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千金散盡,賈府將傾,飛鳥各投林

千金散盡,賈府將傾,飛鳥各投林

聽說好幾個月拿不到錢的易到車主們終於在6月30日全體秒到賬提現成功。我興奮地掏出手機,刷開塵封已久的易到APP,打算叫輛車子會會朋友。

靜候1分鐘后,軟體彈出提示「價格上浮1.1倍提醒」;點擊「繼續派單」,又等待了三兩分鐘,界面上的易到車主來來往往,八九十輛,但遺憾的是,和幾個月前一樣,依然沒有人願意接單。

6月28日,易到發布公告稱,公司已於近日變更控股股東。韜蘊資本和藍巨投資創始人溫曉東作為新的控股股東進入,而樂視今後不再是易到控股股東。

我不想再去猜測在這件事上,溫曉東與賈躍亭之間到底是不是左右倒右手的資本關係,只是眼見著「樂視易到」逐漸消失在賈躍亭宏偉的生態地圖上,我突然想到《紅樓夢》最後的那句——「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收尾·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凋零。

富貴的,金銀散盡。

有恩的,死裡逃生。

無情的,分明報應。

欠命的,命已還。

欠淚的,淚已盡。

冤冤相報實非輕。

分離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問前生。

老來富貴也真僥倖。

看破的,遁入空門。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這首《飛鳥各投林》是《紅樓夢》十二釵曲里的收尾曲,最早出現在第五回的時候,是以食盡鳥飛、唯余白地的悲涼圖景,預示賈府未來子孫流散、十二釵花落斷腸的慘象。當時林黛玉還未進大觀園,這曲子就已為四大家族的衰亡預先敲起了喪鐘。

曹雪芹一定沒有想到,400年後的今天,還有一個賈府,也面臨著家業凋零、金銀散盡、死裡逃生,獨木難支,大廈將傾。

而且,與彼賈府的命運何其相像。

賈府是因為什麼而走向沒落的呢?周汝昌俞平伯們的觀點不盡相同,有說是因為封建社會,有說是因為男人無能,有說是因為窩裡斗,不過說來說去其實都有個共同的指向,那就是賈府靠山皇妃元春的死亡。她的興衰與賈府是榮辱與共,她倒了,賈府很快便獲了罪。

並且其實早在《紅樓夢》第二回,冷子興介紹榮國府的時候,就已經有有意無意透露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說賈府已經顯露衰敗之相。

可小說里的賈府,依然處處都是繁花似錦,無論是修建大觀園還是全員聚會,各種鶯歌燕舞,熱鬧非凡,沒有丁點兒的沒落氣息。

我們不談這個現代賈府的後台何如何如,單看後面那點衰敗之相,簡直和當年如出一轍。

從賈躍亭2013年第一次提出「樂視生態」的概念開始,生態化反、互聯網生態時代、生態核爆力、生態理想國這些他創造的真善美假大空詞藻就已經隱約透露出,相比活在痛裂的真實中,賈老闆似乎更擅長活在高潮般的幻想里,所謂的化反、核、理想,怎麼看都像是虛空的。

然而當時的樂視,表面卻顯露出一片繁榮。

在樂視最好的年代,樂視網的影視版權庫中有5萬餘部電影和10萬部電視劇版權,一度佔有視頻業大半以上的版權內容;

樂視超級電視單「爆款」類別就有7個型號,從40寸到120寸,基本擴囊大屏行業全部尺寸,年銷量高達六七百萬台;

樂視體育也包攬下300多個項目、1萬+以上的賽事和72%的獨播,還有中超、英超獨家版轉播權,甚至同北京國安簽下50%控股的協議;

樂視汽車牽手阿斯頓·馬丁,投資FF美國工廠,高調聘任丁磊張海亮,斥200億建超級汽車工廠和生態小鎮;

同時,收購易到,「逼走」周航……

我們甚至閉著眼睛,就能回憶起愛上哽咽之前的賈躍亭手下七個子生態發展得多麼多麼好,樂視帝國大藍圖似乎已基本繪就。

然而,任何事攤開了揉碎了說,都透著一股悲涼。

光環籠罩之下的樂視其實早已不堪一擊,顯現出各種骨壞死的癥狀。

由於內容的脆弱性,賈躍亭為了留住用戶,不得不花費大量金錢購買版權和自製內容,憑藉獨播、獨轉留住用戶,再通過吸收廣告彌補開銷和虧空。

不過口子還沒縫合一半,賈躍亭就跳出了內容業,著急忙慌地講著化反的故事、撬著投資人的資本,帶著更大量的金錢進入了手機、電視、金融、汽車等7個橫跨硬體和非硬體行業。

他期望或者說他幻想的是,7個子生態能在碰撞協作中,彼此吸引,傳遞用戶,共享消費者。讓消費者從平台、內容,到終端、應用都選擇樂視的產品,零切換,習慣性無縫對接。

可是賈躍亭忘了,也可能是刻意不去想,對消費者來說,樂視的生態閉環不但不是「化反」,反而是把他們鎖了起來。他們才不想被某一個終端屏甚至是汽車這種大件兒中的內容限制住,看樂視體育不等於就要用樂視電視,上愛奇藝更不是就得用愛奇藝手機,如果一塊屏沒有我想要的內容,我憑什麼為此買單。

尤其是買汽車,消費者根本不會因為樂視網上又播了什麼獨家娛樂內容就決定買他們家汽車。這些子生態之間的關係鏈,太牽強,也太脆弱了。

更別提樂視在各行業的進入時機也不夠合理,走還沒學會,就想著跑了。

也正是因此,樂視汽車不僅燒錢,甚至汽車的資金問題開始慢慢波及其它的生態圈,手機、體育、電視……由此將樂視推向了令人窒息的深淵。

400年前的賈府日夜迎來送往大興土木之時不自知禍之降至,400年後的賈府將觸角伸向各個砸錢領域時同樣不知,自己一手打造的「生態化反」,正反過來對自己面露兇相。

隨著業務發展,樂視財務費用激增,資金緊張的現象早在2013年時就已經顯現。自2011年7月以來,賈躍亭兩年時間裡先後9次質押掉手中近8成的股票。

虛假繁榮籠罩下的賈躍亭,卻彷彿完全沒有發現危機,繼續毫不停腳蒙眼狂奔。到了去年,樂視直接開始噩耗不斷,被周航手撕、高管排隊離職、拖欠供應商貨款、大幅裁員……樂視生態帝國搖搖欲墜,所謂生態圈幾近分崩離析。

2016年11月,終於,錢荒來了。樂視爆發了前所未有的資金鏈斷裂危機,股票一度停牌一月有餘。直到孫宏斌拋出了168億元的救命錢,樂視這場資金風波才勉強告一段落。

可無奈,良機已失,賈躍亭又始終不肯放手樂視汽車,樂視走到今天或已難挽狂瀾。

自從賈躍亭丟了樂視網CEO后,短短一兩個月,樂視就陡升了無數風波。

在6月28日召開的樂視網2016年度股東大會上,賈躍亭坦誠由於樂視手機出貨量非常低,樂視的小屏運營沒有做起來。前不久,還敗走印度。

樂視手機每台光硬體成本平均虧損就約200元,短短兩年直接成本凈虧損少說能有40億。但樂視超級手機卻只在2015年拿到過5.3億美元融資,舉步維艱。

6月27日,樂視爆出因資金短缺問題宣布退出與阿斯頓·馬丁的電動車生產合作計劃,雙方合作電動跑車的夢想落空。再往前幾天,樂視同樣撤出了對美國初創公司法拉第未來內華達工廠的投資。

在國內,賈躍亭自從熱淚盈眶發布了一款概念車后就動靜全無,連PPT也沒能再搞出一張,莫干山工廠長草,高層紛紛離職,融資也沒了消息。

樂視體育在今年先後丟失亞冠轉播權、中超轉播權后,前不久又終止了對五棵松體育館的冠名。

7月1日,體奧動力更雪上加霜發布公告稱,因樂視體育的違約行為,體奧動力將於2017年7月1日正式終止向樂視體育提供之隊、日本J聯賽、足協杯和超級盃比賽信號,以及即將開始的德甲2017/2018賽季比賽信號。 即日起,上述賽事不再在樂視體育平台播出。

樂視體育砸下重金,豪購很多轉播包,最終卻僅僅是買了個教訓——轉播是個「無底洞」,一般企業最好碰也不要碰。他們捉襟見肘的財力其實早該知道,等待樂視體育的,終會是苦澀和噩夢。

除了看得見摸得著的業務,賈躍亭引以為傲的「互聯網雲生態」也「慘遭毒手」。剛剛過去的6月30日,LeCloud雲存儲服務正式停止服務。

現在來看情況最好的,可能就是樂視視頻和樂視超級電視這兩項「生態」業務。

不過就在上周末,有媒體爆出樂視視頻近期進行了一次大裁員,涉及過半員工。此次裁員之後,樂視視頻主要戰略也將不再是購買版權,而是轉向自製劇。這不免讓人擔心,樂視視頻離優質內容,又漸行漸遠了一層。

樂視電視的處境也並不樂觀。儘管樂視電視的用戶數量還算不少,但此次股東大會上樂視網CEO梁軍已經毫不諱言,今年上半年開始,樂視電視進入了負增長,出貨量遭遇「腰斬」。

陷入樂視緊張的負資金鏈怪圈,即便是電視業務,也無法做到獨善其身。再加上消費者普遍對樂視的「不看好」,不願購買樂視產品,樂視電視如今正面臨著來自市場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 」。

樂視的所有子生態,此刻均面臨著巨大的資金缺口和財務危機,甚至幾乎無法再繼續「拆東牆補西牆」。

樂視此番退出易到,更直接了當地詮釋了,「樂視生態」已經無法成立,生態化反圈也面臨徹底崩盤。

賈躍亭和媒體們對「生態化反」的熱情,就這樣一天一天地被現實無情吞噬著。

此刻,我彷彿看見了當年那個扶著賈母靈柩到金陵的賈政,在歸途中天降大雪,遇見了出家皈依和尚的寶玉與他拜別,還未來得及面敘,便隨著一僧一道飄然離去。賈政急忙追趕,一切卻已倏然不見,只剩《紅樓夢》那最後一句話——「一片曠野,並無一人,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大海潮生潮落,

青天終古長新,

陳腐的戒條不能約束少年的熱情。

這是莎士比亞戲劇中的一段話,劇中的熱情少年正像極了高唱化反大夢的賈躍亭。

戲的名字也很微妙——《愛的徒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