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衡陽曾經有多富,比長沙還有錢排全省第一

衡陽曾經有多富,比長沙還有錢排全省第一

邵陽人衡陽人先出來傲嬌一下。邵陽衡陽的排名曾在長沙之前,不過是在民國的時候。

1931年,湖南省對縣等級進行重新劃定,直接以縣域土地面積、賦稅、人口作為判定標準,將當時的75個縣分成三等。

各縣人口、資源、經濟發展水平等有一定的不同,但像民國政府這樣直接用等級來比較各縣差距,卻總覺得未免太過直接了。

縣等級並不意味著歧視或者貶低,在這份表格成為歷史之後,讓我們來看看,自己的家鄉曾經屬於第幾等。

1

縣分三個等級,邵陽縣全省第一

自古以來,縣分等級就一直存在,只是標準不一樣,從最初的人口作為指標,漸漸發展到政治指標,再到經濟、綜合指標。民國初期,湖南省的劃分標準是以清朝府治為一等縣,如邵陽、衡陽、長沙、常德、沅陵、岳陽、桂陽等十三個縣,後來湖南行政公署所根據田賦的多少,加入湘潭、湘鄉、瀏陽、衡山四縣作為一等縣。二等、三等縣,則完全根據前清的各縣學額分配進行劃分。

1929年何鍵擔任湖南省主席后,實施《縣組織法》,推行地方自治。1931年,湖南省對縣等級進行重新劃定。

那麼,新的縣等級是以什麼作為評定標準呢?以各縣的土地面積、人口、財富作為計算。

「凡人口一萬者計一分,賦稅以二萬元者為一分,面積以千萬里者為一分。」面積、人口、財賦的總平均分數,在二十六分以上者為一等,十一分以上者為二等,十分以下為三等。

根據這種標準劃分,全省75個縣,一等縣共計23個,分別是長沙、湘潭、湘陰、瀏陽、醴陵、湘鄉、益陽、寧鄉、安化、邵陽、新化、武岡、岳陽、平江、澧縣、常德、桃源、衡山、衡陽、耒陽、零陵、祁陽、沅陵。二等縣有21個,分別是攸縣、茶陵、臨湘、華容、臨澧、漢壽、沅江、慈利、石門、常寧、東安、道縣、寧遠、郴縣、永興、桂陽、漵浦、芷江、黔陽、綏寧、永順。三等縣31個,分別是新寧、城步、南縣、安鄉、大庸、安仁、酃縣、永明、江華、新田、宜章、資興、桂東、汝城、臨武、藍山、嘉禾、瀘溪、辰溪、麻陽、靖縣、會同、通道、保靖、龍山、桑植、古丈、乾城、鳳凰、永綏、晃縣。

如今作為省會的長沙,在這次評定中,並不是排名第一,而是排在第三位。總排名第一的是邵陽縣,其土地面積、人口均排名第一。而財富排名第一的則是衡陽,其總排名第二;財富排名第二的是湘鄉,其總排名第四。

縣等級也直接與縣長的工資掛鉤,《岳陽市志》中記載,1933年,一等縣長的月俸為340元——430元,二等縣長的月俸為320元——400元,三等縣縣長的俸祿為300——380元。所以,縣長在湖南省內各縣之間的調動,暗含著升貶的玄機。

2

陽明縣,湖南歷史上時間最短的縣

1927年新置的陽明縣,在這次縣等級釐定中被裁撤,成為湖南歷史上存在時間最短的縣。

陽明山地區位於零陵、祁陽、桂陽、寧遠、常寧、新田多縣交界地帶。民國年間,此地「山嶺崇疊,匪盜潛滋,此剿彼竄,危害連年」。1919年,政府曾在此設置新安行政區,但不久即廢棄。

1927年,湖南省政府在此設置陽明縣,縣治在今祁陽縣石鼓源,1930年移縣治於今祁陽縣白果市。

在此置縣是為了聯合臨近各縣武裝,清剿鎮壓境內的農民武裝,不過,陽明山地區「山地荒落,開發非易,設治以來,一切政治建設,終鮮成效,境內股匪,仍嵇肅清。」

而且,新置的陽明縣,與周邊縣的劃界撥糧糾紛不斷,縣內田賦也無法徵收,陽明縣所需費用,全靠省政府撥款維持,新縣的民眾似乎並不樂於承認自己陽明縣人的身份,甚至要求撤銷陽明縣。

1931年的《湖南省政府政治報告》中坦言「陽明縣的賦稅人口均未達到設縣的程度。」,認為陽明縣的設置「求治過急」。認為與其置縣,不如將經費用於成立警備隊,專職圍剿動亂。

1931年,當時的陽明縣縣長歐冠,呈報湖南省政府批准裁撤,改設陽明特區,置警備營。兩年後,當地農民武裝被鎮壓,警備營撤除,至此,歷時4年多的陽明縣成為歷史。

3

衡山縣,湖南第一個實驗縣

19世紀30年代的縣政改革,是政府對於現代國家政制建設的嘗試。

平民教育家和鄉村建設家晏陽初等人在河北定縣進行實驗縣建設,以期改革縣政,改善鄉村,推行平民教育運動。

他們在河北定縣的實踐得到了民政部的肯定,政府似乎看到了基層治理的希望。

在實驗縣的建設浪潮中,東臨衡東縣,南面接南縣,西接衡陽,北抵湘潭,中部環繞衡陽南嶽區的衡山縣被確定為湖南實驗縣。

1935年7月,何鍵電邀晏陽初來湖南指導工作。

1936年2月,晏陽初、瞿世英、彭一湖應約南下,與何鍵、教育廳長朱經農、財政廳長何浩若等人研商后,成立「湖南省實驗縣政委員會」,開始了實驗縣的工作。

1936年7月,衡山實驗縣(包括現在衡東、衡山、南嶽兩縣一區)正式成立,彭一湖為實驗縣縣長。

衡山實驗縣的設立,一度讓衡山縣人們歡欣鼓舞。實驗縣,意味著更多的政府投入和更多的自主權。

作為實驗縣的衡山,在縣預算經費外,省政府「另增撥十萬元供實驗縣用,比較他縣常年經費超過約三十萬元,另撥六千元作鄉村人員訓練用。」

實驗縣長的地位比一般的縣長高一級,待遇與省府廳長相等。主政者也有足夠的自由和自主權,實驗縣政府可自行制定單行法規。「一切問題皆可在委員會中討論,獲得結論后交付執行,省政府自唯有儘力支持,樂觀其成,這樣就避免了省府各廳對實驗縣的掣肘和否決。」南京《青白報》曾譽之為「破天荒」之舉。

歷時將近三年的實驗縣,在財政、教育、農業等各個方面都進行了一些嘗試,也取得了一定成績,在教育方面,頒布《衡山縣實施義務教育暫行辦法》,學齡兒童入學人數增加,為實驗前的1.46倍。「裁局設科」,「撤銷區公所」兩項措施,由實驗縣推廣到湖南其他各縣。

到了1939年,國民政府實行「新縣制」,試驗縣的很多成果成了其中重要內容,衡山實驗縣的試點也就終止了,成為一等縣。

END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