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金融改革方向定調,看看上半年金融監管都做了哪些布局?

金融改革方向定調,看看上半年金融監管都做了哪些布局?

作者李永森(青年政治學院金融研究所所長、中新經緯特約專家)

五年一次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已經落幕,會議決定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為未來金融改革指明方向。會議還提出了當前金融改革的三項核心任務: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其實,回顧上半年的金融政策,這些改革布局早已開啟。

2017年是「十三五」規劃實施的重要一年,在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下,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各項金融政策及監管措施的推進過程中,都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以下具體來進行分析:

央行貨幣政策穩健中性。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中,人民銀行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致力於保持流動性合理適度、基本穩定,引導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為實體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強化價格型調節和傳導,完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6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63.13萬億元,同比增長9.4%(期待這一增速保持在10%以下能夠成為常態,作者注),比上年同期低2.4個百分點,人民幣貸款餘額114.57萬億元,同比增長12.9%,比上年同期低1.4個百分點,基本反映了金融體系內部主被動降槓桿的實際情況。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12.8%,反映了對實體經濟供給資金的情況。觀察市場利率發現,其走勢呈逐漸上升的趨勢,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一年期利率(Shibor)為例,從上年末的3.3728%逐步攀升至7月10日的4.4073%,其它短期市場利率也基本表現出類似的攀升走勢,基本反映了金融體系流動性中性偏緊,資金成本有所上升的現實。

宏觀審慎政策框架進一步完善。目前,宏觀審慎評估(MPA)已成為「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金融調控政策框架的重要組成部分。人民銀行在2016年第三季度將MPA考核中原有「外債風險情況」指標擴充為「跨境業務風險」之後,鑒於銀行表外理財業務增長較快,其投向與表內廣義信貸並無太大差異,並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剛性兌付,未真正實現風險隔離,存在監管套利等問題的情況,2017年第一季度MPA評估時又正式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指標範圍,以更全面地反映銀行體系信用擴張狀況。這是落實防風險和去槓桿要求、促進銀行體系穩健運行的重要舉措。

針對房地產市場價格短期過快暴漲的情況,按照「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依照「因城施策」的原則對房地產市場實施調控,強化住房金融宏觀審慎管理,防控住房貸款不合理增長,嚴格限制信貸流向投資投機性購房。房價過快上漲現象得到初步控制。

外匯管理注重真實合規性審核。在兼顧便利化和防風險的要求下,年初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關於進一步推進外匯管理改革完善真實合規性審核的通知》,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包括:進一步完善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管理,便利其利用資金滿足境內經營;允許有貨物貿易出口背景的境內外匯貸款辦理結匯;加強境外直接投資真實性、合規性審核等。同時,保持高壓態勢打擊地下錢莊,人民銀行、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檢多部門合力打擊外匯違法違規行為。另外,隨著人民幣可兌換程度的提高,資本項目管制逐步降低,外匯管理的重心也將從項目管制轉向跨境資金流動的統計監測、預警上,需要儘快建立和完善統計監測預警機制,人民銀行2017年跨境人民幣業務暨有關監測分析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強調,完善人民幣跨境使用的政策框架和基礎設施。

繼續推進金融開放。人民銀行6月21日發布《內地與香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合作管理暫行辦法》。7月3日,內地與香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合作(簡稱「債券通」)的「北向通」正式上線試運行,符合人民銀行要求的境外投資者可通過「北向通」投資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標的債券為可在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流通的所有券種。這是繼滬港通、深港通開通以後,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的又一重大制度安排。

7月4日,經國務院批准,將香港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額度由此前的2700億元人民幣擴大至5000億元人民幣。進一步加粗境外人民幣迴流境內的管道,便利人民幣的跨境流動。

年初國務院印發《關於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其中提出重點放寬銀行類金融機構、證券公司、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保險公司、保險中介機構外資准入限制。還明確表示將支持外商投資企業在主板、中小板、創業板上市,在新三板掛牌;以及發行企業債券、公司債券、可轉換債券和運用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進行市場融資。金融開放沿著既定步伐穩步向前邁進。

跨部門協調金融體系基礎建設工作。金融基礎建設是金融安全有效運行和未來健康發展的基礎性工作,其對於我們這樣處於新興轉軌時期的金融體系尤為重要,往往需要宏觀層面和戰略層面的布局、協調和安排。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國家標準委聯合發布《金融業標準化體系建設發展規劃(2016-2020年)》,明確提出了「十三五」金融業標準化工作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發展目標、主要任務、重點工程和保障措施。圍繞標準體系、標準制修訂、實施、宣傳貫徹、國際標準化提出了金融業標準化工作的主要任務。立足目前金融業發展中迫切需要多部門協同的領域,針對標準制定、銜接配套以及實施等問題提出了金融風險防控標準化工程、綠色金融標準化工程、互聯網金融標準化工程、金融標準認證體系建設工程和金融標準化基礎能力建設工程等5項重點工程。

2016年底人民銀行等十四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促進銀行卡清算市場健康發展的意見》,共同推進構建有效競爭、規範有序和安全穩定的銀行卡清算市場,提升銀行卡清算機構的整體實力,為完善支付服務市場和支付服務創新升級打下堅實基礎。

總體上看,上半年的金融政策和監管措施,基本達到了主要目標,穩中求進,保持流動性合理適度、基本穩定,為實體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守住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各項金融政策和監管措施主要圍繞「穩」和「進」兩條主線展開的,以「穩」為主,為「進」蓄勢。以貨幣政策操作、加大機構合規性檢查力度,嚴厲打擊金融違規違法行為等措施,處置風險點,努力實現流動性、金融市場等金融環境的穩定。通過加強和完善金融基礎制度建設,為「進」打下制度基礎,為「進」蓄勢。應當指出,上半年主要在「穩」上做文章,而「進」則求之較少,下半年應當在「穩」的基礎上,力圖求「進」。未來應當按照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充分重視存在的問題。具體而言,市場利率的逐步攀升,反映出流動性偏緊,企業融資成本依然高企,實現經濟發展的金融環境仍需進一步改善,推動金融與實體經濟相互促進共同成長;防範系統性風險既是當前的突出任務,也是金融工作長期需要堅守的底線,在處置風險點過程中,存在操之過急,方法的科學性不夠、手段簡單粗暴、缺少對市場的敬畏等現象,甚至出現處置風險的風險苗頭;金融科技的發展、金融混業的趨勢都使得金融監管明顯滯后,監管工作亟待跟上金融實踐的步伐,監管協調機制的建立勢在必行,強化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權威性和專業性,需發揮其在國家金融改革發展戰略和金融安全上的領導作用;加強監管的統籌協調,通過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對跨機構、跨市場的金融活動實現無死角的監管,有效遏制監管套利;要全面深刻認識市場機制在金融發展的決定性作用,金融創新、金融科技對金融發展的巨大促進作用,順應金融發展的趨勢,在保證金融安全的基礎上,繼續擴大金融對外開放,穩妥推進市場化改革。(中新經緯APP)

【專家簡介】李永森,青年政治學院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金融研究所所長,主要研究方向為:資本市場理論與實踐,國際金融。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