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黑客勒索」事件后 比特幣投資者忐忑

「黑客勒索」事件后 比特幣投資者忐忑

比特幣投資者張章在5月12日夜間看到了「病毒勒索」的信息,他立即打開了電腦掃了一眼比特幣行情,「還好,價格還在1500美金以上。」1500美元,是張章為自己確定的比特幣第一支撐點。

從5月12日開始,一種被稱為「Wannacry(想哭)」的黑客勒索病毒在全球爆發,並在國內快速蔓延,一天內國內近三萬個IP感染病毒。

與張章密切相關的是黑客向世界範圍內感染病毒的電腦使用者所開出的條件:300美元的比特幣,三天內不交贖金(按照目前的比特幣價格計算大約是0.2個比特幣),金額翻倍。

比特幣本身正處在一個微妙的時刻:在持續超過一年的上漲周期后,比特幣的場外市場正在暗潮洶湧;政策影響下的場內交易市場前景難測 。而就在這樣一個時刻,黑客勒索事件突然大規模爆發,席捲著新的不確定性波及到比特幣這一已繃緊的市場。

5月13日,在張章的多個比特幣投資群里出現了擔憂情緒的蔓延。 這種擔憂並非毫無原因,比特幣具有匿名性和無法回滾(撤回交易)的特性,因此在海外一些案例中,比特幣成為了黑市交易的「貨幣工具」。

比特幣投資者擔心的是,黑客事件會否造成比特幣價格的動蕩?

但出乎意料的是,儘管出現了兩次震蕩,截至發稿,比特幣的價格依然在不斷攀升,據國內比特幣交易平台OKCoin幣行行情數據顯示,比特幣價格 在5月18日衝破了11000元線。

場外的表現更為異常,目前一個比特幣的場外價格已經攀升到13000元人民幣,比國內交易平台的場內價格高出近2000元。一些莊家也在陸續進場,並囤積貨幣——一家私募機構意向要在比特幣市場配上億元的資金。這讓一些散戶投資者甚至出現了短時間在場外市場找不到比特幣的現象。

儘管比特幣仍然在上漲,但是在量化投資人陳可(化名) 看來,這次事件在長遠尺度上的影響依然有待判斷。

「就像打開了一個盒子,我們很擔心其他黑客會模仿這一行為,用比特幣作為其他形式病毒的贖金,從而影響監管者的監管判斷,儘管它本身只是一個工具而已」。一位比特幣礦主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震蕩的擔憂

「您可以在網上找找恢復文件的方法,我敢保證,沒有我們的解密服務,就算老天爺來了也不能恢復這些文件」。

5月12日,在突然藍屏后,浙江一所高校的大三學生木塔力甫重啟了自己的電腦,重啟后的電腦運行變得緩慢,所有word文檔失效,桌面隨即變為黑色,一個紅框的窗口彈出 ,裡面寫著包括這句話在內的數段文字。

木塔力甫被黑客勒索了,同時被勒索的還有同宿舍的一位室友。這是一種被稱為 「Wannacry(想哭)」的黑客勒索病毒,在中毒后,黑客會要求被勒索者支付300美金的比特幣到指定賬戶,如果三天內不支付,金額就要翻倍。

5月13日,在病毒大規模爆發之後的一天,一些比特幣投資者開始擔憂事件對比特幣價格的負面影響。

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比特幣基於一種被稱為「分散式賬本」的技術基礎,這種技術決定了比特幣一旦完成交易就無法撤回。同時,比特幣持有賬戶人的匿名性使得追蹤賬戶擁有者極為困難。

這兩種特性使得比特幣在一些海外黑市交易中充當著「貨幣」的角色,而這類事件的曝光,往往會影響比特幣價格的走勢。在2013年美國絲路網站被查封時——這一網站號稱是已知的全球最大非法網路毒品黑市之一,在這一網路內,比特幣就是作為「貨幣」進行流通的,在網站被關閉時,聯邦調查局查封了近3萬個比特幣——比特幣的價格就曾經出現了15%的大幅度下跌。

比特幣投資者擔心此次事件會否像「絲路」事件一樣,造成比特幣價格的大幅震動。

5月13日,張章幾乎一整天都掛在電腦上盯著比特幣的走勢,情況並不算太壞,在5月13日當天,比特幣價格出現了小幅度的回落,但是整體價格依然在張章自己認為的第一支撐點「1500美元」之上。

場外市場的商機

在張章盯著比特幣價格的同時,場外交易中一些機構還是從這次勒索事件中嗅到了商機。

5月13日,在多個比特幣投資群中出現了一張來自場外交易機構的廣告,在這份專門針被勒索者的廣告中,這家機構許諾會提供技術服務、比特幣知識講解、甚至是願意為從場外購買比特幣作為贖金的被勒索者減免相關的手續費用。這家機構還提醒一些被勒索人要謹慎選擇購買渠道,如果是在場內交易平台上購買,就無法提幣並支付給黑客。

如果僅以國內市場的角度出發,這樣的提醒還是很有必要的。在2017年年初,央行加大了對於比特幣市場,特別是比特幣交易平台的監管。這種監管帶來的一個結果是,多家大型比特幣交易平台已經停止了提幣業務,這意味著即使被勒索者在這些平台上購得比特幣也無法從平台上取出比特幣,並交付給黑客。

在最近的一個月時間中,國內比特幣的場外交易價格正在不斷攀升,目前單個比特幣的場外交易價格已經達到了13000元,這一價格是對標韓國場外價格的結果,比國內平台交易價格高出了2000元。

另一方面,一位投資人感覺到了場外流通的比特幣數量正在減少——有時候一兩個小時都找不到願意出售比特幣的零售商,而這樣的情況在近期變得越來越頻繁,在這位投資者看來,這種比特幣的緊缺是由於一些大型莊家正在囤積比特幣。

確實有一些大買家嘗試進入這一市場。兩周前,一家私募基金機構找到了比特幣量化投資人陳可(化名),表示了要投資比特幣的意願。但是私募基金希望購買的金額讓陳可驚訝,上萬個比特幣,億元的資金規模。

「我不建議他們收這麼多,實際上,也很難收到這麼多,這個市場非常敏感,買一兩千個可以,再往上,賣家就會停止向市場出售比特幣了。」陳可表示。

此次的黑客勒索事件則吸引了更多投資人關注到了比特幣場外交易市場。一位比特幣礦主表示,在黑客勒索事件爆發后,向該礦主諮詢比特幣的投資者數量突然增多,在這位礦主看來,這次事件彷彿是給比特幣打了一個廣告一樣。

「有一些此前沒有接觸過比特幣的投資者都還以為比特幣已經完全被禁止了,但是這次黑客事件卻讓他們發現比特幣價值還在上漲。」這位礦主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鬆了一口氣?

比特幣交易平台OKCoin幣行CTO孫忠英不認為此次的黑客事件會對比特幣價格帶來什麼影響,在孫忠英的判斷中,這一事件談不上是比特幣的利好或者利空消息。

「在這件事情中,比特幣只是一種工具,世界對於比特幣價值的認可讓黑客選擇了這種工具。」孫忠英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事實也似乎如孫忠英所說,黑客勒索事件對於比特幣市場的短期影響在6天之後被證明是極為有限的,這讓張章暫時鬆了一口氣。

截至5月17日,根據騰訊反病毒實驗室對Wannacry病毒賬戶的監測數據顯示,約200個受害者支付了價值37萬人民幣的比特幣。如果按照這一金額和目前比特幣場外價格計算,交付的比特幣數量約在極為有限的30個左右。

5月15日,在又一波震蕩之後,比特幣依然維持了上漲的趨勢,並在5月18日衝破了11000元線。

但是仍然有兩份懸而未決的政策決議還埋伏在比特幣行情的前方。

一些比特幣投資者認為今年6月,央行將會出台新的比特幣管理條例。同時,5月15日也是比特幣ETF(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請願審核文件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截止日期,在這之後,審核者隨時有可能就這一申請表明態度。

比特幣市場對於政策具有著高度的敏感性:它的上漲一部分源於對於一些地區政策波動的避險效應——一些比特幣投資者認為近一年比特幣價格的上漲都與國際多個經濟體政策擺動所相關。同時,主流市場的監管加強也有極大的可能帶來行情的波動,2017年年初,央行對於比特幣監管的加強同時,比特幣價格就曾經出現過大幅的下降。

從這個角度,此次黑客事件對於比特幣的影響是否終結,尚是一個未知之數。一位比特幣礦主看來, 這次事件對於比特幣而言,最可怕的影響就是它帶來的示範效應,它讓其他黑客發現了比特幣這個跨境收款的渠道,同時這一渠道又如此難以被監管者追蹤。

陳可也持有類似的觀點,「如果有更多的黑客模仿這一行為,監管會變得更嚴格嗎?」陳可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經觀要聞:已開通財經頭條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