謎題。

如今,成都市民喜歡在過年期間逛博物館,而並非去熱鬧的景點。在李明斌的印象中,這種現象並非最近一兩年才出現,而是越來越多的觀眾養成了春節逛博物館的習慣。他記得有年金沙太陽節,一天進館的市民就多達5萬人。

文化需求是多元的。過去,成都人喜歡泡茶館、擺龍門陣、搓麻將或者自駕去旅遊景點度假,現在,特別是有孩子的家庭,市民喜歡扶老攜幼一起逛博物館。博物館的教育功能,在學校、家長之中有目共睹。

以IFS為例,眾所周知,現在的太古里、IFS非常繁華,是成都鼎鼎有名的商圈,其實早在宋代時,大慈寺周圍也是重要的鬧市區,每個月定期會有蠶市、香市等不同主題的集市,特別是三月的蠶市熱鬧非凡。成都博物館的宋代街市模型,還原了一千年前宋代成都的盛世繁華。

在此背景之下,四川博物院自元宵節當晚啟動了「華燈之夜」系列文化活動,此後每個周六都將開館時間延長至晚間八點,為上班族、學生族提供更多時間選擇的自由。市民不僅可以在靜謐的環境中體驗「博物館奇妙夜」,還能參與「文創夜市」「帶你修文物」「文博講堂」「館長懇談會」等喜聞樂見的公益文化活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