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皇帝問一人要什麼,他竟然指了指帝王身邊的女人,說:我就要她們

皇帝問一人要什麼,他竟然指了指帝王身邊的女人,說:我就要她們

古代的為臣之道講究「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因此大多數的臣子對皇帝都是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逾越。但是,宋朝的時候,卻出了一個膽大包天的大臣。

蔡攸,曾經的北宋末年大臣、宰相,一個歷史上並不十分出名的人物。然而,他的命運卻是和他的父親蔡京緊緊連在一起,和當朝皇帝宋徽宗又有著說不清道不白的關係。明朝人陳邦瞻在紀事本末體編撰的記載宋朝歷史的史書《宋史紀事本末》中記錄了一段軼事--大軍出征之前,尺寸功勞未建,竟然直接向皇帝索要宮中的三個嬪妃作為立功之後的賞賜!

這簡直是駭人聽聞。

《宋史紀事本末》是一部以紀事本末體編撰的宋朝史書,它以歷史事件為主體,完整敘述一個歷史事件始末,基本上還是以《宋史》為藍本,在歷史文獻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所以,以上的史實是可信的。這段史實,可以說明宋徽宗對蔡攸之偏寵。

要知道,宋朝禮教雖遠非明清那麼嚴格,但也已經是理學大行其道的年代,這位臣子怎麼會做出如此荒唐的行徑呢?所謂知人論世,要將這段故事講清楚,那麼,我們首先就要了解故事的主人公所處的時代背景。

相信大家對宋徽宗比較熟悉,但真正對蔡攸也了如指掌的人可能就不太多了吧。

其實,在歷史上蔡攸還是非常出名的,只不過是臭名昭彰罷了。蔡攸便是奸相蔡京的兒子,因為父親的緣故,蔡攸從小就懂得逢迎溜須。當年宋徽宗沒有繼位的時候,蔡攸就開始阿諛諂媚了。要知道,那個時候蔡攸不過二十齣頭。彼時與他同齡的年輕人都在埋頭苦讀,為了「進士」而頭懸樑、錐刺股呢!

所以說,蔡攸對宋徽宗之所以如此狂妄,那是有著深厚感情基礎的。當年端王尚未繼位,只不過是一個閑散的王爺,每次散朝之後,蔡攸都會提前等著端王。因此,每每散朝之後,端王都能見到老老實實等在一邊的蔡攸,一來二去兩人也就熟悉了起來。

要知道,蔡攸其人的長相非常清秀,又加上溜須拍馬的功夫深得乃父真傳,所以端王非常受用。當然了,相貌也非常重要,要是個魁梧大漢阿諛諂媚,恐怕端王心裡再高興都不會和他太過親近的。清秀英俊的相貌是親近端王的基礎,畢竟宋徽宗可是個文藝皇帝,雅善丹青,繪畫也是一流。

蔡攸和端王的關係始終保持的很好,因此等到端王繼位,蔡攸立馬得到了重用。

這就是人治的弊端,皇帝的喜好能夠決定一個人的一生是非榮辱和興衰成敗!蔡攸成功巴結上宋徽宗之後,又借著宋徽宗的權勢,搜羅了不少珍奇異寶獻給了徽宗,由此,皇帝對他的寵幸也日漸加深。彼時蔡攸的父親蔡京漸漸失去了皇帝的恩寵,徽宗想要在朝中培植自己的親信,蔡京的地位自然首當其衝受到了波及。

令蔡京完全沒有料到的是,就在自己聖眷日弛的時候,將自己推上絕路的竟然是自己的兒子蔡攸!蔡京父子的權力欲都非常強,蔡京雖然漸漸年老體衰,可是他遲遲不願放棄手中的權力,而蔡攸則為了權力不惜讓自己的父親提前告病罷相。

彼時蔡京已經年老,但是身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硬朗。蔡攸眼見父親絲毫沒有讓出宰相(宋朝不設宰相,但是有相當於宰執的官職)位置的跡象,心中五內俱焚。

雖然暫時無法取代父親,但他已經開始著手剪除父親的黨羽了。只是一直苦於父親蔡京太難對付,遲遲沒機會下手。據《宋史·奸臣傳·蔡京》中記載:一次蔡京微染小恙,蔡攸忙不迭為父親把脈,想要借口父親的病情,讓他告病讓賢。誰知道,他的小心思被父親戳穿,從此兩人的矛盾白熱化。

蔡攸畢竟是徽宗的「貧賤」之交,所以,最終取得了勝利。彼時宋金聯盟已經準備攻打奄奄一息的遼國。徽宗準備派童貫作為主帥,可是蔡攸為了撈取功勞,竟然主動表示要參加對遼戰爭,徽宗自然不會拒絕寵臣的這個要求,畢竟在徽宗的眼中,他們都是急君之憂的「忠臣」。

於是,便上演了開頭我們寫到的那一幕,徽宗詢問蔡攸戰勝之後想要什麼獎賞。蔡攸笑呵呵的回答,想要皇帝將身邊的兩位嬪妃賜給他,徽宗對如此無禮的請求竟然沒有動怒,也不置可否。

蔡攸如此得意忘形可謂已經忘記了身為人臣的倫理綱常。

後來,遼國被宋金聯軍滅亡,可是金軍同時發現了大宋的外強中乾,立馬決定撕毀同盟,發兵南下。大軍很快就達到了京城。徽宗急忙退位,繼位的欽宗恨極了蔡攸。

之後,欽宗下詔貶蔡攸為太中大夫,接連貶往永州、潯州、雷州、萬安軍居住,最後下令將他流放,後來就在半路將蔡攸殺死,至此,蔡攸的弄臣之路終於走到了盡頭,死時49歲,但是,他卻讓半壁大宋江山作為了陪葬,到底值還是不值呢?相信被金兵掠走的徽宗皇帝心裡比誰都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

歷史告訴我們,凡奸臣當道,必是昏君當朝。蔡京、蔡攸父子橫行無忌,是背後有宋徽宗在撐腰,是皇帝和他們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徽宗與蔡京父子之間的君臣關係,實乃北宋末期新舊黨爭產生的一個政治怪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