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網貸平台加速對接,銀行存管費用動輒幾百萬

網貸平台加速對接,銀行存管費用動輒幾百萬

編者按:不少銀行在存管指引發布后態度發生極大轉變,尤其是監管政策明確了銀行存管的「免責」權利,這讓一些銀行紛紛積極涉足網貸存管業務,P2P網貸平台資金存管也明顯加速。

隨著網貸「合規大限」的步步逼近,銀行存管已成為各大平台的頭等大事。最近,各路銀行開始紛紛加入到存管爭奪戰中,北京銀行、建設銀行、新網銀行等成為新一輪搶奪平台的主力軍,存管銀行由之前的二十幾家增長到近40家,特別是城商行之間,成為網貸存管的主力軍。

雖然參與存管的銀行日漸增多,但是,相對於2000多家平台,仍是粥少僧多的局面。最近,不止一家中小網貸平台向《華夏時報》記者抱怨:各家銀行對於資金存管的報價水漲船高,同一銀行相比以往價格上漲,「不同銀行報價相差大,國有大行門檻高,但中小銀行也不便宜,由於價格不透明,做存管全靠談。」

費用上漲

距離《網路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的正式發布已過2個多月,不少銀行在存管指引發布后態度發生極大轉變,尤其是監管政策明確了銀行存管的「免責」權利,這讓一些銀行紛紛積極涉足網貸存管業務,P2P網貸平台資金存管也明顯加速。

5月5日,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正式推出其自主研發的互聯網金融資金存管產品——「龍存管」,標誌著其正式布局P2P網貸存管業務。最近,北京銀行在存管方面的動作不斷,連續簽下網利寶、國美金融、鳳凰金融等平台。

加入網貸存管行列的銀行越來越多,且態度也變得更加積極,像貴州銀行、廣東華興銀行、江西銀行等還在全國各地開展網貸存管推介會,吸引還未存管的平台「上車」。最近,廈門國際銀行宣傳稱將在深圳召開存管業務交流會,裡面寫著:先體驗、后付費,資金存管系統上線一年後再交第一年的費用,無需等待。

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5月8日,已有廣東華興銀行、江西銀行、徽商銀行和浙商銀行等39家銀行布局P2P網貸平台資金直接存管業務。共有389家正常運營平台宣布與銀行簽訂直接存管協議,約佔同期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台總數量的17.57%,其中有205家正常運營平台與銀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統對接並上線,佔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台總數量的9.26%。

目前,隨著越來越多銀行加入存管行業,有些門檻確實在降,比如部分中小銀行現已降低了網貸平台的註冊資本金要求,如此前要求5000萬元,現在只要2000萬元就可以;有的銀行對平台的國資或上市公司背景要求也一併降低了。

不過,網貸行業的感受則有些不一樣。「雖然銀行是越來越多了,但是硬性條件是不可或缺的,這些硬性的條件比如實繳資本、註冊資本、高管團隊、運營、信息披露和風險管理等,還有財務、IT等均有不同程序的要求。」一家平台負責人介紹,現在銀行對業務模式、資產質量等都有要求,因為這關係到監管的合規性問題。

對於平台而言,目前獲客成本、運營成本已是高企,而存管費用的上漲又進一步提高了綜合運營成本。《華夏時報》記者了解到,目前銀行資金存管費用主要有系統接入費用、系統維護費用、存管服務費用、充值/交易費用、提現費用、盡職調查費用等。系統接入多為一次性收取的固定費用,各家銀行費用不同; 系統維護費用為按年收取的固定費用,一般在10萬元/年;存管服務費用按年收取,有固定計費和按交易額計費兩種方式;交易/充值費用按交易額和交易筆數按年分級收費;提現費用按交易額和筆數按年分級收費。網貸之家相關報告同時顯示,銀行存管價格不菲,一般每年動輒百萬甚至幾百萬。

丁峰是一家網貸平台專門負責對接工作的人員,最近和兩家城商行在談判,「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銀行存管的價格不透明,都是靠談的,而且不是和銀行領導,是和銀行業務部門談,像我們對接的銀行,最大的兩項費用是服務費50萬+保證金50萬,如果銀行領導出席簽約儀式也是要收費的,報價要20萬。」

談判籌碼少

對於廣大中小網貸平台而言,在傳統金融機構面前,依然是很弱小,沒有什麼談判的籌碼,只能隨著監管和大趨勢顛簸求生。有平台人士直言:因為存管是備案的前提條件之一,也是合規的重要門檻,「對銀行來說,這個業務是有它不多,沒它不少,有合適的就做,不會因參與銀行多而放下身段。」

目前,不少存管銀行與第三方支付展開合作,由支付機構提供通道,而銀行所做的工作就不那麼多了。聯豪創投總經理謝東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從營業性收入和投入來看,銀行只是提供通道,技術可以外包,每個銀行只要劃分出幾個人重新成立一個部門,或是在網路金融部門分配一兩個人就可以解決,「核心主力在於第三方技術公司,而且投入費用也都平行轉嫁給了網路借貸平台,從投入產出比而言,只賺不虧的。」

但是,反觀平台,除了交費外,自身還有大量工作。在簽訂協議之後,平台自身還需要有專門的團隊負責對接工作,這具體包括公司的產品、支付、系統運維、開發工程師、測試、交互設計等,而且網貸很重要的一點是體驗,有平台表示,因為存管體驗差,出現用戶凈流出的現象。

有業內人士表示,監管就是要提高平台的運營和增信成本,將加劇行業洗牌,尤其是小平台無法承擔高額費用會主動退場,一批「無背景」和「資歷淺」的平台也將退出舞台。

銀行對資金存管有過幾次徘徊期,從城商行到大行的介入,最直接的變化就是《存管指引》明確了銀行不擔責,這徹底消除了銀行此前的顧慮。

謝東說,原來銀行會考慮到商譽的問題,比較謹慎,而免責條款給了尚方寶劍,所以就變成了一個市場化行為, 加上銀行的同業競爭壓力較大,呆壞賬比例升高、利潤驟減,增加一塊新增業務是有必要的,所以銀行開始大規模介入了。

最明顯的就是新網銀行,這家剛誕生100多天的互聯網銀行,今年4月宣布進軍存管,在一個月時間內,就對接完成了三十幾家平台,成為一匹黑馬。新網銀行的行長趙衛星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別的銀行可能把存管當成一項附加服務,但我們是將存管列為戰略級業務」。

事實上,銀行搶奪的背後,除了盯上存管的巨額資金,也看中了背後的海量用戶。有銀行人士就公開表示:「圍繞著這些用戶數據,銀行可以開展更多的理財業務」。

謝東認為,銀行傳統的營業網點必然出現革命,主流銀行和部分城商行都在試水直銷銀行或是社區銀行等新金融模式,網路借貸平台的互聯網基因很好,具備天然的客戶屬性,而現在的技術,實際上是無實體卡片的二級金融賬戶,對銀行的直銷銀行體系是一個有效的客戶補充。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