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宣化上人事迹(香港篇)】 44.少年弟子 (6) 靜坐要訣

【宣化上人事迹(香港篇)】 44.少年弟子 (6) 靜坐要訣

第二篇 建廟與弘法

(6) 靜坐要訣

禪之妙意在於何處?坐是禪嗎?如果靜坐禪修?少年弟子曾向上人請教靜坐的要訣……

上人自述:

這個坐禪,你若喜好,那才可以坐禪;你若不喜好,就是坐禪也沒有什麼用。

坐禪,會得到定力。那麼禪是坐的嗎?是坐的,也不是坐的。你在沒坐之前,不是坐的;你坐完了之後,也不是坐的;在坐禪的時候,就是坐的。實際上,這個禪,你站著也是禪,坐著也是禪,走路也是禪,睡覺也是禪。你若會了這個「禪」,就是行、住、坐、卧,都是禪;不過,在你沒有明白這個「禪」之前,你必須要先坐禪。你得到禪了,你就離不開禪,行、住、坐、卧,這個禪也就是你,你也就是禪;禪也就跟著你,你也就跟著禪,如影隨形,想離都離不開了!那就是個定力,這是坐禪。

這麼講來講去,這個「禪」倒是個什麼?什麼也不是。你若認為它是個什麼,就有所著住了! 什麼也不是,就是無所著住。說:「這是不著邊際的話!」 當然,若有邊際,就不是禪啰! 禪就是沒有邊際的,也就是一個空的。空的,生出來你的定力,生出來三昧。

禪,是半梵語,具足叫「禪那」; 「禪那」是梵語,此雲「思惟修」,又叫「靜慮」,就是坐在那個地方思惟修,靜慮。你若不會用功,就是坐在那個地方打妄想;能用功,或者就把妄想打跑了,就沒有妄想。

你不要以為「打妄想」是個壞的名詞,打「妄想」是不錯的,你能把妄想給打跑了,和它鬥爭,這妄想一生出來,你就用降魔杵打它一杵,把這妄想就打死了。打死了,它還等一等又有一個生出來;你又用降魔杵,把它又打死了;再生出來一個,你又一用降魔杵,把它又打死了。

那麼用降魔杵打,有的時候打死它又活了。這回怎麼樣?就用斬魔劍。看妄想一出來,你一劍就斬去,它就不會再活了! 所以斬魔劍是很厲害的。你把妄想給斬死了,你智慧就生出來了。智慧,就是斬魔劍,你有智慧,就有斬魔劍;你沒有智慧,就沒有斬魔劍。

降魔杵是什麼呢?就是你那個定力。你有了定力,就是有降魔杵;沒有定力,就是沒有降魔杵。現在明白了?你坐禪,就會生出定力;生出定力,就把妄想給打死了。你再坐禪,就會生出慧力;慧力就是智慧力,就把那個妄想也給殺了。

會坐禪,是「行也禪,坐也禪,語默動靜體安然」,「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后空空無大千」!你若是覺悟了,這大千世界都沒有了,何況其他的東西呢?如果不參禪,不打坐,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不知道。不知道,就糊糊塗塗生,又糊糊塗塗死,這樣一輩子,多麼可憐! 用功參禪的人,開了悟,認識父母未生之前的本來面目,豁然貫通,則眾物之表裡精粗無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得到大造大化的境界,將來能成就佛果,得到無上正等正覺的地位。

【後記1】 樂觀法師《虛雲和尚印象記》提到:記得那年,雲老同我們打了冬季禪七,他才去重慶。在禪七中,他有一次講開示,說了一段令人發噱的話。他說:「參 『禪』要下死力去參,才有『禪』;學『教』也要認真的學,才能通達『教』理。我每每看到有些參禪的人,高興時盤上腿參一下,不高興時又把它放下,像「打擺子」(瘧疾)一樣,忽冷忽熱,時松時緊。像那樣參『禪』,就算有所得,也不過得個樹枝上的『禪』。學『教』的人,也是這樣,心血來潮時,鼓起精神,一天到晚在書本裡面啃;懶勁一發作,就把經本扔在床上當枕頭,有時置之高閣,讓它生蟲。緊時,連撒尿放屁都不管,恨不得馬上悟入佛之知見;松的時候,像一根「油條」。像那樣學「教」,即或學上十年、八載,能說會道,也不過是學得像雞子「叫」罷了。」這話雖近於詼諧,語意卻大堪玩味。

師父來電話,我和師父談及靜坐。師父說:「心清水現月,意定天無雲。」六祖曰:「不思善,不思惡。」我曾記得師父說過:「修道之人心莫疑,疑心若起便途迷。」又說:「有心是妄想,無心是感應。」師父強調說:「修道之人,只許一心;若兩條心,則不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