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監管者郭樹清歸來 他的三把火如何燒

監管者郭樹清歸來 他的三把火如何燒

2月23日晚,記者的微信朋友圈被一個人刷屏了,他就是郭樹清。消息說他當晚7點多,乘坐G148次動車,從濟南回到北京,接任第三任銀監會主席。2月24日上午,這條消息被證實。銀監會專門召開會議,宣布郭樹清接任銀監會主席。他...

2月23日晚,記者的微信朋友圈被一個人刷屏了,他就是郭樹清。消息說他當晚7點多,乘坐G148次動車,從濟南回到北京,接任第三任銀監會主席。

2月24日上午,這條消息被證實。銀監會專門召開會議,宣布郭樹清接任銀監會主席。他再一次從尚福林手中接過監管機構主席一職。至此,他的履歷中已歷「一行兩會」(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證監會主席,銀監會主席)。

再次歸來,郭樹清一樣低調。據媒體報道,他在發言中表示要增強「四個意識」,帶頭講政治,狠抓黨建,並希望大家像支持尚福林一樣支持他。

料發力銀行業風控

這不是郭樹清第一次臨危受命。2004年初,國家動用450億美元外匯儲備為中行、建行注資,並成立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作為投資主體,郭樹清擔任該公司董事長。

2011年10月至2013年3月,郭樹清接替尚福林,出任證監會主席,郭樹清擔任證監會主席的506天,提出的各項制度調整政策達70項,相當於「7天一新政」。

2013年郭樹清調任山東省副省長,代理省長職務,在上任伊始,就針對山東省金融現狀頒布「山東金改22條」。

2015年,山東省政府通報了金融改革新政成績單:兩年內金融業增加值增長了39%,金融業已成為山東省的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

一位與郭樹清有過接觸的銀行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從學習經歷、工作履歷來看,郭樹清是個學者型的官員,他的專業能力、知識水平是非常完備的。根據他以往在監管部門和政府任職的經歷來看,他行事作風是敢作敢為、大刀闊斧的,銀行業相對保守,需要這樣的人去變革。但能不能達到他預期的改革效果,還受到很多現實因素的制約。

「他屬於學術型管理者,在國有銀行、證監會和地方都待過,豐富的任職經歷,使他成為銀行監管最合適的領銜者。」他在建設銀行的一位老部下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

「預計他在銀行業的改革和風險控制上,會有一些大的動作。」一位分析人士認為,「對整個金融體制來說,個人作用相對較小,想要推動大的改革變遷,還是取決於頂層設計」。

銀行業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郭樹清屬於創新改革派。針對當前金融去槓桿防風險為主趨勢,或許會是在風險隔離創新監管等方面會有些新舉措。此外,資管業務監管標準也會統一。

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奚君羊認為,郭樹清長期從事金融業,所涉及的範圍包括監管和實務工作,有比較寬泛專業與背景,到銀監會來說是不可多得的重要機遇。

同時他又擔任過地方的一把手,對於金融業如何和實體經濟結合也會有自己的想法。上任后,預計主要會做三方面的工作:具體地推行中央對金融業的重大決策,例如降槓桿等;促進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進一步防範銀行業風險。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研究中心研究員游春認為,凡是像郭樹清這樣的學者型的官員,都是有情懷的,這種官員是願意干實事的,有熱情,有理想,有能力。

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教授戴國強讀研究所時就久仰郭樹清大名,「我看好郭樹清,他在研究上很有建樹,他的很多貨幣政策方面的文章屬上品。」

戴國強認為,郭樹清有專業教育血統,亦有從業經驗,「歷練出來的地方大員對於宏觀經濟的把握,對國家大計的運籌自然與那些長期埋首中央系統的人不同」。他期望郭樹清能夠在新崗位有更多建樹。

學者型銀行家

出生於1956年的郭樹清堪稱幸運。1978年,22歲的他走進南開大學哲學系。1982年大學畢業,郭樹清轉攻經濟,考取人民大學經濟系碩士研究所。此後,他又順利考取社會科學院博士研究所,師從于光遠,研究比較社會主義體制。再後來,他被分配到國家計委,轉年8月,參加吳敬璉課題組。郭樹清從兩位經濟學家那裡得益良多。

1988年5月,《經濟體制改革整體設計》完成,郭樹清因此嶄露頭角,和吳敬璉、李劍閣、樓繼偉等被稱為「整體改革論者」。這也為他之後被推上改革前台打下了基礎。

1996年,方屆不惑的郭樹清被提拔為國家體改委秘書長。短短兩年後,體改委改為「體改辦」,郭樹清再獲提拔,被任命為該辦兩委員之一。同年7月,42歲的郭樹清離京,遠赴貴州出任一方要員。

2001年4月,在貴州度過了兩年又9個月的郭樹清重返首都,出任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他所面對的是國家改革開放的巨大成果亦是軟肋之一:不斷膨脹中的外匯儲備,以及相對僵化的外匯管理體制。

隨著當年12月成功加入WTO,印象中多多益善的外匯儲備開始邁入巨額增長期。學界、政界和國有民營公司的高管,均開始談論一個前所未有的話題:的外匯儲備是不是太多了?

這種探討很快升級為國際政治、經濟領域的重大利益博弈。及至2003年,關於人民幣匯率的任何風吹草動已然成為全球媒體的頭條新聞。從北京到華盛頓,從華爾街到達沃斯,人們反覆談著同一個話題———人民幣幣值。

「我個人認為人民幣升貶都有可能,任何一種貨幣其實都是這樣,有升有貶。美元歐元是很強的貨幣,都是有升有貶的。你很難說像我們這樣的發展家貨幣就只升值不貶值。所以,持有貨幣資產的人要自己負責,我們不能做單方面的預測和保證。」當年的郭樹清,談起人民幣來擲地有聲。

新華社2004年1月6日凌晨3時15分發出的一則新聞令人們震驚:國務院決定對銀行和建設銀行實施股份制改造試點,動用450億美元國家外匯儲備為其補充資本金,在新資金的支持下,中行、建行的上市計劃也將相應加速。

這場驟然間打響的攻堅戰直指經濟改革最薄弱環節——國有獨資商業銀行。躬逢其盛,郭樹清再次成為重大新聞的主角。

作為改革的關鍵配套措施,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作為中、建兩行出資人,於2003年12月16日註冊,註冊資本金3724.65億元人民幣。其董事、監事分別來自人民銀行、財政部和國家外匯管理局,郭樹清2004年出任匯金公司董事長,成為重大改革的關鍵人物。

郭樹清到任后,股改工作進展順利:首先,在兩家銀行的公司治理方面,解決了國有資本沒有具體代表的問題。按照現代公司法要求,建立了董事會、監事會,並實現了經理層聘任制。

兩家銀行除了股權董事外,還分別任命了獨立董事;內部的風險管理加強,在全球聘請專業人才。其次,財務狀況明顯改善。此外,兩家銀行分別聘請國際知名的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計。

建行六年,成功股改上市

十多年前,建行遭遇「張恩照事件」的尷尬之際,郭樹清臨危受命,挑起繼續推進改革的重擔。

2005年3月25日,郭樹清正式成為建行董事長,這一上任就是六年。

2005年12月,建行在四大行中率先IPO成功,這是郭樹清完成的首要使命。在建行期間,在完善建行的公司治理、推進商業銀行轉型方面,郭樹清進行了諸多重要探索。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郭樹清率先推動貸款投放,又在其他銀行一擁而上之時降低貸款增速,甚至甘願放棄市場份額。

在履新伊始,郭樹清就表態:正處於股改關鍵時期的建行迫切需要以鐵的紀律和鐵的規章制度強化問責。2005年5月23日,上任不到兩個月,郭樹清就啟動了重大改革,即調整建行總分行的關係。並出台了《關於追究案件發生機構及其上級機構領導人員責任的規定》,對銀行的內部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為建行的上市做好了鋪墊。

可以說,郭樹清在建行六年,一手成就並見證了建行的上市以及後來的壯大,他在2011年面臨卸任的時候,曾說過,「國內外的實踐證明,如果不構建現代企業制度,像建行這樣大規模的銀行將來就不會有出路。

特別是國有商業銀行是從計劃經濟時代走過來的,有沉重的思想觀念包袱和資產負債包袱,有極其複雜混亂的內部外部關係,有各種各樣的行政官僚制度慣性,這些問題不進行股改和上市是很難解決的。」事實證明,郭樹清是對的。

彼時,媒體認為42歲的郭樹清已經顯示了一個金融家獨有的清醒和冷靜。或許正是由於這種素質,讓他一次次被推上了金融改革的風口浪尖。

證監會506天調整政策70項

2011年10月29日,郭樹清再次臨危受命,正式履新證監會主席。當時,不少股評人根據郭樹清此前的工作作風預判,郭樹清會進一步推進資本市場改革。

果不其然,上任第11天,郭樹清作為證監會主席首次公開露面時,就提出強化上市公司分紅制度。

此後,郭樹清主持的證監會,接連提出各種完善新股發行改革制度、退市制度,以及內幕交易「零容忍」、推進新三板、降低市場交易費用、加大機構創新力度、建設OTC市場、轉融通、加大QDII/RQFII海外機構投資者投資額度等一系列「新政」。

任職證監會主席的這一年多時間,郭樹清完成了從管理者到監管者的角色轉變,在保障股民權益、嚴打違規行為、釋放證券市場主體創新活力等方面進行了全方位的改革。

經濟學者陳志武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評價說:郭樹清擔任證監會主席的時間雖短(任職期短於以前各任證監會主席),但影響深遠。他改變了金融市場的生態環境,使行業更加充滿活力,競爭和創新成為現實。

「這個人赴任證監會時就呈露鋒芒,才學、膽略都有過人之處,思想開放,這個看得出來。當時他確實希望有所作為,可能行動略顯前衛。他是一位立法者。」戴國強教授評價說,「他一心想讓市場回歸市場本身,市場要像個市場。」「市場要立規矩,要定方圓,『規矩』就是市場規矩、經濟規律、交易規則,謂之『三規』。一要有法可依,二要違法必究,他當時這個想法正確,可能時機不對,證監會又在風口浪尖。當時證券業不振,不能單純歸咎到個人。」

山東金改三年,金融成支柱產業

2013年1月,身在香港的郭樹清剛剛完成一場全英文演講,從台上緩緩走下。儘管他略顯疲憊,但見到《國際金融報》記者時依然笑容和藹。提問和回答在匆忙之間結束,儒雅的郭樹清沒有半句敷衍,坦誠卻謹慎,學者風度依舊。

兩個月後,郭樹清調任山東省委副書記、代理省長。2013年6月起擔任山東省省長。郭樹清上任不久,就為大部分城市標配了一名「懂金融」的副市長。公開資料顯示,現山東全省17市,已至少有13位來自金融系統的副市長。其中有的人曾在「一行三會」任職,有的來自國家外匯管理局、證券登記結算公司等金融單位。

配齊「行家」,山東在全國率先出台了一系列金融改革政策。例如,郭樹清上任伊始頒布的「山東金改22條」(《關於加快全省金融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以及《山東省權益類交易場所管理暫行辦法》,是國內第一個單獨規範權益類交易場所管理的規範性文件;《關於開展介於現貨與期貨之間大宗商品交易市場試點工作的意見》,是全國第一個指導、推動介於現貨與期貨之間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的專項政策文件。

2016年8月份,山東首次公布了金融改革三年來的成績單,金融業增加值由2012年的1936.11億元,提高到2015年的3130.6億元,增長了61.7%。金融業實現地方稅收449億元,佔到全部地方稅收的10.7%。金融業已成為山東省的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

這其間,郭樹清花了極大心血。他親自陪著金融辦負責人談合作、做方案。據山東省金融辦主任李永健透露,一份加快農村合作金融改革的方案,是郭樹清親自改的,「而且是逐條逐句改,很慎重、很仔細」。

而今,62歲的郭樹清再履新職。戴國強教授在評價時稱他為「銀行業的福音」。我們真切希望郭樹清,能夠給銀行業帶來更多福音。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