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清代窯變紅釉瓷器的演變

清代窯變紅釉瓷器的演變

窯變紅釉是清雍正時期模仿宋鈞窯玫瑰紫彩釉斑繁衍出的新品種。瓷器在窯內燒成時由於窯中含有多種成色元素,經氧化或還原作用,釉面呈現出各種金屬氧化物的呈色。然而窯變主要是氧化銅的呈色,出窯后釉面色彩斑斕,呈現意想不到的效果。這種效果本出自偶然,由於呈色特別,又不知其原理,只知經窯中焙燒變化而得,因此自古稱之為「窯變」。清代以前景德鎮所見到的窯變紅釉瓷都為偶然出現的,偶爾燒制出的窯變紅釉也未成為一個固定品種流傳下來,這與當時人們認為窯變紅釉瓷是「怪胎」,出現窯變即預示不祥多將其搗毀有關。明郭子章《豫章大事記》中就有記載:「瓷器以宣窯為佳,中有窯變者極奇,非人為所致,人多毀藏不傳。」然而,到了清代窯變紅釉瓷已經成為一種特色品種而專門生產。尤其是景德鎮的窯變紅釉,從一開始的只任其器物在窯中燒制,釉面自然流淌變幻,根本不知出窯后的呈色效果,到雖然任其釉面流動變化但已經能夠人為地配製釉料,控制火候,可以說基本上掌握了窯變的規律。《景德鎮陶錄》所載:「窯變之器有三,二為天工,一為人巧。其由天工者,火性幻化,天然而成,其中人巧者,則工故以釉作幻色物態,直名之曰窯變,殊數見不鮮耳。」因此,鑒別窯變紅釉瓷器並不是無規律可循,根據器物的各方面特徵,加之時代背景為依據,我們可將清代窯變紅釉瓷的演變規律大致歸納成三個階段:

(一)雍正時期

處於盛世時期的清代瓷器手工業,也是隨著當時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而達到了空前的水平。況且,雍正皇帝特別喜愛仿鈞瓷,隨著社會的穩定繁榮和皇帝的重視,都促成了窯變紅釉瓷器的創燒與後來的發展。

這一階段窯變紅釉瓷器的胎骨由於瓷土淘選得細緻,呈現出極為堅密、精細的特點,胎色潔白。大型器物的胎骨也較薄,不顯厚重感。

瓷釉上,雍正時一般為藍色大於紅色的面積,藍色的部分有的呈大塊的火焰狀,謂之「火焰青」,紅色的部分謂之「火焰紅」。藍色部分有的呈絲絮狀不規則地分佈於器表,亦有少數器物通體呈紅色,其間分佈有零星的藍紫色斑點或條紋。此時的窯變紅釉模仿鈞窯還未達到理想的效果。器物口沿處多為醬黃色或月白色,少數器物口沿為白中夾雜有淺藍色的條紋。器物口沿內壁處多為藍與月白相間或醬黃色釉。在有附加堆紋的器物表面突起部分多呈褐色或白中閃黃色。官窯器底施以芝麻醬色釉,顏色或深或淺,有的施釉不均底部多處露胎。民窯器底多施以黃褐色釉。

雍正時期的窯變紅釉器物施釉較厚,釉面多豐瑩潤澤,有較強的玻璃質感,光亮奪目。亦有少數器物光澤感較弱,顯得比較凝重、渾散。釉面上偶見有細碎的開片紋理。器物底足處一般都經過磨平加工,胎釉交界處極為規整,沒有垂釉現象。圈足露胎處多為渾圓的「泥鰍背」狀。民窯器底部有明顯的旋痕。

雍正時窯變紅釉瓷的款識多在器底陰刻「雍正年制」四字兩行篆書款或「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篆書款。民窯均無款識。

(二)乾隆時期

乾隆前期的封建社會經濟繼承了康熙、雍正時期打下的基礎,依然呈現比較繁榮的面貌。後期逐漸有所衰落。乾隆皇帝本人精於古玩鑒賞,尤其對瓷器情有獨鍾。帝王的喜好當然對於制瓷業的發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當時又出現了唐英這樣精通業務忠於職守的督窯官進行管理。諸多因素使得乾隆時期的瓷器不論從數量和質量上都達到了鼎盛。

乾隆初期器物的胎骨基本上沿襲了雍正時的特徵。後期,胎質的堅硬、精細和潔白程度比雍正時略顯遜色,胎壁也稍厚一些。民窯器物的胎質有很多都可與官窯相媲美,但也有一部分質量較差。

乾隆早期窯變紅釉尚能保持雍正時紅藍色交織變幻的特點,隨後演變為紅藍面積相等或紅色大於藍色的面積,但達到了模仿鈞窯的預期效果。當然也有少數例外。器物口沿處以及底部的釉色與雍正時期基本一樣。

此時窯變紅釉無論是在施釉還是在釉面精細程度上,以及在修胎的規整方面,均與雍正時期相差無幾。乾隆後期圈足露胎處略有稜角突起。

乾隆時器底處多見「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書陰刻款,少數見有六字兩行篆書款。民窯一般都無款識。

清代窯變紅釉鑒定,每天為您推薦最新收藏資訊 13502806833(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