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獨上西樓雨潺潺,日暮酒醒,總是凄涼意!

獨上西樓雨潺潺,日暮酒醒,總是凄涼意!

醉別西樓醒不記。春夢秋雲,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還少睡。畫屏閑展吳山翠。

衣上酒痕詩里字。點點行行,總是凄涼意。紅燭自憐無好計。夜寒空替人垂淚。

——宋 晏幾道《蝶戀花·醉別西樓醒不記

醉中告別西樓,醒后全無記憶。猶如春夢秋雲,人生聚散實在太容易。半窗斜月微明,我還是缺少睡意,彩畫屏風空展出吳山碧翠。衣上有宴酒的痕迹,聚會所賦的句,點點行行,總喚起一番凄涼意緒。紅燭自悲自憐也無計解脫凄哀,寒夜裡空替人流下傷心淚。

勞歌一曲解行舟,紅葉青山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

——唐 許渾《謝亭送別》

唱完了一曲送別的歌兒,你便解開了那遠別的行舟,兩岸是青山,滿山是紅葉,水呀,在急急地東流。當暮色降臨,我醒來了,才知道人已遠去,而這時候,滿天風雨,只有我一個人的身影獨自離開了那西樓。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鴻雁在雲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宋 晏殊《清平樂》

精美的紅格信箋寫滿密密小字,說的都是我平生對你的愛慕之情。鴻雁飛翔雲端且魚兒遊戲水裡,這番滿腹惆悵的情意難以傳寄。在斜陽里我獨自一人倚著西樓,遙遠的群山恰好正對窗上簾鉤。桃花般的人面不知到何處去了,唯有碧波綠水依舊向東方流去。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宋 李清照《一剪梅》

荷已殘,香已消,冷滑如玉的竹席,透出深深的涼秋。輕輕的脫下羅綢外裳,一個人獨自躺上眠床。仰頭凝望遠天,那白雲舒捲處,誰會將錦書寄來?正是雁群排成人字,一行行南歸時候。月光皎潔浸人,灑滿這西邊獨倚的亭樓。詞人獨上蘭舟,本想排遣離愁;而悵望雲天,偏起懷遠之思。

水紋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

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

——唐 李益《寫情》

女友失約后的當天晚上,詩人躺在竹席上,耿耿不寐,思緒萬千。原來期待已久的一次佳期約會告吹了。對方變心了,而且變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使人連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而這又是剛剛發生的,正是詩人最痛苦的時刻,是「最難將息」的時候。夜深人靜,想起這件事來,不禁失眠。不但今夜如此,從此以後,他再不會對良夜發生任何興趣了,管他月上東樓,月下西樓。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南唐 李煜《相見歡》

默默無言,孤孤單單,獨自一人緩緩登上空空的西樓。抬頭望天,只有一彎如鉤的冷月相伴。低頭望去,只見梧桐樹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籠罩在清冷凄涼的秋色之中。那剪也剪不斷,理也理不清,讓人心亂如麻的,正是亡國之苦。那悠悠愁思纏繞在心頭,卻又是另一種無可名狀的痛苦。

江南舊事休重省。遍天涯、尋消問息,斷鴻難倩。月滿西樓憑闌久,依舊歸期未定。

又只恐、瓶沉金井。嘶騎不來銀燭暗,枉教人、立盡梧桐影。誰伴我,對鸞鏡。

——宋 李玉《賀新郎·春情》

江南舊事休再重新反省。踏遍天涯尋訪他的消息,離群的孤雁難以托請。靠著欄杆久久眺望,明月映滿西樓,他的歸期是否依舊不定?又恐怕像銀瓶沉落金井。昏暗了銀座的燭燈,也不見駿馬嘶叫著歸來,教人枉然在月下佇立得消失了梧桐樹影。還有誰陪伴我,對著鸞鏡畫眉描容?

編輯 | 三度

品讀更多經典詩詞、音頻、美圖與美文,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唐詩宋詞品讀

很高興能夠在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里與你相識。每天推送經典詩詞、音頻、美圖與國學品讀,讓我們在這浮躁的年代,靜下心來,和三度一起品讀鑒賞那些快被時光遺忘的詩詞文化,修身養性,傳承經典,約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