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妹妹生下孩子后丈母娘卻想把孩子扔掉,我收下她女兒后媳婦變瘋了

妹妹生下孩子后丈母娘卻想把孩子扔掉,我收下她女兒后媳婦變瘋了

圖片與本文無關來自網路

又一個冬夜,飄著雪花的冬夜,從十幾年起,我似乎對雪有了特殊的情感,朦朧的片片雪花搖曳著我往昔的記憶,在我的心裡激起層層漣漪。

十幾年過去了,有些往事是不可能隨著時間而消失殆盡,而是深深埋葬於心底不願提及。

我和妻結婚三個年頭,始終沒有孩子,我母親不免對我發點牢騷,我只是裝聽不到,而妻對母親的牢騷滿腹怨氣,只要聽到母親嘮叨,她就對我摔盆子砸碗,把一切怨氣都傾灑於我一人身上。

那個冬夜,雪花飄飄的冬夜,和我從小玩到大的鎖住結婚,我吃酒到家,看到丈母娘在我家黯然落淚,她懷裡還抱著一個孩子,一個有著殘缺的孩子。丈母娘看我回來一下子就跪在了我的腳下,聲淚俱下的說「峰利啊!你妹妹生了龍鳳胎,這個孩子她婆婆想扔掉,是我從她手裡奪下來的,我知道你們這幾年沒有自己的孩子,我就自作主張把孩子給你們抱過來了,如果你不收留這個孩子,我就把她放在雪地里,讓她自生自滅去吧!我現在年紀大了,你也知道你叔癱瘓在床需要我伺候,我實在沒有辦法才把孩子抱給你,如果有一線希望,我也不願意你倆蹚這趟渾水的。」

妻子始終坐在板凳上一言不發,我知道她也很糾結,如果我們不把孩子留下,這個孩子也許真的被放進雪地,就再也挽救不回孩子的生命。

我把孩子留了下來,自從留下孩子,母親再也沒有嘮叨過,她老人家更是為了讓孩子吃的好一點,把自己的積蓄全部拿了出來,給孩子買奶粉喝。就是我給她買來最好的奶粉,孩子的身體還是體弱多病,只要孩子生病,老婆就日夜抱著孩子,生怕孩子出點什麼意外。

為了讓孩子過的更好,我去了天津集裝箱廠打工,我學的電氣焊,一天十二個點,有時為了多掙點錢,就申請加班,每次到宿舍累的躺下就著。

妻子會寄給我孩子照片,為了給孩子早日治好她的兔唇,我拚命的工作。孩子二周時,我和妻子帶著孩子去了北京,把孩子的嘴唇治好了,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

孩子八歲上國小的時候,小姨子的男孩子在那個夏天因為貪玩,和小朋友去河裡游泳溺水,等大人們把孩子打撈上來,孩子再也沒有睜開眼睛。

那天我和妻都去了他們家,看到我們小姨子就撲到她姐姐的懷裡失聲痛哭。看著昔日活蹦亂跳的孩子如今卻躺在那塊木板之上,我的心裡著實難受了好大一陣。雖然這些年為了孩子和小姨子少有往來,但是過年只要湊到一起,兩個孩子和心有靈犀一樣,從來沒有吵過一次嘴。就是小松被淹前夜,女兒做夢驚醒,她告訴媽媽,夢見自己在水裡被淹,被我給救了上來!第二天小松就溺水身亡。

小松死後沒有半年,小姨子就過來我們家二十幾趟,只要孩子放學,就拉著孩子不放。終於有一天,小姨子跪在了我們腳下,求我們把萍兒還給他們,但是我們又怎麼捨得,為了這個孩子我們幾乎心力交瘁,妻子更是為了照顧這個孩子幾乎夜不能寐。我們對小姨子的要求沒有妥協,現在女兒早已融入了我們的生命,怎麼能說放下就可以放下的呢?

我和老婆瘋了似的到處找孩子,但是始終沒有孩子的下落,我和村裡的人幾乎把附近的溝溝壑壑都翻了一個底朝天,還是沒有孩子的任何消息。我們當時就認為孩子被別人拐賣了!就因為前不久鄰村有個孩子被拐跑了。妻子每天以淚洗面,小姨子和她的丈夫更是過來幫我們找孩子。

自從女兒走後,妻子沒有一個禮拜,頭髮就花白了一多半。她幾乎每天都去孩子的學校等孩子,坐在學校門口等到天黑,我只有過去把她領回來,她才知道回來,嘴裡還念叨著孩子的名字,還說再等等孩子,孩子在學校還沒有出來。妻子神智越來越不清晰,有時抱著孩子的布娃娃嚎啕大哭,一會又哈哈大笑。我把妻子帶去醫院治療,但是始終沒有見到療效。

自從女兒失蹤后,我只要扛著鋤頭上地,我的身後總會跟著一個瘋癲的女人。那段時間,附近的村落,到處都是我貼的尋人啟事。但是一直都是石沉大海,毫無女兒音訊。只要聽到風吹草動,不管手下有沒有錢,我甚至砸鍋賣鐵都會趕過去看看,但是往往是乘興而去敗興而歸。

妻子的病越來越嚴重,我為了照顧妻子,給妻子治病,到處尋醫問葯,還是未能遂人心愿。家裡本身沒有多少積蓄,為了找到女兒,我花光了所有的積蓄,還把家裡唯一的一頭牛和拖拉機賣了,就為了找到女兒和治好老婆的病。

女兒丟后第三個年頭,晚上九點多鐘,有人敲開了我們的門,當我打開院門,看到那張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臉,我抱著她嚎啕大哭。我高興的大哭大喊,「我的女兒回來了,她回來了!」我幾度高興的暈厥過去。女兒抱著我緊緊的不願意從我的身上下去。我把女兒抱著回到屋裡,當女兒看到她媽媽那個樣子的時候,跪在妻的面前失聲痛哭,「媽,媽媽!我是你的萍兒啊!媽,我回來了,媽媽!我是你的萍兒啊!」妻久久端詳著女兒的臉,嘴裡喃喃的說「萍兒,萍兒!」眼角更是流下了眼淚!女兒那夜抱著妻睡了一夜,自從女兒回來后,妻再也沒有出去瘋跑過。

女兒並沒有走出多遠,女兒是讓小姨子騙了過去,並且把她藏了起來,怕女兒逃出來,就把女兒鎖進了地窖里,任由女兒怎麼哭泣,都無動於衷。那個時候小姨子兩口子還幫我們過來找過孩子。沒有想到女兒竟然被他們藏了整整三個年頭。

女兒畢竟回來了,女兒活著回來了。這幾年女兒因為閉門不出,秉性有點孤僻,我不知道她靠什麼毅力活了下來,只要晚上回家,女兒就會很乖的做好飯等著我,女兒慢慢的變的開朗起來,我想把小姨子兩口子告上法庭,但是女兒說「爸,他們畢竟是我的親生父母,我不想看到他們受牢獄之災!爸,咱就放過他們吧!」你們說,這種人能放過嗎?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