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特別關注 | 河北深州 「雙千億」經濟開發區模式遭質疑

特別關注 | 河北深州 「雙千億」經濟開發區模式遭質疑

摘要

據了解,河北省深州市大量耕地流轉或與當地政府致力打造佔地50餘平方公里,創建煤化工產業園「雙千億」級經濟開發區的地方重點工程有關。據知情人反映,近年來,深州市經濟開發區在發展過程中涉嫌存在侵佔大量耕地、項目未批先建、環境污染等多種問題。

據了解,河北省深州市大量耕地流轉或與當地政府致力打造佔地50餘平方公里,創建煤化工產業園「雙千億」級經濟開發區的地方重點工程有關。

據知情人反映,近年來,深州市經濟開發區在發展過程中涉嫌存在侵佔大量耕地、項目未批先建、環境污染等多種問題,雖然有關部門曾因相關問題對時任深州市人民政府市長、分管工業的副市長、 深州市經濟開發區工委書記等人約談,但這一切似乎都未能約束住深州經濟開發區的「野蠻生長」。

《產經新聞》記者調查獲悉,河北省深州市約8000畝左右的耕地被當地政府流轉多年,其中大部分被用於種樹或工業開發。據被流轉土地的農戶反映,政府去年是以每畝1700元的價格對他們土地流轉進行了補償。那麼,數量驚人的土地,當地政府是以什麼名義流轉到手的?巨額的土地流轉補償款又是以什麼名義從地方財政上撥出?上馬的工業項目是否合法?當記者帶著疑問試圖向深州市政府了解相關情況時卻被值班保安攔截並告知:「我們接到通知,禁止你進入政府大院。」

2017年3月28日上午,記者在深州市經濟開發區看到,一片建起圍牆的土地旁立有深州京津科技產業園的項目公示牌,在它對面的穆家左村,多台工程機械在一塊廢棄的並標有「河北省綜合農業開發項目」標識的耕地上推田開溝,農田灌溉用的涵管被挖出棄之一旁,專款建設的農業配套基礎設施就此付之東流。

據現場的幾位穆家左村民介紹,早在四年前,村裡的3000畝耕地就被深州經濟開發區以每畝每年750公斤麥子的價格流轉走,其中就包括眼前施工的這塊耕地,而深州市正在進行的土地承包確權未將他們納入登記。

高古庄鎮北馬庄村的農戶告訴記者,北馬庄、崔家莊村、道口村約總計5000畝的連片耕地,同樣在四年前被當地政府以每畝每年750公斤的小麥價格流轉走,被種上了楊柳樹。

記者驅車在深州市城郊調查發現,好好的耕地被用來種樹,以及撂荒的現象不在少數。

記者調查顯示,僅穆家左村與高古庄鎮北馬庄、崔家莊村、道口村流轉的兩宗耕地已達8000畝左右。無論這些被流轉的耕地是用來種樹還是發展工業項目,均涉及改變耕地用途,且其中包括國家以往投資建設的重點農業開發項目也被破壞。據了解,農民耕地被流轉后,國家的種糧補貼依舊發放。

如此數量的耕地被流轉,那麼,涉及的巨額土地補償款政府財政是如何進行撥付的呢?

3月29日,深州市經濟開發區工委書記張雙佔在接受《產經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穆家左村的3000畝耕地確實是被開發區流轉承租的,補償費用是每畝每年750公斤小麥的市價。

記者提及政府財政是以什麼名義撥付土地流轉補償金,流轉的耕地上為何進行非耕地施工作業,以及是否有國土部門審批手續及施工作業許可審批等相關問題。

張雙占則表示,補償費用是政府出的,施工的耕地,已被徵收,不一次性發放土地補償款是不合理,但這也是符合地方實情的,政府主要是考慮到農戶不善理財,或大額的補償費用發到農民手中容易被壞人盯上,引發社會安全問題。

高古庄鎮政府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承認,他們的確從農戶手中流轉了大量土地,但細節未給予說明。

深州市一不願具名的政府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政府如此大量流轉土地是為了將來上項目作準備,有了項目將來土地容易徵收,項目能夠及時進場施工。

未批先建的大項目群

記者隨後從深州市國土資源局分管監察的張副局長處確認,佔地600畝的深州京津科技產業園目前並未辦理用地審批。

記者從深州市行政審批局槐科長處也得以證實,深州京津科技孵化園、深州新型裝飾材料產業園、北京立得邦裝飾材料、嘉誠水質凈化有限公司等一批進場施工的項目均未得到發改部門的備案審批。

然而,記者在調查時發現,這些項目多已進入主體施工階段,資料顯示,這批項目投資多在億元之上,有的投資額甚至在百億元之上。

其中,陽煤集團深州化工有限公司22萬噸乙二醇項目,是深州市經濟開發區的煤化工產業園雙千億級支柱工程,是時任深州市市長孫雲霞主持召開市長辦公會,超越許可權審批的重點項目。

對於深州經濟開發區化工產業園只重視化工項目,而忽視污水處理廠等配套設施建設問題,2016年7月31日,衡水市水污染防治領導小組辦公室對深州市政府的相關領導進行約談,明確要求責任部門必須在當年底完成目標任務。而《產經新聞》記者在調查時發現,該化工園區污水處理廠至今仍未建設,從農民手中以租代征的土地上未見施工跡象。

或由於污水處理廠等相關配套設施的不完善,3月24日,記者在這裡採訪時發現,陽煤集團深州化工有限公司排出的工業廢水注入廠區外的乾渠中,整條幹渠像溫泉般的泛著熱氣,其廠區附近的養豬廠的豬糞未經處理,直接露天堆放在麥地中,散發出陣陣惡臭。距此不遠處的一個地溝油的毛油煉製點也正繁忙生產,原料及污水搞得一片狼藉,政府承諾的網格化無死角監管無從談起。

3月28日下午,記者遵照當地規定在市委宣傳部進行採訪登記備案后,計劃次日約訪深州市政府相關部門。

然而,當次日記者來到深州市政府大院大門時,門衛卻告知記者:「我們接到通知,禁止你進入政府大院。」

招商引資,發展地方經濟,這是政府的重要職責,無可厚非。因此,深州市逐夢雙千億級經濟園區的想法亦無可厚非。但前提是,這一切要建立在遵規守制的基礎之上。而深州市頂著幾遭約談的風險,大批量侵佔農民耕地,且諸多項目未經正式審批、涉嫌違規上馬,這種做法未免操之過急,令人生疑。

產經新聞

查看更多精彩盡在【青晰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