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流水的資本方,瘋狂擴張的共享單車

流水的資本方,瘋狂擴張的共享單車

編者按:伴著國內外共享經濟的熱潮,順應環保綠色、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又有效解決了用戶最後一公里的出行問題——共享腳踏車領域在被媒體稱為「資本寒冬」的2016年出盡了風頭。

一年的時間裡相繼完成五輪融資,融資金額累計近40億人民幣(不完全統計),騰訊、華平、紅杉、高瓴資本等近半個投資圈入局。共享腳踏車領域融資金額之大,融資頻率之高,擴張速度之快是其他行業無法望其項背的。

互聯網+共享經濟浪潮下催生的共享腳踏車

2007-2010年,由國外開始興起的公共腳踏車被引入國內,那時主要是由政府主導、分城市運營、方便公民出行的有樁腳踏車。

2010-2014年,專門經營腳踏車市場的企業開始出現,但公共腳踏車仍以有樁腳踏車為主。

2014-2016年,移動互聯網開始普及,用戶移動消費支付習慣逐漸養成,過去的有樁腳踏車逐漸變為無樁。尤其是共享經濟(指已獲得一定經濟報酬為目的,基於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權的暫時轉移的一種新的經濟模式。典型代表:空間共享Airbnb、出行共享Uber、服務共享TaskRabbit等)浪潮吹來催生了以摩拜、ofo為代表的解決最後一公里出行問題的共享腳踏車。

2016年,資本方開始湧入,共享腳踏車領域進入「井噴」期,短短一年相繼完成了五輪融資,融資金額近40億

資本湧入,共享腳踏車瘋狂融資

以下是艾利艾智庫根據公開資料整理的國內共享腳踏車融資情況。

第一梯隊:摩拜、ofo

通過梳理共享腳踏車領域的寡頭摩拜與ofo的融資情況,小編髮現了幾點

共性

1、融資時間主要集中在15至16年

2、融資頻率很快,輪次間隔時間均未超過半年

3、「老東家」跟投情況明顯,圖中紅色標註的均為投資兩輪以上的投資方

第二梯隊:小鳴腳踏車、優拜腳踏車、騎唄……

除了摩拜和ofo兩大巨頭之外,還有小鳴腳踏車、優拜腳踏車、小藍腳踏車、騎唄腳踏車、700bike、hellobike等數十位玩家湧入,而這些第二梯隊(按照融資額度與進度區分)的玩家們也是緊追不捨,雖然他們大多還集中於A輪融資階段,但融資的速度與第一梯隊相比毫不遜色。(還有一些企業沒有透露融資金額,所以未列入圖中)

資金充足,共享腳踏車開始跑馬圈地

大量資金湧入,有了「靠山」后的共享腳踏車開始跑馬圈地,搶佔用戶,以摩拜和ofo為首的燒錢補貼「免費騎、充值送」打響了共享腳踏車領域的第一戰。

2017年新年伊始,ofo推出了「小黃車免費騎」,並在線上線下都進行了推廣;摩拜則在上海推出了「0元出行」而且不限次數

2月28日,雙方推出充返活動ofo充值最高返現100%;充20贈5塊,充50贈20塊。

摩拜優惠力度更大,充100即得210元

3月3日至5日,摩拜再次推出全國免費騎活動;ofo跟進,表示「你騎車、我買單」。

共享腳踏車兩大寡頭「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火藥味十足,為了搶佔「春暖花開」的好時機,二者都下足了血本。

此情狀頗似16年共享出行領域滴滴和優步的補貼大戰。不過在燒了10多億、搶佔用戶和司機,佔領市場份額之後,這兩大「宿敵」就手拉著手合併了,而如今的摩拜和ofo也會如當年的滴滴優步一樣,迎來強強聯合、抱團取暖的結局么?似乎沒那麼簡單。

共享腳踏車城市投放容量飽和,資本與商家卻不斷「添柴」

iiMedia Research數據顯示,2016年腳踏車租賃市場規模達0.54億元,用戶規模達到425.16萬。預計2019年腳踏車租賃市場規模將上升至1.63億,用戶規模將達1026.15萬人,市場規模增長趨於理性。

與市場的理性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共享腳踏車商家與資本市場的狂熱。據腳踏車協會業內人士稱:腳踏車每年8000萬輛的產量,出口是大頭,內需則在2500萬輛左右。

下表是艾利艾智庫根據公開資料整理的近兩年共享腳踏車在各大城市的投放量。

2016年,國內湧現的共享腳踏車品牌約有15-20家,總計投放數量約在150-200萬輛。2017年,預計投放總量將呈現井噴式增長,極可能接近2000萬輛。相對於以往全年只有6000萬輛的腳踏車產量來說,每月200萬輛共享腳踏車的猛烈擴張,顯然已經「供大於求」。

與此同時,資本方又不斷「添柴加火」。近日,名不見經傳的共享腳踏車平台「永安行」宣布完成A輪融資,投資者包括螞蟻金服、IDG資本、深創投等多家投資機構。與其它共享腳踏車平台不同,永安行主打的口號是「免押金」

永安行與支付寶芝麻信用達成合作,用戶在綁定身份信息后,只要芝麻信用分超過600,就可以「無押金」租車。「無押金」的殺手鐧一出,瞬間引發了共享腳踏車行業商業模式的顛覆。

共享腳踏車瘋狂擴張引來亂象叢生

共享腳踏車如此快速的擴張不免會引發很多問題。最顯著的就是腳踏車的集中停放佔用了城市非機動車道大量資源,加大了城市監管的難度。

此時正值兩會期間,多地代表都提出了共享腳踏車「亂停放」的問題。就在前不久,上海市黃浦區約4000輛共享腳踏車由於亂停亂放、過多佔用原有非機動車停放點等原因,被上海市黃浦區車輛停放管理公司暫時統一管理,收繳在位於製造局路的停車場內,已有近一個月的時間。

共享腳踏車的過量投放成為了城市新的「負債」,行業的瘋狂擴張也引發了其他社會問題。

用戶亂停亂放、盜取共享腳踏車、惡意損壞、換鎖等等;

商家服務跟不上,腳踏車無法隨意調動坐墊、客服電話難以聯繫、押金退還不及時甚至不退;

法律監管方面,如果用戶騎行共享腳踏車出了交通事故誰來負責,目前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法律責任承擔主體,容易引發法律糾紛。種種亂象並不是一句「國民素質低下」就能夠概括的。

意見標準試行,共享腳踏車步入2.0時代

顯然,政府也開始意識到共享腳踏車快速發展出現的問題,最近上海、成都等城市相繼推出了共享腳踏車發展行業標準和試行意見,共享腳踏車行業開始面臨政策考驗,進入了2.0時代。

(圖片截取自成都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據中新網和澎湃報道,考慮到中心城區停放點容量區域飽和,上海市交通委已經約談了摩拜、ofo等6家共享腳踏車企業,要求即日起暫停投放。另外,考慮到道路通行條件、交通安全狀況等因素,其他4家共享電動車企業,也被要求立即停止投放。

(圖片截取自上海腳踏車行業協會官網)

此次上海市腳踏車協會正在聯合其他行業協會以及相關企業制定共享腳踏車的團體標準今年5月或可發布,8月或可實施。標準中對共享腳踏車的使用年限、完好率、軟體要求、線下運營配置、押金退還期限甚至人身賠償都做出了明確的規定。據虎嗅網報道,此次對共享腳踏車企業影響較大的主要有以下四點:

1) 腳踏車必須裝有GPS定位,否則無法做到合理停放;

2) 每1萬台共享腳踏車需至少配備50人進行線下運營與管理;

3) 腳踏車完好率不得低於95%;蓄電池完好率不得低於98%;

4) 共享腳踏車運營單位對用戶在接受共享腳踏車服務過程中造成的人身傷害賠償標準不低於15萬元。

以上四點基本上大幅度的提高了共享腳踏車的整體運營成本。

標準規定共享腳踏車的使用年限不超過3年,落實存量車每年抽檢,保證車輛完好率95%以上、故障車處理48小時內完成、充值餘額必須7天內處理完畢,投訴電話必須24小時開通並及時反饋處理結果,為使用者購買意外險等等。黃浦區市政管理部門也即將推出區內電子停車地圖,並開放企業及公眾使用。

可以看出該標準對共享腳踏車企業提出了更高的運營要求,企業也將面臨巨大考驗,如果未來標準在全國大範圍實施,那麼共享腳踏車行業將進入更加健康、規範的2.0時代。

著名的「斯坦福監獄實驗」證明:一旦公眾意識到作惡不會被懲罰,他們從人變成魔鬼只需要24小時。商業文明不是用來測試人性的,好的設計能夠激發人性之美,而壞的設計則會誘發人性之惡。在經歷了上半場瘋狂擴張、野蠻生長后的共享腳踏車行業的確應該該冷靜一下,思考行業未來更加健康的發展之路,跑得快固然可喜,但跑的長久才是王道。

文章部分資料來源於:IT桔子、央廣網、虎嗅網、中新網、新華網、澎湃新聞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