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廣告太硬劇本痕迹重,《七十二層奇樓》撲街好尷尬!

廣告太硬劇本痕迹重,《七十二層奇樓》撲街好尷尬!

由《盜墓筆記》作者南派三叔策劃,任達華、吳亦凡、大張偉、王小利、吳磊、陳偉霆、趙麗穎等人參與的探秘類真人秀《七十二層奇樓》於上周五悄悄迎來了首播。從宣布嘉賓人選到錄製,有關該節目的各種新聞不斷,讓人們不禁充滿了期待。

不過奇怪的是,《七十二層奇樓》的播出卻顯得十分低調,沒有太多的宣傳,這與能被放在芒果台周五黃金檔的重要地位顯然不匹配。開播前,嗶寶隱隱地嗅到了一絲「撲街」的味道。

果不其然,在第一期的節目播出后,《七十二層奇樓》只有0.3%的收視率,並獲得了一致的差評:剪輯粗糙、劇本尷尬、廣告太硬……甚至有人評價,「這是湖南台有史以來最差的一檔綜藝。」

那麼到底這檔節目差在了哪呢?嗶寶總結了幾點:

嘉賓強行服務於劇本,且劇情缺乏邏輯;

遊戲設置弱,像低配版密室逃脫;

5毛特效和混亂的剪輯讓人摸不清頭腦;

嘉賓之間互動差,全靠大張偉單口相聲。

節目播出前,南派三叔曾專門就《七十二層奇樓》的名字和內容做了解釋。從他的文字里,嗶寶猜測這是要把嘉賓們困在一個樓或者墓中,通過一系列的探險活動,刨坑挖土、迷路受傷、躲避各種未知生物,最終尋找到寶藏,在這個過程中展現嘉賓的體力、智慧、絕處逢生的能力。

預告也走的是懸疑刺激的探險風。

尤其嘉賓中還有飾演張大佛爺的陳偉霆,更將這個節目和盜墓聯繫在一起。

然而事實並不是這麼回事啊~觀眾想看到的驚險、刺激、力量速度統統!都沒有~

《七十二層奇樓》中的任務設置小而多,卻沒有一個是重點,彷彿流水賬。

先是點燈、拼字,念完還一起笑了四聲「哈哈哈哈。」,尷尬得我真不想「以目視之」了。

六個人一起按住所有的眼睛機關,不讓他們睜開。

一個石猴寫著「冷」字,嘉賓們於是決定擁抱石猴給它取暖……

一群大老爺們摟著一個石猴,摩擦著它的尾巴,還說著「我愛你」,這個畫面太辣眼睛了。

不過這還不是最無語的,節目組用木頭做了一個虛擬的村莊,又捏了許多小泥人。

六位嘉賓需要「幫助」這些泥人洗衣服、做飯、陪他們聊天,大張偉搓著小衣服,吳亦凡揉麵糰、任達華切肉絲……

恕嗶寶直言,現在國小一年級的孩子都不玩過家家改打王者農藥了,觀眾居然要在電視上看一堆成年男人玩過家家。

順便還要升華一下主題,從父母之愛到人間大愛。做了幾個包子就成了家庭和愛的橋樑,聯考作文都不敢這麼寫。

導演組潑了幾桶水,裝成「自然災害」淹沒了泥人們的村莊,六位嘉賓趕緊把泥人和他們的房子轉移,一邊說著「我們救(他們)命了。」

過家家還玩上癮了是吧?

怪不得陳偉霆玩到一半就走了,要說他是覺得無聊想回家,嗶寶都相信。

至此,洞穴里的環節全部結束了,入山洞前帶著的敲鎬、繩子,一件都沒用上,可惜穿了一身這麼帥的緊身衣。

然後畫風一轉,六位嘉賓從山洞裡出來,去向一處山清水秀的村寨,彷彿到了《爸爸去哪兒》的錄製現場:進入村莊開始選房子,互相吹噓自己家房子多好。

學習民歌,在路人手裡找印章,就差找食材生火做飯了。

節目的前半段與後半段彷彿割裂開一樣,氣質相差很多。然而觀眾的反響卻是,節目的後半段要比前半段好看!

究其原因,在嗶寶看來,前半段的洞穴探險中,大概為了讓故事儘快進入正題,6位嘉賓只亮了個相便匆匆開始做任務。

僅從旁白中得知,六位嘉賓是為了傳承「天工秘術」被召集起來。

天工秘術是什麼?為什麼要找它?還沒交待清楚,眾人就接到三叔的電話,「我被困在奇樓里了,快來救我!只有找到天工秘術才能救我。」,這時嘉賓們的任務重心放在了營救三叔上。

到了村子里,村長把他們的行李藏起來,引他們來尋找龍珠。

按照正常邏輯,龍珠找到了,就該歸還回行李了吧?結果沒交待行李的事,六人直接得到了「天工秘術」,那節目組你把他們的行李藏起來幹嘛?

還有這天工秘術得到的也太容易了吧!

救三叔、藏行李、找龍珠都是強行製造矛盾,通過這種方法生硬地帶來下一個任務,反而模糊了真正的主題,導致電視前的觀眾不知道他們的任務目的到底是什麼,只能被牽著鼻子走。

不過電視那端的嘉賓們卻心如明鏡,因為劇本都是提前寫好的啊!

所有嘉賓只需要按照劇本推進一步步走即可,這也直接導致嘉賓個性不鮮明,每個人的優劣勢凸顯不出來。

鏡頭還沒有掃到洞內的布景,大張偉就知道我們需要乘坐角落裡的小車進洞。

從山頂上滾下來幾個彩色的球,球體還在滾動,嘉賓就能看出來這是地球,那個是太陽,那個是木星,從而猜出9大行星。

你們的地理老師都好欣慰啊。

玩過家家的時候,陳偉霆獨自離開,只有吳磊追了上。兩人還上演了一出「You go,I go。」的戲碼,陳偉霆很入戲地呵斥吳磊回去,但嗶寶怎麼聽到三石弟弟的憋笑聲了。

轉身回來笑著告訴其他人陳偉霆走了,眾人定格了兩個驚訝的表情,之後說了句「拜拜」,然後陳偉霆就彷彿沒出現過一樣,其他人之後對他隻字未提。

該演的時候不演,不需要演的時候倒還演了起來。南派三叔被抓后,嘉賓們還假裝商量一下,要不要救他。

要嗶寶說就別救了,那邊三叔用著vivo手機,看著夏普電視,喝著猴菇米稀比你們過得滋潤多了。

按理說,如此劇本痕迹重的節目,觀眾雖然覺得尷尬,卻更能看明白它在講什麼。

但《七十二層奇樓》居然做到了,任務簡單,觀眾卻看不懂。

吳亦凡單獨進入的密室里,幾個喇叭同時在說話,需要他從這些聲音中聽出線索,結果喇叭說的是「沒有答案。」

嗶寶反覆聽了四五遍,除了「答案」兩個字能聽見,「沒有」兩個字完全聽不出來。

和我一樣的小夥伴應該不少,甚至有人以為這句話是吳亦凡瞎蒙的……

還有大張偉猜詞謎時,《水調歌頭》的詞句連起來形成了一個「無」字,代表著沒有線索。

但如果不暫停仔細看,只看電視播出,根本不明白大張偉怎麼寫出這個「無」字的。

節目開始時給每個人的箱子安裝了3個小時的倒計時,結果後來這個箱子沒再出現過,也沒人解釋如果超過3個小時會有怎樣的後果。

吳亦凡和任達華穿越鈴鐺陣,旁邊坐著幾個睡覺的村民。當身體碰到了鈴鐺,村民有可能會醒來,抓住他們。然而倆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碰響鈴鐺,村民也只是打打哈欠。

還真是應了那句「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那擺這個鈴鐺陣的目的是什麼呢?大搖大擺走過去不就好了。

剪輯丟三落四,前因後果交待不清,觀眾自然看得懵逼。

後期更是尷尬,眾人進入洞穴時靠著閃爍的煤油燈和模糊的畫質,以及總是射向屏幕,閃瞎眼的手電筒光凸顯氣氛。

再配上男人急促的呼吸聲,小火車「哐啷哐啷」的音效,以為能嚇嚇觀眾,結果相信大家和嗶寶一樣一臉冷漠。

還不如把光調亮,讓迷妹們專心舔顏呢。

看到這兒,你也許會問,那麼《七十二層奇樓》就真的一點優點也沒有了嗎?倒也不是。

前面提到,這期節目的後半段要比前半段好一些,原因就在後半段嘉賓自由發揮的時間長了,另外有大張偉帶動氣氛,時不時拋幾個段子,才讓節目不至於太沉悶。

剛進寨子時,看到路上擺著一列凳子,大張偉脫口而出:

嗶寶真是服了他的腦迴路。

和路人接歌時反應神速,那邊吳亦凡還處在茫然的狀態,這邊他已經自己編詞唱出來了,還都押韻。

你來我往,一唱一和地把梗接住了。

不愧是湖南台半個主持人,花鼓戲《劉海砍樵》信手拈來。

不過這裡最好笑的是吳磊,把胡大姐聽成「服大姐」,還給大姐鞠了一躬,「服了!」

這孩子的腦洞也很清奇啊~

還有學陳偉霆的港普,"放到那個sang面"。

講冷笑話「紙飛機怎麼飛最久?」 「跪著飛」,因為:

不過不知是不是六位嘉賓間不太熟,更多的時候只是大張偉一個人在碎碎念,偶爾吳磊和陳偉霆能給他反應。

而且僅僅靠著大張偉的笑話,或是陳偉霆吳亦凡吳磊的顏值,並不足以支撐整個節目。

可以看出《七十二層奇樓》想要創新,原創綜藝與傳統文化結合,這樣的想法當然是好的。

第一期結尾展示的「天工秘術」,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板凳龍的確蔚為壯觀,讓人開了眼界。

但節目到底是想走懸疑驚悚的探險類,還是輕鬆搞笑的民俗類,似乎節目組也沒想清楚。從節目效果看,後半段幾位嘉賓的互動稍好了一點,但同類型的節目太多,比如《我們戰鬥吧》《高能少年團》等等也都有將遊戲與傳統文化結合;而前半段的密室探險,劇本痕迹過重,機關遊戲太簡單,沒有懸疑感也缺乏笑點,可又是現在綜藝鮮有的形式。如何取捨平衡,才是關鍵。

此外,幾位嘉賓的選擇上,特點不鮮明。本該統領全局的最年長的任達華,存在感不強;王小利和大張偉的搞笑身份重疊;吳亦凡吳磊只能靠著顏值撐下去,至於失蹤人口陳偉霆,到底什麼時候能回歸還是個未知數。

第三集趙麗穎也將上線,到時候如果導演組強行拉郎組cp,估計又會讓現在不良的口碑雪上加霜。

不過俗話說「萬事開頭難」,這樣一個沒有成功範例借鑒的原創綜藝,觀眾也應給予時間讓它成長,不妨多看兩集再宣布它是否被判「死刑」。

相信在聽取了網友的建議后,導演組能把節目做得更好……的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